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睁开双眼,周围一片黑暗,还有一股“口水味”,这味不是很臭,就是有点粘人,粘的亚索浑身不自在。

  亚索仔细一想,“原来自己是在穹极”的....那里呢,是嘴里还是肚子里呢,亚索想来想去,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亚索想起了体内“灵池”中,最新形成的防御性“风灵之力”,亚索在黑暗中盘坐于此,而后紧闭双眼,调动体内的“灵池”,并注入自身的“风之气息”。

  “灵池”实然运转,暗暗无色的表面,一股蓝色光芒开始从内到外透发出来,愈演愈烈,开始向亚索体外廷伸,直到亚索全身透着蓝色的气芒 。

  气芒所到之处,遍地蓝色,黑不透光的周围,很快变得清晰可见,亚索嘴角一扬,笑道:风灵之力,化灵成屏,与风结合,“风之盾也”。

  御风剑术:御剑式,“风灵盾”成形,哈哈..,亚索乐的几乎合不上嘴,因为他创立了御风剑术从未有过的“防御剑式”。

  亚索一看周围,一片红色,红色的中间还有白色交错,他仔细回想与“穹极”争斗的过程。

  嘿呀!

  亚索叫了一声,嘀咕着:被“穹极”吃了,这里应该是它的嘴中,如果是它的腹中,可能自己现在已经被消化了 。

  亚索又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周边,希望能找到那把“扇子”,他站起身来,尽力将自身的蓝色气芒照亮更多的地方,他发现自己每走一步都似乎难,他一望自己的脚底竟是“穹极”的痰液,而这股痰液好像有腐蚀的作用,正在腐蚀着亚索的脚跟,速度还很快。

  亚索急忙将“风灵盾”护在脚下,这才挡下“痰液”的腐蚀,呼嘘......,亚索深深的松下一口气,继续向深处寻去了,直至到了交错的白包区域,他一看,便知道这是“穹极”的两排牙齿。

  如果“扇子”不在嘴中,最有可能的地方便是“穹极”的牙齿间,亚索一想,便沿着一排白牙仔细摸索,他知道,扇子在“穹极”嘴中就像一根牙签,小的可怜,要能顺利找到很难很难,很快亚索寻遍了牙齿的每一个角落,还是没有“扇子”的影子。

  难道...!

  亚索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白衣人丟进的东西可能不是扇子”,不管是什么东西,很显然自己被骗了。

  哈哈...!

  亚索一声苦笑,他现在心里恨的牙根痒痒,但还是忍了下去,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如果不及时出去,可能会因灵力缺乏,风灵盾消失,被“穹极”的痰液化为血水,亚索想着想着心里还是冷冷的“颤了一下”,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逃出去。

  没了剑,御风剑术便无法施展,没有一定的威慑力,是不可能出去的,除非这可恶的“穹极”能自己张开嘴,亚索也只是想一想,很快没了那样的想法。此时亚索不断在心中重复背念着“御风剑决”,希望能够在没有剑的情况下,能够唤出风的力量,可天意弄人,剑决一遍一遍的重复,除了护身的“风灵盾”,没有任何力量波动。

  唉...

  亚索叹下一口气,心中想道:难道真要死于此地?

  等等....!

  一层记忆闪过亚索心头,如昨再现,清晰可见,这层记忆是他的师傅所说的话,他仍然没有悟透,他只记得师傅所说的话。

  “一种剑术,一种剑魂,若人剑合一,魂必合一,剑魂不灭,人必不死,乃为剑之精髓也”。

  这些话亚索深深记在心里,他打算拼一把,他试着能够通风之气息与自己的剑产生共鸣,让剑帮助自己逃岀困境。

  亚索以强烈的意识感应着体内和体外的“风之气息”,他双眼紧闭,一脸镇定之色,“师傅教诲过自己”:风是“自然”而生。此时亚索屏住呼吸,而后松下一口气,使全身投入自然的感觉。

  自然...自然...。

  亚索心中一直默念,他体内的风之气息突然透身而出,一股清凉的感觉传遍亚索全身。这股风之气息刚刚出体,便与外界的“风之气息”产生共鸣状态。

  此时一股强劲的力量冲击着亚索的心头,他不得不握紧双拳,咬牙排痛,一种血肉分离之痛传遍亚索全身,他再也忍不住身上的疼痛。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惊天地,慑鬼魂,连“穹极”这样的庞然大物也忍不住颤动了几下,不远处的“白衣人”听见亚索的叫声,立即停下手中的琴,出现在“穹极”的上空。

  声音停了,亚索深深的感觉到这股突然之力,来的强横,来的实在霸道,他也感觉到这股血肉分离由原来撕肉之痛后,又感觉许多失去做肉身,正在一丝丝回归本体,而这股感觉,如千里之堤尽泄,大水淘淘流不尽之舒畅。

  此时亚索的右手,被一种无形之力所控制,他想收会控制权,却无论使出多大的力气,也无法捍动这股力量丝毫,亚索虽无法控制自己的右手,却能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似乎在吸引着某种东西。

  亭院内。

  /n酷`匠网正、*版^M首发)$

  一把普普通通的剑丢在地上无人注意,而此时这把剑变的不再安静,一阵阵颤动透剑而出,震动愈演愈烈,同时引起了白衣人的注意。

  白衣人看见之后,大为震惊,心头闪过三字,“不可能”...!而后又说道:难道他真有如此实力?

  种种疑惑涌入白衣人的脑中。

  究竟在吸引什么东西?右手...,难道是.....,“剑”。亚索随便一说,似乎这股力量不再无法控制,亚索此时念起“御风剑决”,希望能够化解这股力量。

  不念还好,一念似乎震动了院外那普通之剑,这把经过阵阵震动,终于脱鞘而出,一把锋利之剑,透出一阵阵寒光,寒光后一股蓝色剑气笼罩了整个剑身,很快剑刃指向“穹极”飞射而去。

  不可能,不可能。

  白衣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不相信一个剑君高级修为的亚索,竟有剑皇中级修为的灵力,“控剑而归”?

  这把剑全身透着蓝色剑气,向一把威力浩荡的蓝色真剑。“穹极”虽是不死之身,但面对来势汹汹的剑刃,也有几分犹豫,因为它也怕疼。

  奇怪的是“穹极”居然张开大嘴想吞下这把剑,果然是“万能吞”。一道刺眼的光线照入亚索眼中,他不得用左手去遮,透过左手指缝,他隐隐约约看了看外面,居然有一把蓝色光芒朝自己飞来,越飞越近,很快亚索便认出此物,此物便是自己丢在外面的剑啊..,此时他露出一脸灿烂的笑脸,好像什么宝贝丟了,又回来似乎的。

  剑刃飞到亚索面前便停了下来,这时剑的利尖正对着亚索闪闪发光,似乎此剑再认自己的主人,亚索意识的动了动右手,剑刃扭转剑身,剑柄朝后直接吸向亚索的右手。亚索得剑,顺势逃离了“穹极”的大嘴。

  此时右手恢复如常,同时剑刃上蓝色剑气也被亚索吸入体内,他感觉到了这股剑气,剑气传遍了自己的每一处经脉,有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这种感觉由内至外,完全的透彻出来,亚索感觉力量倍增,他一看剑柄上的剑耀,竟是四孔全亮。

  难道是剑君巅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