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剑合一造就剑君巅峰修为?

  难道刚才那般血肉分离之痛是与外界风之气息融合所造成的?

  √#酷匠vG网$正8版首发

  亚索非常清楚自己体内的风之气息是属于原来的世界,两个世界风之气息各有不同,一个纯有的风之力,一个是带有灵力的风之力,两股气息突然融合,造就了剑君巅峰。

  哈哈哈..,亚索笑道:猜的没错的话,并不是自己人剑合一,而是自己的修为达到了“控剑而归”的能力。

  好,好,好。

  白衣人自空而落地,拍手称好,而后又说道:恭喜阁下成就一身修为,又成功逃脱“穹极”之口。

  听的好不自在,似乎是在故意刺激亚索。

  呵呵!

  亚索一声冷笑,然后大步向前走到离白衣“两丈”的地方停了下来,后又剑指前方之人,重重语气说道:为何要骗我,里面根本没有你说的扇子,你这不是玩我吗?

  “没有就对了”。

  哦?难道...亚索一脸踹意之色。

  他的笑声格外引人注意,他的每一次笑没有那么浓烈,只是纤纤细音,又带有阴柔之气。

  白衣人长笑一声说道:我只是试试你的实力,穹极之口具有腐万物之奇效,就算是铁器它也能一一化解,扇子没了自然是被化解了,你能活着逃出来,没有扇子,这道考验也算你过了。

  哈哈。

  亚索笑道:即然如此快告诉我第三道考验是什么,我可不想浪费时间。

  白衣人应道:这么急,想必阁下要救的人很重要,不如先坐下喝杯茶,聊聊人生如何。

  哼!

  亚索冷“哼”一声,说道:管你什么事,告诉我第三道考验是什么即可,哪来那么多废话。

  呵呵。

  白衣人遮嘴轻笑一声,道:不是我不告诉你第三道是什么,我也是为你好。

  “哦...!为我好?,怎么个为我好,亚索应道。

  白衣人唤了唤身旁的“穹极”,又打个手势,说了一声:乖..,睡觉去。而后这小怪兽竟点了一下头,腾飞而起,消失在峰顶。

  哈哈

  亚索大笑一声,道:我看它那么听你的,到像你的孩子。

  白衣人只是遮嘴一笑,虽带着面具,却笑的别有一帆风味,让人听了可能会误会成“女子”在笑。他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一笑向正堂走去,留下一身余影,到了门口又转身说道:我说过,聊聊人生。打了个手势说了一声“请”。

  亚索将剑别于背后,快步走进了中堂,到了屋中,屋中装饰简陋,墙上挂着各种剑客图,像一间久远的收藏室,如昨再现,图上的每一名剑客霸气以在,威武之风不可散。

  “看图呢..

  亚索侧身一看是白衣人,应了一声“嗯”。

  这时白衣人已经为亚索乘好了一坏热茶轻轻的放在了茶桌上,浓浓的茶香,飘逸各处。

  “来”先尝一尝这茶如何,这可是我亲手调的香茶。

  亚索一手端起茶水,细细品了一口,道:不错,很香,香中有丝苦涩的感觉,会让人想起曾经的苦与乐。

  呵呵!

  白衣人轻笑一声,道:看来阁下很会品茶。

  亚索望着墙上的画,道:这些画是?

  “这是五派开派的五名始祖”,也是五派宗师级人物。

  不是有七派吗,这里怎么只有五派始祖,另外两派呢?亚索问道。

  “这五派是神界正派,另外二派是魔界邪派,不配在这剑神故地存放。

  现在不是神魔一统了吗,为什么还要分正邪?亚索说道。

  此时白衣人瞅向亚索,虽有一面面具遮挡,看不见他的脸颊,可透过面具的眼孔,亚索清楚的看到了白衣人的那双眼。

  毕竟这次两人相离只有一丈之远,这双眼中充满了恨意,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一丝泪花,这些泪花又马上消失。

  “那么看我干嘛,我就想问问你,你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你是剑之大陆的人吗,白衣人躲过亚索的眼光转身说道。

  哦,是这样的,我是雪剑国杨家村人,我家是穷人,从小没有读书,所以知道的少,亚索说道。

  “哦....,是这样啊,听你说,你是雪剑国的人,你是不是雪剑派的人?

  亚索应道:我不是,我是自学成才的,说道这里,亚索感觉自己是不是说的太离谱了,他想,希望不会引起白衣人的怀疑。

  “自学成才?...,看来你们雪剑国真是人才辈岀,居然连普通人家都能自创剑术,看来我们灵剑国也要多多学习你们的国家。

  呵呵,白衣人心中暗笑,“怎么可能自学成才,你以为你是远古剑神啊,天生就是剑术天才”,切。

  亚索听了,心里也是乐着,“想不到这样也行”。而亚索不知的是,白衣人是在故意相离他。

  呵呵

  亚索笑了笑道:学习就不用了,贵国物产丰富,天之仙地,又高手辈出,是剑之大陆最强大的国家,根本不需要学习,是吧,公子。

  白衣人听了似乎很高兴,意思的点了两下头,又指一副图说道:你是雪剑国的人,应该知道雪剑派的始祖叫什么名字吧,你们这位始祖可是渊源甚深啊,你别告诉我,你又不是雪剑国的人。

  呵呵

  亚索的笑道:当然知道,他叫“屠一剑”。

  “他就是屠一剑”,白衣人指着一幅画说道。

  亚索听说过这个人,雪剑派创派始祖,一身傲世绝代的剑术曾称霸剑之大陆,只是身入邪道,无意间修炼了至恶剑法,堕入魔道,一夜间雪剑派几乎所有弟子死于他的剑下,而这种剑法则是现在雪剑派禁忌剑术。

  “没想到几百年前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虽只是一幅画像,但他仍然还有往日气息,依然傲气长存。

  他已经逝去,不管他曾经做过什么违背人性的事情,他还是创立了雪剑派,他还是雪剑派的始祖,这些事情我想雪剑派的任何人都不想提起,我想记在心里就行了,故人已经逝去,不管怎样都应该得到尊敬,亚索说到这里,顺着端起茶又喝了一小口说道:好了,茶也喝了,图也看了,告诉我第三道考验是什么。

  白衣人许久没有出声,他走到院中央,双手别于腰间,而后才说道:小月峰峰顶,有百年难遇的“月莲”,要想登上峰顶,必须走出灵虚幻境,如果迷失其中,将终生无法出去,直到死亡,你还要进去吗。

  亚索应道:不管什么幻境,不去试,哪知道有什么。

  “哦,你不怕死?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你的家人,你的记忆”。

  亚索应道:怕死,我从未怕过死,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只相信自己。

  哈哈。

  白衣人笑道:好大的气魄,好大的勇气,如果你能活着走出来,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哦?

  亚索露出一丝苦笑的样子,说道:希望如你所愿。

  他上路了,白衣人望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白衣人有点不舍,他佩服亚索,佩服亚索的勇气,佩服亚索有一颗勇敢的心,勇敢的剑。

  白衣人双手抚琴,琴声响起,缭人心弦,他突然停下十指,自语的说道:希望你是那个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