农村的人都知道,农村多山,地方总会多神鬼之事,所以每个村子都会有一两个吃阴阳饭,也就是干神鬼之事的人,这也不奇怪,可能就你村子里还有呢。至于我们村子,也不例外,存在着两个“神棍”!

  一个是半瞎,因为白内障,整天戴着一副墨镜,留着山羊胡,一派仙风道骨的行头,一看就觉得有真本事的样子!到后来我也吃这行饭,走上这条路之后才发现,原来这老头是个蓝道,真正意义上的神棍!不过,他也是会一点点驱鬼的小玩意儿,不然也混不下去了。

  另一个,猥琐黎,这个是我给他背地里取得外号,为什么会有这个“尊称”呢?因为,猥琐二字就是他的真实写照,也只有他这种猥琐气质由内而外散发的人才配得上,别人,还hold不住这个外号呢!再一个,这老小子整天都去村里陈寡妇那里偷看别人洗澡……

  B_最新U章6节上酷n匠7W网T

  那天我被水鬼拖到水里之后,虽然被那个阿叔救了起来,但还是着凉了,这是那个赤脚医生的说法。他也没说错,我确实着凉了,发烧了,高烧了整整一天一夜。第二天老妈实在没办法了,人都慌了,赤脚医生给的药吃完了,但我情况还是没变好,老妈就想到神鬼之事去了,因为那时候已经开放了,神鬼之事又慢慢的兴起。其实也不是这样说吧,中国神鬼之事自古便有,不过是一个六七十年代的革命把这些东西给压下去了,老一辈对那个伟人的记忆仍然是伟大,毕竟当初他的一句打倒牛鬼蛇神,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在灵异圈中那可是一石激起千重浪的大事儿!

  老妈刚开始找的是刘老头,哦,忘记说了,刘老头就是那个仙风道骨的半瞎,村子里的人出事一般都去找的他,其实所谓的出事也就是一些切菜割到手啊,搬石头砸到脚啊之类的。事实也是如此,哪里会有那么多神鬼之事,人们信神信鬼不过是想求个心里安慰而已!所以刘老头就混的风生水起了,谁让别人口才好呢。

  那天刘老头来到我家里,看了我几眼就直接问老妈要钱了,说要办一些孝敬神鬼的东西。大家可能以为刘老头会吞了大部分的钱,但是,这次他没有这样干。至于为什么我会知道?我后来也走上了这条路,曾经跟他聊过几次,毕竟论年纪他也是前辈嘛,虽然是个蓝道。他说那次他知道事态严重,就没好贪太多,毕竟有钱先得有命花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当天晚上,刘老头就背着一麻袋东西回来了,都是些元宝蜡烛之类的祭祀物品。刘老头就在我家里吃了晚饭,安慰了老妈老爸一下,就又背着东西走到门口,直接坐门槛上,一边点过一边絮絮叨叨的说了半天。一个老人,坐在门槛上,点着纸钱,口中念念有词的,这场景,你们自己脑补吧……

  那晚很冷,但刘老头穿的不多,看起来整个人都很单薄,但又很高大!老妈后来跟我说的时候,她是这样说的“过了几十年没试过这么冷的天,门口那滩积水水面都结了一层冰!”就是这样的一个夜晚,那样的一个老头,为我守护着生命之火!

  之后我也经常叫老爸老妈照顾他,还想把他认做干爷爷,但是刘老头不肯,说什么他干神鬼之事,命中克亲,还是不可关系太近,不然的话会邢克近亲之人。

  那晚之后,我高烧退了,又恢复了蹦蹦跳跳的调皮状态。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大家都以为以为水鬼事件已经过去了的时候,一个未知的漩涡却已经慢慢向我靠近,但是没人察觉,除了,黎老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