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见亚索突然跳下窗口,心中一阵疑虑,立马喊道:亚索......你去哪....,亚索早以不见了踪影。。 

  哼,好你个亚索,还以为你是真的在认真听我说话,想不到一声不吭就走了,小狐狸怪完亚索后,一个跃身跳下窗口,朝亚索的方向追去。

  亚索听见声音后,心中一阵冷颤,右手紧紧的握着剑柄,随时可能拔剑的冲动,这撕喊声刚停不久,亚索自己感觉到可能在客栈不远处的地方,经过几条街道,亚索在一处胡同边停了下来,隐约有一股刺鼻的恶臭一点点的流进亚索的鼻中,亚索用手遮住鼻孔,在一点点月光的照耀下,亚索隐隐约约摸着黑向胡同深处走去,只感觉恶臭越来越近,模模糊糊看见一个人形靠在墙边,走进了才看清,不是个人形,完全就是一个人,一个没有血肉的皮包骨,样子十分吓人,亚索一看,身体一怔,嘴里咽下一口口水,亚索这时在想,我虽杀过不少人,却是第一见如此杀人之术,这难道就是妖。

  胡同外现出一只身影,身影总体修长,却发出诡异的笑,笑声在大晚上,足以吓死一个普通人。

  身影看着远处的亚索诡笑道:往哪走,终于找见你了。

  亚索一回头,右手中的剑护在身旁,亚索心里也有些小害怕,毕竟好妖一直在自己身边,而杀人的妖亚索却一次都没有见过,面对眼前不远的身影,亚索依然冷静的说道:妖物你别过来,小心我手中的剑伤了你。

  身影突然大笑起来,这笑声让亚索很熟悉,这声音是....,亚索疑惑的看着走来的身影。

  身影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直到亚索看清身影所穿的衣服和走姿,亚索一收剑,说道:好啦,小狐狸别装了,知道是你了。

  小狐狸跳到亚索面前扮了个鬼脸,叽叽歪歪的叫道:啦啦啦啦啦........,又变回原来的样子一本正经的说道:喂,你怎么知道是人家。

  亚索说道:很简单,声音和走姿出卖了你。

  小狐狸气呼呼的指着亚索,道:你.......

  亚索抢先说道:别你了,看看这个,亚索指了一下地上的尸骨。

  z最@新#^章节“上&R酷匠网t

  小狐狸一看,立刻单手遮鼻,道:哇,好臭啊,什么东西。

  亚索此时很无语,难道刚才就只顾得上吓我了,亚索没说话,无奈的摇摇头。

  小狐狸仔细一看,露出一丝惊讶之色,道:原来是个人啊,被吸成这样,真可怜,边说边摇头。

  亚索问道:难道你们妖就是这样去害人?

  小狐狸说道:不是啊,像我们这些好妖啊,只吸人类一点精气,但不至于吸的怎么惨,除非这只妖在用噬魂大法。

  亚索:噬魂大法?....

  小狐说道:噬魂大法是一门特邪的妖术,噬人精气再噬其魂,以大增其妖力,不过这门妖术太邪,有一定的忌讳,只能在晚上吸食一个精壮男子,再回去慢慢消化,如果不依规定去做,可能会走火入魔,无法控制,最后破体而亡。

  亚索看着死去的尸体,又想起那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声,如果自己能够快一点,不管能不能救人,我也要看清这只妖的面容,可....可是....亚索心里一阵阵惭愧,久久不能散去,只能抛开尸体离去。回到客栈,小狐狸直接扒在床上,说了声:睡觉喽,又斜眼,撅着嘴对亚索说:不许偷看我睡觉,然后埋头睡去。

