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过大山便是灵剑国,灵剑国东临雪剑国,西临月剑国,南据鬼,血二剑国,北通纵横二剑国,山峰之多据七国之首,山峰之中,灵气充佩,珍奇异兽成出不群,许多修灵高手便出于这里,传说上古剑神就是在灵剑国这方故土出世,之所以称为灵剑国,除了灵气充佩之外,就是传说剑神的剑招,剑式,修灵之法,少部分流传于民间,这也是称为灵剑的关键所在,传说这少部分招式被一名普通人所学,随后便有了灵剑之术,威震天下的灵剑派。

  灵剑国有五城十峰三河。

  五城:暗城,土城,剑城,恒城,灵城,其中灵城为灵剑国首都。

  、;酷匠4h网F(首◇|发

  十峰:云峰,立剑峰,日峰,行峰,兽峰,水中峰,墓峰,小月峰,易峰,天峰,其中天峰为灵剑派修灵之所。

  三河:流月河,清河,灵河,其中灵河通天峰。

  五城中有十峰,十峰中有三条河,连成一体,俯天而看,如梦中天府。

  亚索与小狐狸终于翻过山峰,骑马纵过片片树林,只见眼前的树越来越少,太阳落了半空,一缕残阳俯看山峰,山峰下一片黄昏景象,出了树林,渐渐的看见了远处微暗的灯光和拔地而起的城墙。

  亚索与小狐狸骑马上前,只见路上进城中的人很多,来来往往,数不胜数,亚索一拉缰绳,骏马一声长啸便停了下来,亚索抬头一看,城墙之上深刻两字“恒城”,又看城墙上挂着随风飘展的灰色大旗,旗中央绣着一个字“灵”,亚索这才知道这是七国中的灵剑国。

  小狐狸看着古迹斑斑的恒城,心中暗叹道,恒城一个灵剑国最乱的城市,我居然会来这里,真是倒霉透了,说完向外叹了一口气。

  亚索见小狐狸闷闷不乐,一股心事重重的样子,问道:小狐狸,怎么一脸高兴的样子,是不是没糖吃了,进了诚给你买。

  小狐狸看着一脸冰冷的亚索,心想,你要是多笑笑,我就高兴了。

  小狐狸回答道:没事,只是这恒城不是有点乱,你自己小心点。

  亚索看着自己的衣服,在和魔兽的争斗中,有太多的地方被划破,再加上巨蟒之战,一身巨蟒的血腥味,看来得找个地方洗洗身子了,对小狐狸说道:不管这恒城有多乱,有我亚索,怕什么,不过还得先洗洗身子,走吧进城。

  小狐狸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说道:嗯。

  两人一挥缰绳,两匹马奔进城中。

  城中,店铺分明,灯光明亮,街道宽敞,有的人在卖艺逗人开心赚钱,有的人坐在一起看着戏台上的戏子唱着戏,有的人在酒色之地,拥色而出,拥色而来,好不风彩,而有的人享受着沐浴之乐,温水而进,温水而出,让人一晚清晰舒适,这个地方是恒城最大的冼浴之处,名叫温泉澡堂,亚索与小狐狸路过此地,里面的小二便笑脸相迎。

  小二笑道:二位客官,爬山涉水,一路走来,风尘漫漫,一身疲惫,不如来“温泉澡堂”,包你洗了舒服,洗了还想洗。

  亚索听着眼前的小二,一口雌黄的说下来,想道:这小二如此会说,恐怕不坦洗的都想洗了。

  亚索说道:不必再说,我们就是来洗的,你帮我们看好马即可。

  小二喊道:二位有请,说完接过缰绳。

  两人进了澡堂,看见一位中年男人,只见他一脸红光,满脸皆是笑容,让人看了,心里也笑了。

  中年人笑道:我是这里的管事,二位是一间啊,还是两间啊。

  小狐狸立刻抢着说道:当然是一间了,我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说完又用眼瞅了瞅亚索。

  亚索说道:一人一间即可,不过两间得近点。

  中年人笑了笑说道:我明白,可以,可以,随我来。

  小狐狸此时狠狠得瞅着亚索。

  亚索看见后说道:喂,你可别误会我啊,你不是说这里乱吗,我怕一会你遇到麻烦,我能快点去帮你,就怎么简单。

  小狐狸转过眼光,心里想道:我是妖,我怕谁,如果真遇到麻烦,还真的希望你来帮我,说完,小狐狸羞涩的低下头,偷偷的笑了一下。

  两人澡堂确实挨的挺近的,透过窗口的薄纸,隐隐约约可以看见里面的影子,彼此说话也能听见,只是亚索没有看,亚索轻松的去掉衣服,剑伴在左右,跳进水中,手拿酒壶,边喝边洗,好是潇洒。

