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四名大喊大骂的乞丐装剑客被穹极吓得跳出了小月峰,恐怕一时半会是不会来,毕竟这一人,一兽都不好惹,一人修为深不可测,一兽力大无穷,一身尖牙利爪,这四人惹那个都不是对手,更别说两个人一起。

  亚索经历过与白衣人过招,深知自己的剑术修为远不如他,刚刚创立的剑式恐怕无从下手,白衣人修为高深莫测,穹极又无法杀死,亚索只愿能够顺利取得“月莲”,中间不愿再多任何麻烦之事。

  经过阁楼,走过树林中的小路,亚索来到了亭院,亭院如昨,院面整洁,没有一点污点和树叶,想必这院中之人,喜欢静,喜欢净,白衣人的一身着装体现了这一点。

  先是琴声漫漫,一股安神之音传入亚索耳中,他一动不动的站院中央,仔细聆听着这股琴声,他也是爱乐之人,身带一截长笛,也吹得一手好笛声。

  若不是和白衣人似敌非友,亚索真想再奏笛声,与这琴声合流一曲,亚索只是想想,很快忘掉了这个想法。

  @酷匠网Rg唯#4一\正Yn版_,'x其他e2都*是$盗:}版

  这时琴声听了,亚索便意识到白衣人会突然出现,可能是自己的身后,也可能是面前,更可能是自己的上空,毕竟白衣人的修为无法想象。

  吱.....

  门开了,门是亭院正堂的门,出乎亚索的意料,白衣人竟若普通人一般,从家中静静的走了出来,和往日那个行踪摸不透的白衣人,就像一黑一白,一快一慢,整个换了个人。

  白衣人举止有佳,轻轻推开房门,从中走了出来,虽带着一只面具,但也能看出有了些许变化,他走到离亚索一步之遥,很普通的说了一声:你来了。

  嗯。

  亚索应了一声,点了一下头。

  白衣人说道:你的伤这么快就好了?真是出乎意料之外,你受的伤不是小伤,你中我三剑,常人定会当场毙命,想不到你居然活了下来,还在短短的时间里愈合了伤势,恢复了身体,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呵呵!

  亚索笑道:我只是多吃了些果子,多喝了点酒,多吸收了点小月峰的新鲜气息,不知不觉便好了。

  白衣人知道亚索是在胡说,而他却知道亚索不仅仅是剑君高级修为那么简单,好像有位高人指点过亚索,而这个高人不是仙,就是妖,因为除此他们,其他人没有这种能力。

  白衣人将信将疑,心知肚明,他不想过多去问,只是坦然的说道:是吗,那便好,我怕你伤势没好,通过第二道考验的时候,说我不公不平。

  呵呵!

  亚索一声冷笑,说道:公子不必再多说,就算我伤势没好,通不过考验,我也不会埋怨公子,如果因为自己的伤势作为借口,没有通过考验,而埋怨公子的不公不平,那我且不是一小人,公子开始吧,速战速决。

  哦?

  白衣人先是应了一声,而后说道:好吧,既然如此,那请小心了。

  穹极...!

  白衣人向远处喊了一声,亚索意识的向身后看去,只见密云密布的峰顶闪下一道黑影,体形巨大,一身黑皮绕身,生动的眼睛,看的仔仔细细,如天降神兽,身绕祥光,又像腾云驾雾,飘落不定,很快落在白衣人身边,白衣人用手轻轻抚摸穹极的脖子,穹极又像一个小狗一样变得乖顺起来。

  亚索有点不明白,穹极是怎样出现并下来的,是自己的幻觉,还是真的从高高峰顶飘落而下,不愧是神兽,亚索想到这里心里有点小激动。

  毕竟亚索是第一次见到御空飞行之物,虽然不是人,而是穹极,但也是大饱眼福,毕竟只是听说的传说罢了。

  穹极,远古神兽,至剑之大陆记事起,以有上千岁,是天地所生,天地所长,使它有不死之身。

  黑夜它有一双紫幽慑人的眼睛,白天它的眼睛则让人心寒身颤,特别是那张血盆大口,似乎能够装下两个成年人,两列齐刷刷的牙齿,每一颗牙都尖利无比,不时间还发着阵阵寒光,嘴间六条长而硬的胡须,一直飘扬至双眼间,好不威武,它便是穹极。

