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风剑斩虽是御风剑术第五式,但也是由前四套剑式演变而来,剑式的真正实力还没有得到尝试,剑式真正伤害亚索一点都不知,所以说现在这套剑式只是个空架子,他现在的任务是找到一个可以试验他剑术的东西,亚索想了又想,想到了与云峰相临的山峰:小月峰,小月峰上有只守峰兽,只知道它守护着的地方有一珠灵物:月莲,还知道这珠月莲可以治好“雯儿”的眼睛,所以“小月峰”上的守峰兽成为亚索“极风剑斩”的最佳试验品。

  亚索收回剑刃,身边的的龙卷风渐渐的消失在空气中,不见了踪影,只见周围的树木都折了半,亚索叹了一口气:幸好不在屋子的周围,不然屋子都没有了,亚索笑了笑,看了看周围的场景,又看了看天色,天色竟到了午时,自己练剑不自不觉过去了半天,“雯儿”会不会发现自己不在了,会不会因为担心我,去找自己,“雯儿”的眼睛可是看不见的,亚索想了很多,他心里一急,急忙向屋子的方向跑去。

  其实这屋子离亚索的地方也不远,只是这竹林中只有这一处人家,便是亚索的去处,在云峰峰涯下,算的上一处无人门津,隐世埋名的好地方。亚索飞快的向屋子的方向跑去,看着层层叠叠般的竹林,好像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远处的屋子,又若隐若现的听见一丝声音,声音是女声,并在呼喊着亚索的名字,亚索可以确定这声音是谁,便是“雯儿”,亚索这时心里放下了担心,向前跑了一会,亚索便看见了“雯儿”,亚索吸了一口气,幸好她没有离开屋子太远,只是在屋子的周围呼喊自己的名字,看来“雯儿”懂的事很多。亚索边跑边喊:雯儿,我在这里,她似乎听见了,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静静感觉着声音的方向,脸上还露出一丝微笑,她说了声:亚索哥哥,你去哪了,你给了一朵花,我虽看不见花的模样,却能感觉到花的样子,就像我眼睛虽然看不见,可我却能感觉到亚索哥哥什么时候走的,又是什么时候来的。

  亚索听完之后,一脸大惊之色,走到她身边,道:雯儿,是真的吗,你听见我什么时候走的?

  嘿嘿,她很开心的笑了笑,道:是真的,亚索哥哥。

  那为什么,雯儿不喊我,问我去哪呢。

  初次和亚索哥哥相遇,我便感觉到亚索哥哥是一名剑客,虽然雯儿那时有点害怕,毕竟这里除亚索哥哥来,并再无他人,爹地曾经给雯儿讲过一些有关剑客的故事,爹地说一种剑客是心怀天下的人,一种剑客是无恶不作的人,亚索哥哥是心怀天下的剑客,我觉得亚索哥哥不管去哪,都是去做他该做的事,所以雯儿没有去问。

  亚索面前的“雯儿”说完了,她说的话突然让亚索有些吃惊,特别是其中的四个字“心怀天下”,自己是这样的人吗,一个整天似酒如命,心中一片迷茫的人,在“雯儿”的心中竟是这样的人,自己怎能辜负于她,辜负她一颗快乐的心。

  亚索听完这些话时,心中感觉自己对这世界了解的太少,亚索明白这四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正义,能做到心怀天下的人太少,第一得有能力,第二得有侠义之心,即然“雯儿”把自己称为“心怀天下”的剑客,那么自己就做一个心怀天下的剑客,虽然自己没有能力,至少得有侠义之心吧,哈哈....亚索笑道。

  亚索哥哥....你笑什么!

  雯儿的话让哥哥很开心,哥哥一定会做一个“雯儿”心中心怀天下的剑客,亚索满脸笑意的说道。

  。酷?匠@网永#久a免费t看小C4说

  雯儿笑着点了一下头“嗯”。

  亚索又问了一句:雯儿,爹地回来了没有。

  应了亚索一声“嗯”,回来了,在屋里头呢。

  亚索点了一下头“嗯”,快速的奔向屋中,亚索打开屋门,只见一个沧桑的老人用温和的笑容正注视着自己,亚索这才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是真的,老人温和的说了一声:回来了。

  亚索应了一声“嗯”,回来了,可又要马上走了。

  老人一脸惊讶之色:为何啊?

  亚索双手抱剑弯腰以敬礼:爹,孩儿,伤势已好,孩儿要上小月峰取得“月莲”,为“雯儿”治好眼睛,我走了,照顾好“雯儿”,说完,亚索推门飞快的奔向远方,老人站起身来想要说些什么,不料亚索已经不见了踪影。

  雯儿似乎感觉到亚索的又一次离去,她摸着方向走到老人面前。

  爹地,亚索哥哥又去哪了。

  老人看着亚索的方向说道:他去做一个剑客该做的事情。

  且随疾风前行,身后也许流星。

  亚索在风中穿梭,穿过层层林子,树叶在亚索周身飘落,亚索停下身来,望望身后渐远的房屋,心中一阵凉意,捡起一片树叶,轻轻扔向天空,树叶在亚索眼中飘的很慢,飘过亚索眼前时,亚索拔剑将树叶划成两半,亚索接下一半叶片,轻叹一声,也许人就像这树叶一样,总有一天会落在它本应落在的地方,这个地方没有一点污点,有的只是鸟语花香,万物归根之地。

  亚索望着被树林遮着那隐约的日光,一声感叹,我的归根之处又在何处,是自己的家乡,还是无边无际的剑之大陆,家乡?哪还有那家乡,一个不问是非的家乡?自己没有退路,就像身后无穷的追杀,自己只能拔剑而战,可能在这里也许只能战破时空,踏上巅峰,也许能看见家乡那一丝阳光,一切如梦,一切如风,只是长路漫漫,唯有剑做伴,亚索举起自己的剑看了看,一脸笑意,也许只有你懂我。看着前方一片美景,亚索奔向“小月峰”前方。

  前方是好是坏,是险是生,一切随风,在亚索心中,他不在去想什么剑术修为,在他心中只在乎眼前,眼前的人,眼前的物,为自己守护的人去做一件事,一件让她开心,让她快乐的事,虽然没有多大,却是为守护的人去做,就算拼尽全力,亚索都会去做,就为了她说的四个字“心怀天下”。

  心怀天下,侠义之心,亚索可能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想苍生,去想正义,他只想去做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小月峰上的月莲,小月峰上的守峰兽,有没有月莲,有没有守峰兽,亚索别无选择,只为她那颗如明月般美的“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