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索借着酒的醉意一觉到了天明,一缕阳光透过窗门间的细隙照在了亚索的脸侧,亚索感觉一丝暖意上头,亚索起身推开窗门。

  外面的阳光带着新鲜空气扑面而来,亚索深吸一口,感觉肚子饿了,想拿出杨灵灵亲手送自己的干粮吃点,这才想起昨晚的遭遇?

  亚索冷笑了一声:呵呵,都被小狐狸拿走了。

  亚索洗漱完后出了自己的房间,心里想希望客栈里有些吃的,很快亚索经过二楼,到了客栈的一楼,这时亚索才发现楼下已经聚集了很多人,一些人在吃饭,一些人在外面准备车上货物,各自忙的自己的事情。

  亚索隐隐约约看见吃饭的人有所不同,不同的地方,除了他们的衣着,就是每把剑端悬挂的剑耀,看来他们和自己一样,也在寻找提升剑术等级的修炼修炼方法,再看他们的剑耀,纷纷不亚于剑王初级。

  这时亚索看见了老人,老人白天看来比晚上精神许多,满脸笑容的对亚索说道:小伙子,醒了,吃个什么。

  亚索先是把自己的剑耀刻意的隐藏一下,又对老人说道:前辈,来些酒,来些肉。

  老人说道:大清早的就饮酒,小伙子不觉得不舒服吗。

  呵呵,亚索笑道:前辈有所不知,我这个人只要还活着,每天都要喝个痛快。

  老人笑道:小伙子活的好洒脱。

  亚索找了个桌子便坐了来,很快酒和肉便呈了上来,亚索一口肉一口酒大口的吃着,不时听着客栈中吵吵嚷嚷的讨论着些什么。

  便听见一些传闻。

  z酷匠3'网!…正+版j首‘y发7‘

  听说啊,这魔林中有许多珍奇异兽,都是修炼成精的魔兽,如果能猎杀一,二,取之内丹,对我等修炼必有好处啊,说完,便笑了起来,哈哈哈。

  那你不怕死吗,这些魔兽非常凶残,如果不小心被抓住,那可就成了他们的盘中餐,另一个人说道。

  又有人说:猎杀个修为低的还可以,如果碰见个千年魔兽,我们几个都得完蛋。

  千年魔兽那只是传说,你见过啊,一人说道。

  这些人说的话亚索都所在耳中,魔林,地狱般的存在,这里聚集着上古时期的魔气,不管是人还是妖如果能在魔林中生存三日,出林后自己的修为必定会提升一大截。

  魔林中的魔兽分:一阶到六阶,每阶又分,化灵,化地,化天,三期,而六阶化人期魔兽只是传说中的存在。

  亚索又听到。

  没事的,这次来魔林的人很多,说不定能见上剑术高手,有高手同行,这此魔林之行可能会变得有趣。

  高手,呵呵,一人笑得说道:你们见过高手,高手之剑快如闪电,杀人于无形,来无影去无踪,御剑而来,化剑而去。

  另一个人回答道:别说你那些传说了,你说的这些大家都知道,可能吗,望眼剑之大陆,七大剑派,有几人可以御剑而来,化剑而去。

  亚索知道他们说的是谁,亚索在“神界传说”这本书看到过,是独孤老前辈,他所展现的绝技,只能在书妄想一下,而真正御剑天地间的境界,至今从未出现过。

  亚索喝下最后一口酒,吃下最后一口肉,便让小二算账。

  小二走道亚索面前说道:加上住房的钱,一共是十两银子,亚索摸了摸身上,从胸口处掏出了些银子,给了小二。

  小二说道:稍等片刻,我去找你钱。

  亚索叫道,等等,不用找了,咯,这是我的酒壶,把你们这里最烈的酒,给我装满即可。

  小二点了一下头便去装酒,这时老人向亚走了过去。

  老人问道:小伙子很急吗?

