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下留情,一人喊道。

  亚索听见身后突然来声音,第一反应便想到了自己的朋友“小狐狸”,他把剑轻微放松,然后挟女子向后看去,他果然没有想错,那人便是小狐狸。

  小狐狸从半空而降,一脸无情之色,尖利的眼神,诡异的步伐,亚索看见,心里有点不得劲,小狐狸走到亚索二步之遥,说道:为什么又是一声不吭,丟下我走了,你....,还当我是你朋友吗。

  呵呵,亚索冷笑一声,道:小狐狸你误会我了,我突然离开是为了捉妖还你清白,看,这便是那害人的妖物。

  小狐狸走到女子面前,仔细浑身打量了一下小狐狸,又注意到女子手中那紫色“妖灵剑”,小狐狸说道:你是妖,我也是妖,我看你资历不错,如果诚心修炼,可能有朝一日度劫成仙。

  女子苦笑一声,道:妖怎么可能成仙。

  小狐狸指着女子的妖灵剑,说道:妖灵剑是妖火所练,威力强大,而你却打不过刚刚修灵的剑君初期,这点看来这妖灵剑并非属你。

  酷\匠{网首、¤发=.

  女子笑了一声:说道:这妖灵剑确实不是我的,那又如何。

  呵呵,小狐狸轻笑一声,道:我前几日也丢了一把剑,不知道你这把是不是我的。

  女子听到这话,脸上一阵惊慌失色,紧张的说道:你说你是妖,我怎么感觉不到你身上的妖气,还有你说这把剑是你的,除非你是九.......。女子忽然停下言语,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

  小狐狸笑嘻嘻的对亚索说道:嘿嘿,亚索放开她吧,她不会伤害你的。

  亚索把剑收回,说道:这把剑是你的?好厉害,如果换一个灵力高强之人,我可能打不过。

  小狐狸看着亚索应了一声“嗯”是我的,然后她收回“妖灵剑”,又拉着亚索的衣袖说道:妖灵剑是妖灵所化,妖火所练,威力强大,只是用在了她的手中,她没有足够的灵力掌握,所以才打不过你。

  亚索扭头看了一下女子,又看着小狐狸问道:她怎么办。

  她虽害了不少人,但我相信是因为“噬魂大法”所致,她不能交给猎妖阁,如果交给猎妖阁,恐怕不会得来他们的原谅,他们都是灵剑派中的高手,绝对不会让一只妖活着离开恒城,因为他们只能在魔林之外才能捉到我们妖,一旦我们进入魔林,他们便无计可施。

  亚索说道:那你也要离开......。

  小狐狸很轻微的微笑了一下,说道:亚索,我.....忘了给你说了,其实自从离开魔林之后,我便觉得,人和妖不能在一起闯天下,更不可能...,也是你让我知道人和妖也能成为朋友,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无法忘记的记忆,可我毕竟是妖,不被大陆看好的妖,人人得以诛之的妖。这次我来恒城是为了她而来,得知恒城有妖害人,我便知道是我们魔林出了问题。

  亚索露出一脸笑容的说道:没事的,你是我的第一个妖朋友,一个可爱,善良的妖朋友,魔林的日子,没有你,我可能不会走出来。

  小狐狸嘴角一扬微笑道:亚索,你记住,你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剑,不要想着能依赖谁,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人给你依赖,你只能靠你自己,靠你自己的剑刃,靠你的剑术。

  亚索:我....

  小狐狸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又说道:我其实在你的剑法中,早以推测出你不是这个大陆的人,我不管你从何而来,我喜欢你豪爽、坦荡、洒脱的性格,虽然我是妖......你不会.....,但你是我第一个,看见我不起色心的男子,也是从那时候开始,我喜欢跟在你身后,做你心中的小妹妹,静静的看着你....快乐与忧伤。

  微风吹过小狐狸的头发,头发高高飘起,露出她白皙的脸颊,弯弯的双眸间透出忧伤之色,接着一滴泪水从她左眼流出,很快这滴眼泪便消失了。

  她的左手中化出一只紫色绵盒,上纹着九只尾的狐狸,特别是狐狸的眼睛,魅蓝色的眼珠中透露深深的血色,她走到亚索的面前,将锦盒递给亚索,说道:这是灵盒,是可以存放东西的锦盒,里面有我留给你东西,魔林的危险并不算什么,真正的危险是这个大陆的恶,所以这个东西只能在你有生命危险时,才可以打开。

  亚索接过锦盒,心中却有一丝挽留之心,可他深知,天下之大,要走之人留不住,要来的人你挡不住,他知道小狐狸的意思,他知道小狐狸喜欢自己,可从一开始,他只把小狐狸看做一个爱吃糖,爱撒娇的小妹妹。

  可他今晚所见小狐狸似乎变了一个人,变得每句话都那么亲切,委婉的成熟女子,不撒娇的她,样子如溏中静水,她不动如白皙之玉,动则有倾国倾之容,这一切匆忙从亚索眼前闪过,来的快,去的也快。

  接过锦盒的亚索,眼中泪花若影若现,只能说道:小狐狸的话我怎敢不听,我记住了,在危险时再打开,亚索憨笑了一声,又赶紧把锦盒收入怀中。

  小狐狸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说道:这次我将她带回魔林,恒城中将会恢复祥和的样子,回到魔林我会让其他妖类知道....“妖也可以和人做朋友”,亚索你告诉那些猎妖师,恒城中已无妖物,若他们不听所言,再次犯我们妖类,别怪恒城再次生乱。

  亚索应了一声“嗯”,点了一下头。

  小狐狸轻微的笑了笑,说道:能再听一下你的笛声吗,就算是送我一次。

  亚索没有出声,而是应着点了一下头,而后摘下腰间的长笛,双眼紧闭,对月吹奏,笛声悠悠流动,周围的风也在亚索周身围绕,笛声虽忧伤,笛声虽可以让人陶醉,可伊人早以离去。

  而亚索还继续在吹,他不想亲眼看见小狐狸的离去,过了好久,他才睁开双眼,亚索收起长笛,拿出紫色锦盒,坐靠在墙边,看了好久,摘下笛子,在黑乎乎的城里笛声随风流去。

 笛声中亚索,吹出了自己心中的忧伤,吹出了心中的孤独,吹出了自己的孤傲的心。

  长路漫漫,唯剑做伴。

  亚索的心中一直重复着这八个字,心中久久不能平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筱三说:

  (大家可以猜猜,小狐狸送给亚索的“灵盒”中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