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一把普通的兵器,它可能在其他世界没有那么重要。剑之大陆,一个以剑为神的大陆,崇拜至现在,之所以剑会有如此尊重。

  那是因为上古时期剑之大陆共分为两界,一界为神,一界为魔,神魔两界从没有发生过战乱,两界互相通婚,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

  后来双方在漫长交流中产生了剑,紧接着各种各样的剑术层出不穷,神魔两界也出现了各种剑派,每个剑派都有属于自己的剑术,终于有一天,有人提出了剑术大比武,邀请了各大剑派,地点是魔界双月山。

  (具说每当双月山的月亮变圆以后,会岀现另一个月亮,另一个月亮不是白色的而是红色的)。

  那日正好是双月同天,各大剑派都聚于双月山。比武开始后,两界剑术都不分高下,其中魔界有一剑派出现了一个少年,自称自己是魔界剑派之首“魔宗派”。

  可众人却没有听说过,招众派嘲讽,只见少年拔剑见人就杀,无人能挡,杀的人全是神界之人,那一晚,双月山上血流成河。

  众人离开双月山后,神魔从此立下誓约,世代为仇,杀戮不止,事发之后,魔族速度调查此少年,可到双月山之后,只见一把剑悬于空中。

  而剑的下方没有发现少年,只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魔族封闭了双月山,并设为禁地,谁也不知道那把剑是从何而来,也不知道少年去了哪里。

  时间如水,过的飞快,神界出现了纵横两大剑派,具说纵横本是一派,后来出现了纵剑术和横剑术,才分为了两派,时间过的好快,神界中出现了一位剑术奇才。

  他练的即不是纵剑也不是横剑,听说他是自创剑术,后来在比武中大败纵横两派,紧接着神界各派都败在这位剑术奇才上。

  神界在变,魔界也在变,不知何时,魔界禁地被打破,那把悬在空中不落的剑不见了,过了数日后的夜晚,双月山上双月同天,整个魔界众派在一晚被杀的无一人生环,没有人知道是谁干的,第二日魔界出现了第一个邪剑派,名为:血剑派。

  而血剑派掌门自称自己是剑魔并向神界宣战,剑魔之剑,噬天地灵气又噬人之血魂,被称为血剑。得血剑者,无控血剑者,只有被控者,被控者会用灵魂作为交换条件,而自称剑魔者确是控制血剑的第一人。

  神魔两界开战,生灵涂炭,血剑所到之处,无不血流成河,神界纵横两派却无力阻挡,神界面临灭族之难,后来那位剑术奇才的出现,与剑魔战了三天三夜。

  只知那时双月合为一月,剑魔首级掉落,血剑被少年封于神界,少年身受重伤,化为一塑石像镇住了那把血剑,自此少年被神界供奉为剑神,并流方百世。

  神魔一统,出现了剑之大陆,出现了国家,可剑派却出现好多,不辛的是血剑派残留的人重新创立血剑派,而且还分出了鬼剑派,不过血剑被压在神界,没有血剑的他们翻不起什么大浪。

  以上所述为剑之大陆的传说。

  杨灵灵给亚索讲了好多,亚索也是洗耳恭听,第二天夜色刚亮,亚索感觉身体恢复了许多,便一个在院里练起了剑。

  御风剑术,练的不是剑,而是气,有气便有力,有力便有剑力,有剑力便有剑气,有剑气便产生了风的力量,一日不练剑术下降三成,百日不练,剑术废之。

  亚索紧记着师傅的教诲,亚索拔剑练之,风随剑而动,左刺右挑,上飞下落,顿时周边树叶在亚索周身起起落落,每片树叶经过亚索的剑都变成整整齐齐的两半。

  剑气越聚越多,风也越来越大,树叶被卷了起来,形成了一股小的龙卷风,围绕在亚索周身,亚索听见一声叫声,想是杨灵灵,亚索呼了一口气,收剑,风也随之消失。

  亚索望望杨灵灵说道:不好意思,亚索试练了几下剑法,不料打扰杨姑娘了,实在抱歉。

  杨灵灵走了两步到了亚索一米的地方笑了一下说:没事的,亚索大哥,我只是看见亚索大哥的剑法,好绝妙,从来没有见过,所以才。。大惊小怪了一次,说到这里,杨灵灵看着亚索那张冷漠的脸具然脸红了。亚索哥哥,为什么没有笑容呢,是不是有什么伤心事,杨灵灵问。