  亚索见是老人,笑道:呵呵,前辈,我这个人就是喜欢一个走。

  老人点了一下头摸摸胡子笑道:如果不是很急,可以同他们一起上路,前面的魔林可不是一个人能过去的,你可想好了。

  这时小二将装好的酒递到了亚索手中,亚索随手往腰间一挂,便对老人说道:前辈的话我会记在心里的,可能我这个人,天生就是一个孤傲无友的人吧,说完:亚索一个握拳又说了一句:前辈多多保重,便转身走出了七国客栈的大门。

  老人看着亚索的背影,隐约看出一点脱俗之感,仿佛亚索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所说话,所做的人,都是老人第一次感觉到一种新鲜感。(有一点老人猜对了,亚索确实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不过老人也只是猜,却没有放在心上)

  亚索在路上想着老人对他说的话,可能自己确实需要什么人同行,亚索也怕魔林中的危险,而亚索更怕的是身边的人,突然背后一刀,亚索经历了许多事,这让亚索养成一种小心翼翼的性格,所以,亚索宁愿独自面对危险,也不会在自己的身后埋下危险。

  七国客栈离魔林有一百里,一百里没有多远,而出了七国客栈后,便没见过人家,有的确是,连绵不断的戈壁滩,一路上没任何树木。

  亚索这才确信了老人所说的话,这连绵一百里的戈壁滩很快走到了头,很快的见到了不远处的绿色,亚索看着森林越走越近,逐渐看清了眼前的森林,从左到右,一眠望不到头。

  而亚索面前的森林小路,像一只巨兽的嘴巴放在这里,进去一个人便无法出来的样子,亚索走进去才发现,外面还有太阳,而里面却已经是黑夜,不是很黑,只是透不尽阳光。

  亚索心里不时的打了个冷颤。亚索闻丝不动的走在森林中,森林里发出各种各样的叫声和大大小小的眼睛,亚索没有去看,亚索不是害怕去看,而是早已习以为常,亚索小心翼翼的性格使自己的脚步逐渐慢了下来,耳朵听着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

  救命啊,一个女子传来救命的声音,而声音的距离离亚索很近,好像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亚索听见声音,手中的剑刃握在亚索的右手之中,不知亚索何时拔的剑,亚索寻着声音快速跑了过去,只感觉声音越来越近,隐隐约约看见一片草丛后面闪烁着白光。

  亚索跳进草丛,望眼一看,有一只狼在对着一颗树丝咬着牙齿的声音,亚索又看向那颗树,一个白衣女子在上面龟缩着,又对亚索喊着救命二字,亚索感觉很熟悉,好像在那见过。

  亚索没有想那么多,心里只想得救了人在说。

  亚索对那只狼吹了个口哨,狼马上反应了过来,狼很快把攻击的狼口转向了亚索,亚索一看,吓了一跳,亚索见过狼却从未见过如此庞大,如此凶猛的狼。

  狼足足有二丈高,六丈长,尖锐的牙齿和锋利的四爪都是致命的武器,亚索在狼的面前如羊待宰,根本没看在眼里,狼做出攻击的姿势,向亚索一跃而去,亚索向右一躲,身后的树木被狼撕了个粉碎。

  狼很快反转身体又朝亚索扑了过去,亚索又是一躲,又躲过一次攻击,可亚索知道,如果一直躲下去,也不是办法,狼天性凶残,如果自己不杀掉它,可能会被其反杀。

  亚索躲过第二次攻击后,右手持剑,周围起风,剑刃上仿佛裹上了一层白色的剑气,在黑暗中如一道光线自由的飞来飞去,亚索一个起身,身下便过去一阵风,狼再次寻找亚索时,只感觉自己的脖子有些清凉,狼再次反应过来时,清凉已转为巨痛。

  那时亚索早以挥出一剑,剑上除了带着亚索自己的力气,还有御风剑术精纯的剑气,这些力量打在狼身上,狼一命呜呼,倒在地上吐出最后一口气便死了。

  亚索收剑。

  好啊,好啊,终于把这个小坏狗狗解决掉了,白色女子非常自在的从树上跳了下来说道。

  亚索很郁闷,是自己在面对一头很大的狼好不好,这姑娘居然说是只小狗狗!亚索心里想道。

  再注意白衣女子直接从树上跳了下来,树可是很高的,她一个弱女子却如走下去一样,亚索疑惑得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白衣女子,亚索往前一走,这才看清女子的样子。

  亚索很吃惊的说道:是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柠尔筱三说:

  (亚索说的你是谁呢,请看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