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 穹极

  第二天。

  有人来访小月峰,这些人对于白衣人来说,不是客,而是披着羊皮的狼,一群只有五人的恶狼,他们打扮普,一身衣服下来,就像是乞丐,而他们手中的剑,掩饰了这一身乞丐的打扮,他们的剑耀,显出了他们的身份,五个剑君初级修为的剑客。

  他们闯入阁楼外的一处空地,大喊大叫,似乎是在故意惹白衣人出战,他们说的也不同。

  有的说:有种的就出来一战,别像个娘们似的,别像个王八似的缩头缩尾的,哈哈...,周围的人也更着笑。

  有的又说又喊:看来真是个娘们,有本事别让爷爷看见你,不然见你一次...嗯...,骂你一次娘们,哈哈.........,周围的人又笑了起来。

  旁边的人偷偷的对喊话的说:为什么不是见他一次打他一次,而是见一次要骂他一次娘们?

  这个人听完瞅了他一眼,说道:笨蛋,你是没见过这个人的厉害,上一次我带了四五个兄弟和他交过一次手,一下子就死了两位兄弟,除了我,另外几个都是重伤,幸亏跑的快,要不都交代在这里!

  听完,这个人又说道:那我们这次来不是找死吗?我觉得还是快点走吧,不然把人家惹火了,我们不是就都把命交代在这里了吗....?

  这个又瞅了他一眼,此时这个人恨不得掐死身旁这个脑残,但还是心平气和的说道:你看你,亏你还是一个剑客,这么贪生怕死,我们这次不和他交手,他一出来,我们就赶紧跑,听清楚了吗?

  那人应了一声“嗯”,听清楚了,他出来就跑...。

  这二人说话的时候,另外三人仍然在大喊大叫,大喊大骂,骂的是一个比一个难听。

  亚索早就听见了,他没有理会,毕竟亚索现在是客,而这里不是亚索的地方,白衣人也不是亚索的朋友,亚索自然喝着小酒,不去管那喧闹之声。

  直到一股庞大的影子飞过,亚索才稍微注意过去,一看这股影子的实体,完全是一个庞然大物,一身黑皮,四只锋利的爪子,像一把把剑刃,透着寒寒杀气,浓浓的血腥味都不足以掩饰其中的锋芒,奇怪的是这只庞然大物没有尾巴?

  看着白衣人站于庞然大物背上,文丝不动,亚索这才知道,这只庞然大物原来是守峰灵兽,那这只灵兽怎么长的怎么奇怪?

  亚索点了一下头,喝了一口酒,嘀咕道:我得去看看热闹,随后亚索跳下树头,随灵兽追去。

  灵兽左跳右跳,每跳一下,地面都震动一下,直至到了阁楼外的一片空地,灵兽走了几步,握下身来,白衣人跳了下来,看着面前的五个人。

  其中一个人全身便开始嘚瑟,这个人说了一句:他来了,我....我...我先跑了,你们也赶紧跑啊...。

  四个人一起骂道:真是个贪生怕死的东西。

  白衣人听见以后大笑道:哈哈.....,你们四个别骂人家,人家比你们强多了,他再笨最起码也知道什么是自不量力,而你们四个....知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四个人其中两个人一唱一随着说道:那又怎么样!对呀,来杀我呀!对呀,说着说着这四人的脚步,意识的开始往后退。

  白衣人说道:能不能派几个有能耐的人,总有一些贪生怕死之辈前来送死,而后命令灵兽前去教训这些人。

  这灵兽也是奇怪,白衣人只是转头看了灵兽一眼,又打了个手势,灵兽便知道了意思,而这一切亚索都看在眼中,听在心中。

  看着灵兽跑去,亚索走到白衣人身旁,望着远处的灵兽说道:这难道就是“守峰灵兽”?

  白衣人转身看着亚索说道:当然,它就是守峰灵兽。

  亚索说道:我在魔林中见过许多灵兽,但它们我都以识,而眼前这只灵兽我不仅没有见过,而且它连尾巴都没有,真是奇怪。

  哦..?

  白衣人惊讶的说道:你竟然还去过魔林,不简单,能活着从魔林中岀来的剑客不多,没有剑君巅峰修为的剑客难以走出魔林,而你现在才刚刚剑君高级修为,你是怎样走出来的?