  杨灵灵这一问,问在了亚索心头,亚索看了看杨灵灵说了一句“没有”后,便拿出了师傅送给自己的笛子,吹奏起来,笛声很忧伤,周围的小鸟也绕着亚索飞来飞去。

  杨灵灵一听心中便知道了亚索的心事,杨灵灵在想亚索究竟有什么不可回首的过去,又经历了什么,杨灵灵不知,只能静静的听着这忧伤的笛声。

  笛声不长,却很忧伤,杨家村不大只是雪剑国的冰山一角而已,亚索在听说杨灵灵家不是在杨家村后,便随杨灵灵向雪剑国最繁华的城市“雪城”驶去。

  一路走来,三天之后,便到了雪城,城如其名,富丽堂皇,一片白色。城里一片祥和,叫卖声随处都是,亚索进来转了好久才发现,酒店没有多少,有的都是剑铺,各种剑铺,遍布了大街小巷,这时杨灵灵把亚索带到了一家酒店。

  小二来壶好酒,两份牛肉,杨灵灵喊了一句,亚索一听有心中便来了劲,对于亚索来说,酒比饭更重要。

  小二把酒端了上来,亚索觉得这蓄酒的杯子实在是小,便叫:小二换个大碗来。又看看杨灵灵说道:杨姑娘见外了,我喝酒一向如此,在说今日为感谢杨姑娘救命之恩,我亚索也要大碗敬上,说话间亚索便端起了一大碗酒。

  “来杨姑娘我敬你。”

  杨灵灵见亚索如此豪爽说道:亚索哥哥请。二人你来我往,杨灵灵不胜酒力便晕了过去,这时天色以晚,亚索见杨灵灵晕了过去便要扶她离开,不料忘了付钱。

  喂,小子,喝了酒吃了菜不给钱就走啊,不给钱也行,把那小妞留下玩玩,众人笑了起来。

  亚索听了以后停下脚步,把杨灵灵放在了一旁的桌上后,看向了嘲讽的小二,只听亚索说道:本来是想给钱的,可你们侮辱了我的朋友,这钱不给也罢。

  小二吆喝了一声,身后出现了五六个剑客,手中都是闪闪发光的利剑,你要是能过了我这六位剑客这关,酒算我请了,小二说。

  亚索呵呵冷笑一声说:这可是你说的,说话间六名剑客拔剑向亚索刺来,速度之快,今人咋舌。

  {更%v新最快上酷匠u网

  可亚索更快,六名剑客以为刺中了亚索,不料亚索早以穿梭在他们的身后,只听那小二吆喝了一下“在后面”,那六名剑客才反应过来向后刺去。

  亚索那能不知道,只见那六把剑离亚索还有一尺之时,亚索右一踏地面,腾空而起,紧接着亚索的剑才拔出鞘,只听“砰”的一声后,亚索收剑站在了六名剑客的身后,顺手拿起一壶酒喝了一口。

  六名剑客想要转身在打、却发现自己的剑早成两半,散落了一地。小二见状,跑向亚索单膝跪地,六名剑客也一起跪地,小二说道:小人不知大侠关临小店,小人有眼无珠,望大侠宽容。

  亚索第一次见此情景,便觉得接受不起,便让众人请起,众人就是不起,可听小二说了才知道,原来剑术高超者在雪剑国会受到如贵宾般的待遇,不花钱也可以,亚索点了两下头,众人这才站了起来。

  亚索说道:即然如此,再麻烦兄弟一下,我的朋友他喝醉了,能找个房间休息一吗,只见小二赶紧答应:大侠放心,我这二楼有最好的房间,大侠就放心吧。

  亚索扶着杨灵灵上了二楼客房,为杨灵灵盖好被子后,亚索一个站在窗台边看着外面,心中触景生情,喝了一口酒后,亚索拿出了笛子,望着雪城的景色响起了忧伤的笛声....

  小二叹了一口气看着地上的断剑,六名剑客对小二说:此人真有那么厉害,小二笑了笑说:我只看见你们的剑断了,却没有看见他拔剑,六名剑客听了之后,额头冒出一丁点冷汗,纷纷看向了地上的断剑。

  夜很长,杨灵灵睡的很香,亚索还在吹着忧伤的笛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