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用手擦掉脸上的血痕,笑道:哈哈,她虽然是妖,可她是我的朋友,如果有人伤害我的朋友,便是与我为敌。

  那人也说道:七国“猎妖师”何止千人,如果你与猎妖师为敌便是与整个灵剑国为敌,你想过吗。

  亚索说道:那如果我的朋友没有残害过你们的百姓呢,而是另有其他妖物呢,我也不想多一个敌人,也想多交一个朋友,朋友与朋友之间是信任,我相信她是一只善良的妖。

  四人皆是大笑,其中一人说道:朋友真是坦荡,敢与妖物去交朋友,在下佩服佩服,即然朋友这样说了,那给你们三天时间,把恒城中的妖物给抓出来,我们从此便放过你的朋友。

  亚索说道:一言为定。

  四人:一言为定。

  亚索问道:不知在下抓到妖之后又去哪里证明。

  其中一人说道:云峰猎妖阁。

  刹那间四人便没了踪影。

  亚索叹了一口气坐在地上,拿起酒壶喝下一口烈酒。小狐狸见亚索又喝起酒来,走过去便问:怎么了。

  亚索说道:我答应了帮他们捉妖,可他们又是你的同类,如果不捉又不能证明你,真是左右为难。

  小狐狸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道:没事的,妖分坏和好,你放心去捉吧,我还能帮你呢。

  小狐狸的这句话好像打动了亚索,亚索一脸笑意,从未有过的笑,亚索从来没有如此自在的笑过,亚索说道:如果是这样,那就可以洗清你的清白了。

  小狐狸点了一头静静的看着亚索。

  亚索停止了从内到外的笑,说道:干嘛这样看我。

  小狐狸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好像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便说道:我发现个问题。

  亚索说道:什么问题。

  小狐很认真很轻的说道:其实你笑起来,挺好看的。

  亚索笑道:我本来就好看好不好。

  小狐狸又说道:我又发现一个问题。

  亚索问道:什么问题,你全说出来。

  小狐狸说道:我发现你挺会找机会夸自己的。

  亚索......

  令亚索受伤的剑术,令亚索好奇猎妖师,令亚索质疑的猎妖阁,又是否与灵剑派有关呢?

  三日时辰,偌大的恒城又如何去找那害人的妖物,猎妖师苦苦寻找的害人妖物,三日确实有点少,亚索擦了擦脸上的血迹,又在衣角扯下一条长布裹在了自己腰间,不时还冒出一层血来。

  小狐狸看着受伤的亚索,心里有点不舒服,想起了自己受伤时亚索帮自己包扎时的情景,想起了他说的话。“追杀自己的人太多,受伤的时候便多,自己给自己包扎是一名剑客的基本常识”。又看着正在包扎的亚索,轻声的说道:疼吗,要么我帮你包扎吧。

  亚索一声憨笑,说道:不用,受伤受多了,自己给自己包扎是一名剑客最基本的常识。

  小狐狸低着头一脸无色,轻声回了一声:好吧,心里想道,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这时小二跑了进来,看见面前糟乱的样子,两手抱头,一脸惊恐之色的喊道:天啊,发生什么事了。这时亚索早已经离开了“温泉澡堂”,还大约留下两洗澡的银子,亚索也算个讲道理的人。

  亚索与小狐没有管那两匹马,如今已经走出了魔林,不要马也罢,两人在魔林中历经三天,没有吃过一次正常的饭食,小狐狸看见有个饭店便兴奋的捂着肚子,说道:亚索,亚索,亚索,人家饿了,你看前面就是饭店,吃点吧。

  亚索微微扬了扬嘴角,露出一点笑意的说道:走喽。其实在亚索在所小狐狸说的过程中,自己早已饿的没有知觉,只是依靠自身的体质在坚持着。

  两人走进饭店,小二笑脸相迎,说道:二位请进,一副受人喜欢的样子,饭店不大,却人满为患,看来生意不错,亚索与小狐狸坐在一张小桌子旁,一看周围,人们吃饭为副,话谈为正,整个饭店似乎变成市场。这时小二笑脸走来,问道:二位吃些什么。亚索抬手示意准备说话,不料被小狐狸抢先说道:小二,把你们这最好的拿上来就好,亚索吸了一口这才说道:还有一壶最烈的酒,小二说道:好嘞,二位稍等。

  小狐狸一脸开心,一只手驼着自己的脑袋,一只手的手指头不停的敲打着桌面,好像在预谋着什么,又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亚索,脸上还露出诡异的笑,说道:亚索......

