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初现神秘人

  亚索没想太多,闭眼一觉到了天亮,天刚亮,亚索的门外迎来一阵敲门声,只听见是女人的声音,还喊着自己的名字,亚索没想太多,起身把门打开,看见的不是其他人而是杨灵灵。

  杨灵灵见了亚索微微的笑了一下说,亚索哥哥这是我亲手给你煮的粥,亚索看着杨灵灵心中有种想流泪的感觉,但亚索还是忍了过去。

  怎么了亚索哥哥,杨灵灵问了一句!亚索说道:没事,谢谢杨姑娘。

  亚索哥哥喝完粥来雪剑堂,剑术比武,可好看了,杨灵灵说!亚索点了一下头。

  雪剑派每年一次大比武,胜者将被选为杨在天的大徒弟,并且参加剑之大陆剑术比武,可能会是下一代掌门人。

  太阳正好,阳光明媚,比武开始了,雪剑堂上坐的一位中年人,老人便是杨在天,杨在天身旁是杨灵灵,而亚索做为“客”,自然在杨灵灵身边,雪剑堂外很大,杨在天坐在高处看着堂下徒弟,呵呵笑了一声说道:可以开始了。

  很安静,雪剑派的学徒们排列的整整齐齐,中间是正方形的擂台,杨在天说了开始后,擂台上便出现了剑与剑的碰撞声,双方剑术都一样,比的就是速度和剑的精准。

  双方你来我往,打的很激烈,但肯定会有输的,可往往输的人比赢的人多,可赢的人,他们剑术犀利精准快,很快打败了很多人,而最后剩下的全是强者,也正是这些强者才有好戏看。

  而强者没有多少,只有两个,一个是杨在天现任大徒弟,另一个人便是众学徒中的一个,只见大徒弟对那位小师弟是一脸弟好像不领情似得,只露出奸邪的笑。

  亚索都看在眼中,那个小师弟亚索见过,就在昨晚那些黑衣人其中的一个,没想到他一个普通弟子,剑法却一流,亚索没想太多便又看了起来。

  二人拔剑战在一起,二人使用的都是同样的剑术,而大徒弟剑法本应占一些份量,几个回合下来,大徒弟便浑身是汗,握剑的右手也仰出血丝,看似不敌小师弟。

  只见那小师弟一脸的冷静,右手中的利剑不时还发着紫色的剑气,剑气一直在剑上转动,直到流进小师弟的右臂,只听小师弟吆喝一声,腾身飞向大徒弟,人快,但剑更快,转眼间便到了大徒弟眼前,大徒弟急忙用剑招架,不料的是剑还没到,整个人便消失了。

  大徒弟也是身经百战,也有些意识,知道人不见了便马上想到了身后,不过一切都迟了,大徒弟刚要转身看看,便感觉的后背有东西顶往了自己,那东西便是小师弟的剑,只听小师弟说道,大师兄你输了,说完笑了两声,哈哈。

  扬在天哈哈笑了一声站起身来对那位小师弟说:不错,叫什么名字啊,入派多久了。

  师傅,徒儿名叫“何为笑”,入派有二月有一。

  杨在天转了转眼又问:我好像没怎么见过你,短短两月你的剑术竟胜过了你的大师兄,你确定你只是练了两月?

  何为笑说道:师傅,徒儿至入派以来,一直勤奋练剑,每天师兄们练八个时辰,徒儿便练十二个时辰,所以时间长,徒儿便领悟了其中的奥妙,在加上大师兄的多多指导,才有今天的剑术。