  亚索说道:一个妖类朋友,一个人类朋友帮我走出魔林的,妖类朋友她很善良,指导了我许多事情,而人类朋友是一位身份高贵的人,她是灵剑国的公主,她给了我粮食和马匹,帮我在不短的时间走出了魔林。

  呵呵!

  白衣人笑道:佩服佩服,竟然敢和妖物交朋友,看来阁下很会交朋友,灵剑国的公主都是阁下朋友了,不知道我会不会成为阁下的朋友。

  呵呵。

  亚索也笑道:如果有可能,我想可以。

  亚索说这话的一瞬间,似乎感觉有点不对,他感觉白衣人是在故意支开话题,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等等..。

  亚索突然打断的说道:公子能先告诉我,为何“守峰灵兽”如此奇怪吗。

  呵呵!

  白衣人笑道:说一个告诉你的理由,如果我觉得合理我告诉你又何妨。

  嗯。

  亚索应了一声,说道:你说有三道考验,第二道考验便是兽嘴中夺扇,我如果不了解它,那我岂不是很吃亏,我想公子不是那种无情无义之人。

  哈哈!

  白衣人轻笑一声,说道:阁下不仅理由充分,而且很会说话,我不告诉你都很难了。

  亚索只是随便一说,没想到白衣人就这么相信了。

  白衣人说道:守峰灵兽原本是远古魔兽,它叫穹极,它是远古魔界的守界魔兽,守卫在神界与魔界的边界处,直到神魔二界终于开战,穹极便跟随剑魔征战神界,穹极凶恶之极,噬血之恐怖,现在想起来,心中还有点颤抖,穹极杀其人,噬血化魂,穹极闯入平民区大开杀戒,一夜之间一条条河流被血染红,惨不忍睹。

  神界天才剑术少年,也就是大家敬仰的英雄:剑神。剑神手持世外之剑与穹极争斗,争来争去,剑神意外发现穹极是杀不死的,剑神稍微一留神,发现穹极尾巴的奥密所在。

  原来穹极本没有尾巴,是有人故意用灵力植入进去的,这只尾巴充满邪恶之气,原本神兽的穹极被邪恶之气所侵染,变成至恶魔兽,而操控魔兽的无人所知。

  剑神一剑斩下其尾,邪恶之气尽泄,穹极变回了原来温顺的模样,剑神看着满山遍野的尸体,心中一阵凄凉,最终剑神将自己毕生所练的至灵之宝,宝物将遍野尸体化为一片绿茵,宝物化成一座山峰,便是今天的小月峰。

  剑神见穹极是被人控制,才犯下的罪恶,但亡灵之气不可埋,剑神对穹极设下“灵咒”,穹极永生永世守护于小月峰中,无法离开山峰半步,以消去万魂之怨,穹极便是这样来的。

  亚索听完点了两下头,没有再出声,只是看着正跑来的灵兽“穹极”。

  穹极从远方跃来跳去便到了白衣人身边,白衣人用手轻轻抚摸着穹极,它似乎此时变得很乖,完全没有那种凶恶之气,狰狞之容,完全就是一只受人驱使的小狗。

  白衣人说道:这就是穹极,而后又骑在穹极背上,对着亚索又说:准备好了吗。

  亚索:什么...?

  呵呵!

  白衣人笑道:你记性真差,昨日刚说了的事。

  嗯。

  亚索应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

  嗯!

  白衣人点了一下头,道:那亭院见,说完驾穹极离去。

  亚索在想,面具后的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说话的语气,没有那种刚烈之气,似乎带着一种阴柔和温和,亚索仔细回想白衣人每一次的笑,这种笑完全不像一个男人的笑声,更像一个故意在学男人声音的女人。

  刚才亚索突然愣住,便是被白衣人的笑声所吸引,那一张丑陋面具的背后究竟是男是女,亚索没有多想,他是只是笑一笑,说了一句:又如何,与自己没有一点关系,他现在只是我面前的绊脚石,阻止我取得“月莲”的人,“雯儿”还在等我,不管什么样的考验,我都要全力以付。

  酷{匠网唯G一正版》,其他都是》c盗D版

  亚索一脸笑意,他心中此时充满了信心,便朝亭院奔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