  亚索经历过魔林中的战斗,与狼斗,与虎斗,他从没有害怕过,可这次他有点害怕了,面对面前的“穹极”,他的还是冷颤一下,但他想起自己的妹妹时,他不去想心中的恐惧,他嘴角一扬,露出一丝笑容,这个笑容只是嘴角的笑,他的表情没有一丝笑意的样子。

  白衣人都看在眼中,他看到了亚索的笑,看透了亚索的内心,他看到亚索也有常人害怕的心,他也看到这颗害怕的心,正透发着一股勇往无惧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是白衣人期望看到的。

  嗯。

  白衣人心里应了一声,并点了一下头,随后看看自己手中的扇子,手稍微用力,扇子便合了起来,并随手扔进了“穹极”的嘴中,而后又亚索说了一声。

  “开始吧”

  扇子只张白扇子,而穹极的嘴中就像无底黑洞,扇子落其中,便不见了踪影。

  亚索心中一声无奈的叹气,“这是扇子吗”?“这是嘴巴吗”?“这不就是黑洞嘛”,亚索一咬牙,小声的自语道:就是黑洞也要闯。

  亚索他拔出剑刃,迎面而上,穹极瞪着大眼睛看了看眼前的小人,居然把嘴一合,起身跃起,亚索正好冲到“穹极”身下,两只锋利的前爪重重地压向亚索。

  亚索抬头一看,两只巨爪竟压了下来,亚索赶紧卷身向前一滚,刚好躲了过去,可不知,这两只利爪竟有如此大力,落地之气力,硬生生将亚索排出五丈之外。

  亚索借剑之力,在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剑痕,才不至于被排的更远,亚索刚刚停下,一看周围,发现自己却到了“穹极”的两只后爪旁,亚索心里暗说一声:倒霉。

  两只前爪气力便大,后爪之力便不会小,只见这两只后爪硬生生向亚索踢去,亚索想躲,却只躲过了一只后爪,另一只爪子直接踢中了亚索,若不是有剑刃挡了一下,恐怕亚索又离死期不远了。

  虽只中了一爪,却是中在其身,力量不容小视,很快亚索飞出了很远,直接贴在了院墙上,很疼确实很疼,但亚索还咬着牙,忍了下去。

  亚索不单单只是用剑挡了一下,如果靠剑,恐怕早已经剑断人亡了,其实在亚索发现其危险的一瞬间,他自己的潜意识自动激发了体内的“风灵之力”,他体内的灵池迅速转动,蓝色气息流入亚索各个经脉,形成一种防御性“风灵之力”,这股力量注入剑体,才保住了亚索的又一次受伤。

  亚索也是奇怪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他只记得,自己的意识中出现过保命念想,而后好像灵池自动运行,释放了风灵之力,而这股风灵之力便是在小月峰,首次用风之气息吸收了峰中的灵气而产生,难道这股风灵之力真有护身的功效?

  亚索将信将疑的又看了不远处的的“穹极”,它正恶狠狠的看着亚索,又似乎很乖巧的样子,还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好像故意等着亚索来玩似的。

  亚索这时才知道,与“穹极”硬碰硬是不行的,毕竟它实在太难收拾了,真不知道这个白衣人是怎样降下这“穹极”的。

  哎..

  亚索叹了一口气,竟直接冲向“穹极”,而这时亚索没有拿剑,跑到穹极“头前”不到“三丈”时,亚索起身一跃,扑了上去。

  穹极看着眼前的小人,似乎把亚索当成了玩具,待亚索飞到“穹极”跟前时,它竟张开了那张血盆大口,硬生生含住了亚索。

  待在不远处的“白衣人”看见此景,心中先是一惊,后便自语道:不好,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白衣人是这样想的,如果穹极不张开嘴,亚索将永远拿不到扇子,可这下好了,傻乎乎的穹极竟把亚索当成玩具吞了下去。

  此时白衣人一直望着“穹极”的那张大嘴,“希望你可以安全出来”,白衣人自语的说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