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木脸色大变,道:这怎么可能呢,这小子竟然可以“控剑而击?”这可是“剑皇高级修为”才能修用的剑灵之术啊。难道这小子死而后生?并提升了自己的修为?太不可思议了!

  悬浮在空中的疾风之剑,很快的将这些藤蔓斩断,亚索终于脱离了出来,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右手。先是小月峰“控剑而归”,而后又是“控剑而击”,这一切是否与体内的风之气息有关?

  亚索再次用风之气息感应着空中的剑刃,他的右手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控制着剑刃,这种感觉便是他体内的风之气息,这种气息贯通他的每一处经脉,血液,灵魂,但他用心去感受自然的时候,那无穷无尽的力量便会取之不尽,用之不完,只要心中有风,便遍地是风,这便是自然的力量“风”。

  亚索的手伸向剑的一瞬间,剑立刻回到了他的手中,如破碎的剑刃再次拼接。再看剑柄上剑耀,由青色的玉石变成紫色的玉石,并出现四个微小菱形石孔,其中三个菱形小孔发出紫色光芒,渐渐的失去了光芒。这是剑皇专属的紫色剑耀,四个菱形小孔便代表剑客的真实修为,让亚索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化险为夷竟造就剑皇高级剑术修为。

  亚索一下子战意高昂,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十棵古树,他的一身狂风席卷,剑指一边,体外的风之气息像流水一样,注入他的剑中,他的剑,瞬间狂风围绕,周围无数的风刃在亚索周身旋转,就像风神下凡,睥睨天下之态,傲视群雄般的气势。

  H酷*c匠S网首发$

  正在这时十棵古老的苍天大树消失了,一只树根自地中伸了出来,渐渐的形成了人的形状,一身古灰色的衣服在身,俊俏的男子身材展现在亚索面前,只是那如古树枝的脸使亚索不敢直视。

  亚索暗说道:果真是棵树妖,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修得这服丑陋的样子,真是世间的悲剧。而后又说了一句:刑木老前辈接招吧,御风剑术起!

  “小伙子,等等,我不想和你打,你的修为已经可与我一战,可我只想和你谈谈,我可能永远都出不去了,可我有一个愿望想让你帮我完成,刑木苍老的声音,带着悲伤和一种心中的痛处。亚索可以听的出来,因为这种感觉,他试过了。

  狂风渐息,周围安静了下来,恢复了以往的平常,亚索将剑刃别于身后,走到刑木面前很和谐的说道:前辈有什么愿望,尽管提出来,亚索就算拼了命也会帮前辈完成。

  “小伙子,你很像我年轻时候的样子,我年轻的时候,狂傲不鹫,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也因为这样,我吃了大亏。

  “哦?前辈继续说。

  千年前的一天,有一颗巨大的黑色头颅从天而降,化成一片滔天的黑色魔气,这股浑浊的魔气将一片净土侵蚀成一片魔林,生活在森林中一切生物都被魔气侵染,有的变异不死,有的承受不了,化为白骨,有的则利用魔气修成人身,逍遥于天地之间,而我刑木却如此不幸,二百年后我以为修成人身了,便开始去接触外面的世界,可他们都讨厌我,害怕我,之后我才知道,我是树首人身,我愤怒了,我开始讨厌人类,我开始学习他们的剑术,以证明我的强大。又过了一百年后,我走出了魔林,开始寻找敌手,我打败了很多高手,也杀掉了不少人,那时候我便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可直到了你们人类所说的魔界之后,我开始一人独闯魔界。当我连续杀掉了几名剑客后,我走进了一片大山之中,只见这山遍地是尸骨和锈迹的剑刃,覆盖了一片又一片山,这里到底发出了什么?我向深山走去,直至到了一口阴暗的山洞时我才停了下来,洞中魔气冲天,一股无形的力量充斥着一片天空,使我感觉到强者的存在。

  “我便开始怀疑我满山遍野的尸骨是洞中强者所为,到底是为了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人丧生此地,我心中原始的战意萌发,我想挑战这位强者,因为他发出的魔气,就像曾侵蚀魔林的魔气一样,我要去一探究竟。

  “黑木剑透体而出,我大步的向山洞走去,我越走越感觉身体越来越难受,似乎这山洞外有一股无形的大手在阻止我前进,直至不能呼吸我才向后退了两步,合适后我大喊了一声,魔林“刑木”前来挑战,我连喊三声后,这个神秘的强者终于走出了山洞。强者全身被鲜血染红,头发一根根竖直朝天,他的眼睛中充满了嗜血的气息,就像战魔亲临人间般,嗜血而邪异。 而他手中的剑竟是一把锈迹斑斑的断剑,匪夷所思的是,难道这满山遍野的尸骨都是为了这把锈迹斑斑的断剑?此剑到底有如何神通,竟争得如此惨烈,不惜血流成河,尸骨遍地?

  “剑神之断剑!”,亚索突然说道。

  “你说那把锈迹斑斑的剑,是上古剑神的断剑?

  “是的,上古剑神与剑魔之战,剑神那把剑在战斗的过程中断掉了,分为两截,一半落于神界,一半落于魔界,如前辈所说,那把断剑是剑神之剑的上部剑刃,而神界的那把断剑则是剑神之剑的下部剑刃,都有削铁如泥,锐不可当的普通神力。

  刑木用手抓抓自己的树枝头发说道:怪不得。

  “前辈怪不得什么?后来如何?

  ”后来我和那位强者大战起来,他的剑术一流,可他手中的断剑实在厉害,我的黑木剑被断剑居然震碎了!

  “我感觉到了断剑中浩瀚无穷的力量,要不是我“妖火”护体,我可能会经脉全断,五脏尽碎,惨死在这大山之中。

  “前辈,后来你是怎样被封于这谷中的?亚索又问道。

  “哎,是西方莫邪!”

  “西方莫邪?”

  ”他是西方狼族的祖先级人物,拥有无法莫测的修为,他一个人就将我们魔林五邪收入谷中,他们没有在人类世界中出现过,我怀疑他是在等待着什么?为什么如此高的修为不去七大剑派中称霸一方?是害怕什么?

  “血剑派”。亚索突然说道。

  “什么?血剑派”。

  “血剑派”。传说的门派,千年历史的门派,经历上古神魔之战而生存下来的门派,灭世剑魔也是从血剑派出现的,其中的血剑派的附属阁下“血滴子”中,高手之多秘不可测,曾称霸于其他六派之中,八大剑宗巅峰高手更是传说,亚索说道。

  “一个附属阁下“血滴子”就这么厉害,那它背后的血剑派是怎样的存在?

  “无人所知”。亚索扭扭头说道。

  “一把断剑就如此厉害,如果两把断剑合于一处,是怎样的存在?如果被一人得到,恐怕整个剑之大陆的平衡将被打破,天下将大乱。

  ”前辈说的没错,如今两把断剑被铸成新的剑刃,神界古剑已现,已经引起了不小的动乱,还好古剑没人能够拿的起,要不天下大乱将会提前来临。

  “剑神之古剑”。恐怕我是永远出不了这五妖谷了,看不了外面的世界了,传说中的古剑我是不可能见到了,魔界我也是去不了,只能小伙子代我去看一看了,希望你能再次遇见那位强者,并代我打败他,这就是我的遗愿了。呼...,刑木长叹一口气。

  “前辈请放心,亚索一定会帮前辈完成这个愿望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