  亚索很平常的说道:又怎么了,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小狐狸用郑重的语气说道:你看我有什么不一样。

  亚索很自然的喝了口水,又顺眼看了看小狐狸说道:冼了一次身子你变得更白,更可爱了。

  小狐狸差点吐了,瞅了一眼亚索,又正经的说道:好吧,我不逗你了,实话实说,这次捉妖之事,务必会很难,恒城很大,如果妖气很大的妖类,我会直接感应到,要是只是一些初化人形的小妖,是很难去捉的,小妖害完人之后,如果不及时发现,可能小股妖气,我会完全感应不到,这也是这件事难行之处。

  嗯,亚索应了一声点了一下头,说道:那大一点妖类呢。

  小狐狸继续讲道:大一点的,恐怕你一人之力善且不足,妖非比那些猎妖师,人使用的是剑,而妖用的是妖术,如果不是高深的修灵者很难捉到它。

  这时小二把菜和酒上基本上齐了,亚索说道:不管是大妖小妖,都有应对的办法,先填饱肚子在说,亚索说完刚准备吃,发现小狐狸已经动了起来,狼吞虎咽般的展示在亚索面前,曾经柔弱,可爱,文静的样子在好吃的面前如此经不起诱惑。亚索惊呆一会,仍然吃菜喝酒,只是在吃的时候,忍不住多看一下小狐狸的吃相。

  两人吃完喝完后,天色已晚,许多商铺早已经闭门,大街上冷清清,阴森森,走在路上会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两人走到一家客栈,踏门而入,突感屋内阴气重重,从黑暗中透出一丝光线,光线的后面有一个人,那个脚步很缓慢,那也很快的走到离两人不足二丈的距离,语气很疲惫的说道:还有一间,二位谁住啊。

  小狐狸抢先说道:当然是我住,哼,又瞅了一下亚索。

  亚索说道:老板我和她是.......是兄妹两人,住一起就行。

  小狐狸.....

  两人来到一间房内,灯光很暗,但房内的摆设也能看得清,再看看床,确实只能睡一人,再说小狐狸已经把整个床占为己有,亚索只能坐在桌旁看着小狐狸。

  亚索端起一杯水,疑神思考了一下,又喝下一口,对小狐狸说道:那些妖类害人时都什么时刻,何时出没,容易害些什么人,小狐狸,你也是妖,你怎么看。

  小狐狸在床上翻了个身,站立在地上,眼睛向上转了转,好像一个调皮的小姑娘,在想着怎样捉弄一个人,说道:我呢....,第一我很少害人,第二我什么时候想害人就什么时候出去,第三我从来不害好人。

  亚索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道:哦!原来你在“七国客栈”是因为我是好人才没害我?

  小狐狸撅起樱桃小嘴,又装的考虑事情的样子,用两根指头扶着自己的下巴,说道:也完全不是,第一你的笛声很好听,是我听过一首动心的笛声,第二你说的话让我感觉你对女孩子如对男人,第三看你风尘朴朴,一脸忧伤之色,没有尘世间那种黑暗的一面。小狐狸嘿嘿扬起嘴角,露出细细白牙,嘻道:对,就是这样,又呆呆的看着亚索。

  亚索露出无奈之色,眼睛一睁一闭,回答道:你对我的了解,好像比我都知道的多,不愧是妖,佩服,佩服。

  小狐狸一瞅亚索,露出鄙视之色,一个白眼,双手插腰,瞪着亚索说道:妖,妖怎么了,妖虽然是经过几百年化成的人形,可经厉的事比你们每一个人类都多,看一个普通人,一眼便可分善与恶。

  亚索点了点头,又认真的问:那你们妖也分好坏吧。

  小狐狸说道:当然了,好妖只食丧尽天良,为人不忠不孝之人,而坏妖可不管什么好人坏人,为了提高自己修为,可谓是黑白通吃。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亚索一脸无情之色,又问道:那他们是不是很厉害,我看怎么多号称“猎妖师”的家伙都拿他们没有办法。

  小狐狸向前走了两步,坐在亚索旁边,两个胳膊放在桌上又两只手扶着自己的小脑袋,两只眼看了亚索一下,说道:你们剑之修灵界分剑术等级,我们妖也分,只是看每只妖妖力来分等级,等级越高,妖力越强大。

  亚索似乎懂了一些,可又好像好多地方不清楚,亚索起身走到窗前打开窗门,看着夜空中微亮的月亮,月亮的周围似乎被一小股黑云遮住,一直无法露出自己最亮的一面,这时不远处的街道上传来阵阵的撕喊声。

  妖。

  妖。

  是妖,救命。

  啊......

  亚索跳下窗口,奔向声源处。

  《酷y匠网"(首T√发N

  本章完。

  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