  对面的小狐狸看着潇洒的亚索影子,又看着水面上红色的花瓣,轻轻的盘坐在水中,双手掌心对立,掌心中现出粉色光茫,接着周身便泛起光茫,这是小狐狸的修灵术,一旦练起,妖气冲天。

  这股妖气,亚索也感觉到了,毕竟亚索也踏进修灵界,体内已经有了灵的气息,只要是妖物不隐藏自身的妖气,亚索都能感觉到了,只是亚索知道这股妖气来自于哪里,只是这股妖气她柔和,清纯,善良。

  郊外。

  四个陌生男人聚在一起,背扛长剑,满脸疲惫之色,好像好久没睡的样子。

  只听其中一人说道:魔林妖物纵横,竟修成人形,来残害我灵剑国百姓。

  又一个说道:刚才在东门,我感觉一股强大的妖气进入了恒城,恐怕又要有人被害了。

  另一个又说道:对,我寻着这股气息就在前方,我们得赶紧找到它,避免再有人被害。

  四人快速前行,很快到了一个地方,便是“温泉澡堂”,四人一看澡堂的天空,一股妖气冲天,迟迟不肯散去。

  一人用惊恐的脸色叫道:妖气冲天,此妖不只是成精成人那么简单。

  另一个人又说道:是啊,可能是我们没见过的妖物,也是最厉害的一个。

  四人寻着气息来到小狐狸的窗外,小狐狸并没有发现,还在闭心养性,其中一个人在窗纸上戳了洞,一眼望进去,里面香气流淌,中间一女子坐在水中,静以修身,那个人迅速收会眼睛,差点经不住诱惑,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脸上有了羞羞的红色。

  其中一个问他道:你不会被诱惑住了吧,一个妖物而已,说完,拔出背后的剑,另外三个人也拔出了剑,四人剑拔弩张的冲了进去,一声巨响,窗门被撞了下来。

  小狐狸感觉不对劲,睁眼一看,窗外竟跳进四个男人,小狐狸急忙中一个翻身,接起衣服很快得穿在了身上,等四人完全看见小狐狸时,小狐狸已经完好的站在了他们面前,小狐狸向前抛了媚眼说道:大晚上的,不睡觉,难道故意来看我洗澡,又捂着嘴偷偷笑了两声,嘻嘻。

  让人看了,感觉她魅惑万千,有种让人蠢蠢欲动的冲动,可却没一人敢上前一步。

     一人持剑上前说道:妖狐,你吸食我国百姓,今多少人家破人亡,今日便要取你性命。

  小狐狸嘻嘻笑了笑说道:你又如何知道是我残害了那些百性,我虽是妖,但我决不去乱杀无辜。

  那人说道:妖就是妖,本性难移,本就该杀,何来怎么多废话。

  兄弟们摆阵,四人一起喊道:斩妖阵,四人之剑被控制在空中,形成一股气势,周围的空气波动,传来阵阵剑啸声,四把剑像锁定小狐狸一样飞了过来,剑之快,如风如电,威力可想而知。

  小狐狸这时想轻松的躲开,可仔细一想,亚索怎么还没出现。剑很快,掠过空气,仿佛已经到了小狐狸的面前,只是停在原处,停止不前,这时小狐狸睁眼一看,自己的面前有道无形的风墙,只是风墙从何而来,小狐狸这时想到了亚索。

  小狐狸转身一看,亚索便站在身边,心中嘻嘻的乐了,心中乐了,可表面却没有,小狐狸撅着自己的小嘴生气的说道:喂,你怎么才来。

  亚索呵呵笑道:主角一般情况下都是最后出场的,而我便是主角。

  小狐狸把头扭到一旁,说道:哼,你怎么像变了个似的。

  亚索说道:没有,只是多喝了点醉。

  这时风墙消失,四把剑却没有掉落在地,而是等风墙消失后又恢复了原来的力量,见人就刺,亚索一把推开小狐狸,又迅速拔剑,只看这剑来太快,容不得亚索拔剑便到了近前。

  亚索一个跃身,虽然躲了两把剑,另外两把,一把划过亚索的脸颊,一把划过亚索的肚皮,都只是一丝血痕,血痕处流出一层血,血染红了亚索的衣服,染红了亚索的脸颊。

  虽然不严重,亚索心里还是颤抖了,因为稍有不甚,两把剑可能已经要了亚索的命。

  四把剑刚刚划过,还没等亚索反应过来,便掉了个头朝亚索的后身刺来,亚索急忙拔剑,四把剑匆匆过去,却没有伤着亚索,亚索同时向那摆阵的四人挥出了“旋风斩”,旋风斩带着风掠起地面,四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刮了个正着。

  四人及时收剑,想挡住这股莫名其妙的风,可不知旋风斩力量太大,四人被刮的满身是伤,却无命之忧,只是衣服尽破,一服难堪的样子。

  四人站起身来走到亚索面前,一人说道:朋友一身了得的剑术,为何要帮这等妖物。

  另一个也说道:她残害了多少生命你知道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