  亚索没有听见小狐狸说话,更不会去偷看她睡觉,再说睡觉有什么好看的,这只是为了自己一个人在床上睡找一个借口而已。

  虽在异世,许多国家,许多不同的人,可亚索也知道自己此时已经属于这个大陆,亚索想起那被妖所害的人,他可能也有家人,有自己最亲的人,就这样死了,他们会不会伤心,亚索举起酒壶连喝下好几口,又轻声冷笑一声,这一声带着凄凉,冰冷,说道:反正我已经没有家人和亲人,又何必去想这生死离别之事。借着酒性,亚索走到窗口前,摘下腰间的笛子,看着月亮,触景生情,竖笛而吹,笛声扰人,阵阵忧伤,夜空之下,唯情在心。

  第二天清晨。

     尸体被一个人发现,然后招来路人的围观,虽然尸体变成皮包骨,但身上的衣服也能认出是什么人,很快有人认领了,一个中年妇女,后面跟着一个男孩,一个女孩,看来是她的两个孩子,妇女推开人群,跪扶在尸体面前,两眼泪下,后面两个孩子抱着自己的娘哭泣起来。

  妇女边哭边说。

  你死了,留下我和两孩子怎么活啊。

  呜.......

  不远处的酒楼,亚索全听在耳中,心里一阵纠心,拿起一坛酒仰天长饮,整整一大坛烈酒流入愁肠,烈酒滑肠而过,如刀割之痛,亚索放下坛子看着远处人来人往,尸体被守城士兵带走,心中一阵失落,那具尸体死时痛苦的样子,家破人亡的悲声一直在亚索心头徘徊,亚索低下头,咬牙彻恨,左手用力握拳,指头间的指甲硬生生插进掌心之内,红色的鲜血滴答,滴答,一滴滴落在地面,亚索无法面对失亲之痛,更不想看眼看着别人失去亲人的样子,亚索昨晚并没有睡,他想了很多,很多很多,他似乎看清了另一个世界的善与恶,也许他不是一个拯救世界大侠,不是人人敬仰的英雄,他却有一颗勇敢的心,勇敢的剑。

  这次亚索没有带着小狐狸出来,这次亚索决心靠自己的能力去完成来到这异界的第一件事。

  三日为限,捉到害人的妖物,妖是什么妖,多么强大,自己能不能将他拿下,为小狐狸还一片清白,可她是妖,是一只好妖,另一只也是妖,可它是害人的妖,人有同族,妖便有同族,自己不想主动去伤害任何人,可答应他们的事......,亚索拎着酒壶,无意间已经走出了恒城,亚索心里很纠结,很难受,心里的话只能在心里说,亚索仰天苦笑一声,望寥寥旷野,酒壶一丢,拔剑挥舞,空气被剑划破,发出阵阵风声。

  亚索挥剑中喊道。

  御风剑术第一式:斩钢闪。

  风之所向,剑之所向,人剑恒之,剑由人生,剑由心发,有来有往,剑剑精之。

  御风剑术第二式:风之壁障。

  风萧萧,划天过,地裂之,风如气,气通灵,心若通,风化壁,遮万物。

  御风剑术第三式:踏前斩。

  剑随心而动,风随剑而出,风剑化一处,万物皆斩之,万物皆化之。

  御风剑术第四式:狂风绝息斩。

  善若善剑善风者,心中有剑便化风,心中化风剑中留,心有剑意风而出,天泣地撼斩万物。

  御风剑术第五式:......

  亚索一直把剑法说完,一直把剑法练完,直到亚索突然说道第五式,心里一阵阵苦笑,说道:那还有第五式,师傅就教了自己四式,御风剑术,御风又能如何,你却保护不了你最亲的人,再绝世的剑术来到这异界,却一点用处都没用,亚索苦笑着责怪着自己,看着手中的剑,又开始了第二回御风剑术。

  御风剑术第一式......

  直到日落西山,夕阳西下。

  一阵微风吹在亚索的脸侧,他一脸汗珠,呼呼喘气又吸气,在剑的支撑下亚索硬生生站了起来,他看似疲惫不堪,在脚步上却铿锵有力,他捡起被自己丢掉的酒壶,看着远处的恒城,慢步向前走去,只留下被剑刃划裂的一片片土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