  嗯,杨在天摸摸自己不长的胡子点了两下头说:你大师兄毕竟是当了一年不到的大师兄,恐有不服。便又问大徒弟。

  大徒弟名叫燕东明,性格开朗,与众师弟都非常处的开,在剑术方面很受杨在天青睐,今日比剑,燕东明突然败下阵来,杨在天心中有怀疑也有些不服。

  东明啊,你可服啊。只见燕东明走到何为笑身边说:师傅输即是输,在说“为笑”师弟我一直很看重,今日比剑,我技不如人,甘愿让出大师兄这一身份。

  杨在天一脸无奈,想给你个机会都不知道争取,杨在天此时心里暗叹一声。只能说:即然这样,即日起,你们新的大师兄为“何为笑”,也将代表雪剑派参加五大剑派的这次会剑。

  众学徒排得整整齐齐,双手握拳喊到,参见新大师兄。何为笑一脸笑意的说道,谢谢师傅,谢谢各师兄弟的关照,我何为笑一定不会辜负师傅和师兄弟的重托。

  杨在天点了两下头,好像很满意的地方便回了雪剑堂内,只留杨灵灵和亚索在堂外。

  杨灵灵看着失败的燕东明便跑过去安慰,亚索也跟了过去。

  大师兄,你怎么输了,不可能的,这个何为笑我只是第一次见,他怎么可赢了你,杨灵灵对燕东明说。

  燕东明看了看杨灵灵又看了看身边的亚索说:师妹,这位是!

  哦,忘了介绍了,这是我的亚索哥哥,是杨家村的,他也会用剑呢,杨灵灵说道。

  燕东明笑了笑,介绍了自己。又说道:亚索兄弟也会用剑,过段时间切磋切磋。

  亚索说:东明兄高看亚索了,不敢,不敢。

  杨灵灵哼了一声对燕东明说,你倒是回答我的问题啊。

  输就是输了,是我技不如人,师妹不必多问,燕东明说。

  酷匠网M首,b发;

  这时何为笑也走了过去。

  见过师兄,见过师妹,又冲亚索笑了笑,名字有个笑,人也是一脸笑容,但杨灵灵并没有理睬,装的没看见一样,“何为笑”又对燕东明说:感谢师兄礼让,燕东明笑了笑对何为笑说:不用谢,你是靠自己的对吧。这句话似乎引起了何为笑的怀疑,脸上的笑停了一下又笑着说:对,对,对。

  又把目光指向了亚索。

     这位是。。。何为笑问。

  在下亚索。何为笑点了两下头介绍了自己又问道:亚索兄弟也玩剑,是那个剑派啊,说来听听。

  亚索知道此人是在故意刁难自己,自己该如何回答,亚索想了想才说,在下不会用剑,只是收藏此剑,对剑感兴趣而已。

  哦,亚索兄弟也喜欢剑啊,不如我亲自教你几套雪剑术,如何,何为笑说道。

  多谢,亚索只是一心收藏个剑,还是不劳烦“为笑”兄了。亚索说道。

  何为笑见亚索一再推辞,便不再过问。亚索望着何为笑的眼神,是一种外表柔弱内心狠如蛇蝎的眼神,亚索经历过许多次生死,这种眼神他见过,亚索同时也想起了昨晚的五个人,今天怎么不见剩下的人,他们去哪了,还是他们根本就不是雪剑派的,那他们来自哪里?亚索正想着,被杨灵灵叫了一声,亚索扭头看着杨灵灵不说话。

  杨灵灵笑了笑说:想什么呢,对了,刚才那个”何为笑”真是可恨,亚索哥哥怎么一直让着他,难道亚索哥哥真的怕他?

  亚索知道杨灵灵单纯有些事不懂,亚索还是对杨灵灵说:杨姑娘有所不知,亚索虽略懂些剑法,在为笑兄面前可能只是皮毛,倒不如说不懂。

  杨灵灵失望的眼神看看亚索说,好吧。杨灵灵心里在想,亚索哥哥明明懂剑术,为何却说不懂,他在等什么,杨灵灵摇摇头对亚索说:没事,我相信你亚索哥哥,你只是让着他而已了,走,吃饭去喽。

  亚索看着杨灵灵的脸庞,心中有些失落感,该不该告诉她自己的故事,她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