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他依旧上课吃饭,然后接着和英语试卷拼命。一天下来勉强作了两张。晚上带了两张准备去香雅苑作,必仅有林悦在他作起来快,可是他并不知道林悦正在想办法收拾他呢。

  他道香雅苑进行了巡视,然后和领班说了声就去找林悦了。

  “悦姐,帮我看下。这个不会啊!”张抗拿着卷子跑林悦边上道。

  “没空!找你的柳芳去,少来打扰我。”林悦故意冷冰冰的道。

  “不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嘛?姐啊,你真打算让我天天去给胖子的女神作保镖啊!”张抗哭丧着脸道。

  “那老师是女的?漂亮么?多大了?”林悦忽然很警觉道。

  “对啊女的,大学刚毕业,挺漂亮啊,至于多大,我怎么知道。人家是老师我是学生,我管她多大干什么?”张抗觉得莫名其妙道。

  “要我教你英语,指导你作这些试卷呢,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就行了。”林悦一听刚毕业的大学生,而且这小没良心的明显说的是挺漂亮。那她可不能让他有机会和那个老师多接触!

  “什么条件?”张抗警惕道,这女人能抓住这么一家香雅苑,肯定有些手腕的。

  “我的条件很简单,我指导你作试卷的这段时间,你每天要请我吃夜宵,最主要的是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不许叫别人来打扰我们。”林悦气哼哼的道。

  “那……柳芳人家一个人,家里大人都没有了,我们又是朋友,见面我吃东西不理人家,你觉说的过去么?反正我张抗可没这么对朋友的习惯。”张抗总算明白她昨天晚上怎么说反脸就反脸了。

  “他们家没大人了?”林悦也是一愣,这到是她始料未及的。

  “我骗你干嘛,要不然你以为她为什么不上学啊!都是苦孩子,我就要帮她,你不愿意拉倒!大不了我就天天去李老师那补作业。”张抗拿起卷子就走,他觉得林悦有些太过份了。

  “我又没说一定不行嘛,卷子拿过来。”林悦也觉得自己要求似乎有些过份了,于是道,心里盘算着大不了以后找个小饭店,躲包厢去吃,我看你还能碰到她?

  两人花了一个多钟头把试卷做完。然后出去吃东西,林悦找个一家饭店快速拉着张抗走了进去,并要了一个小包间,两个人点了几个菜要了米饭。

  “姐,以后我能不能叫外卖啊!”张抗有些心疼道。这一天一百多,他可吃不消。

  “为什么啊,我觉得这样挺好啊!”林悦不解道。

  “天天这么出来吃,一天一百多,我……我没有钱!”张抗虽然觉得当着一个女人说自己没钱有些丢脸,但是这么吃他真受不了。

  “你少跟姐哭穷,那二十万够你吃多久了,好几年。说归说,你还送她玉佩了呢!我也要!”林悦伸出小巧的玉手道。

  “你一个富家小姐,跟她比个什么劲儿啊!再说了那些钱我得留给我爸妈,有了那些钱,她们才能安心在家,我不要他们再出去打工。”张抗道。

  “好,我答应你,以后你说怎么吃就怎么吃,但玉佩你得给我,我知道那是你自己做的。我必须要。”林悦道。

  “其实我做的烧烤比他们的还好吃,改天我烤给你吃。”张抗拿出一个玉佩给林悦后才道。其实这些人他都给他们准备了,包括程诚,沈坤,胖子。

  “帮我带上。”林悦靠过来道。

  张抗也懒得多说,拿起来给她带了上去。因为多说无益,反对那更是无效,就像昨天晚上一样。

  “漂亮么?”林悦问张抗。

  “嗯,漂亮,不过这个东西主要不在于漂亮,有特殊用途,以后你会体会到,但是不要宣扬。我手里的这种东西也不多。”张抗看着林悦半响才道,其实她真的漂亮。而且她的漂亮还和秦百合不同,秦百合是娇蛮可爱。而林悦则是有些温婉,另外还有些成熟女人的特殊韵味。就像一个熟透的苹果,让任何男人看了都想咬一口。

  “吃饭,吃完我们好回去了。”林悦看着张抗盯着自己发愣,心中暗自窃喜,哼哼哼,看到我的魅力了吧。

  张抗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低头吃饭……

  后面的几天张抗每天都能做四到五张的卷子,星期五的时候总算吧卷子做完了。

  “嗯,还不错,虽然有作弊的嫌疑,但是也算做完了,单词错了八个,下个星期八张试卷。”李老师笑着道。

  “我没作弊。”张抗道。

  “没作弊?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十几张几呼是没什么错误,而这十张却是错误近半,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李老师笑着道。

  “因为……因为这些有人指导,那边那些是我自己作的。”张抗无奈的道,虽然自己作的错误满篇都是,但那始终是自己作的。

  “有这么个厉害的人指导你,那自然最好不过了。但是你要记住她帮你也仅限于指导,切不可让他代笔,这样是在害你,而不是帮你,懂了?”李老师道,其实她最近没事也有观察张抗,虽然上课依旧不怎么听讲,但是放学后确实是在作题。

  “明白。那没事儿我先走了。”张抗拿着卷子道。他怕她再给自己开罚单。

  “怎么,大名鼎鼎的张少还怕我吃了你啊!”李老师笑着道。

  “我是怕打扰你备课。”张抗点头哈腰道。

  “行啦,不就是怕我再给你加试卷么,我不给你加了,再有一个月就期中考试了,你好好准备下吧,怎么说以前成绩也不差,好好备考。”李老师道。

  “额……”张抗答应一声直接就开溜了。李老师看着张抗跑的比兔子还快有些想笑,忽然觉得这家伙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凶狠啊,反而像个胆小的小学生。至少对自己是这样的。

  由于张抗周六周日要上班,秦百合程诚他也都没出去,不过晚上下班早,几个人在河边准备了烧烤大餐。主要是张抗昨天晚上刚吞了一颗灵药,修为离突破第三重只差一点点,所以他要烤些龟肉来吃争取最近几天能够突破,御灵境界在这一界也许算是高手了,可是按兽皮书的说发,在真正的修士界那才只能算刚入门,所以他觉得就算进展快一点也没关系。

  人很多,几乎所有人都在,沈坤也顺利脱单,必仅人家人长的帅,家境也不差,胖子虽然还在努力,但似乎人家对他性趣不大,这也没办法,必仅这是个看脸的社会。

  张抗带着秦百合去抓了鱼,因为他的秘密只有她知道的最多,而且有她在别人也不好意思跟来。

  就在他们抓鱼的时候忽然发现很远的地方一到光束冲天而起!最后居然行成了一个人像!头戴软帽,身穿长袍,手持羽扇。羽扇摇动间乾坤翻转,星辰涌动,日月无光。

  “那是什么?”张抗有些发懵,传说有观音显圣,活神仙显灵。可是也没见那个神仙是这模样啊?

  “我觉得……像诸葛亮!”秦百合紧紧的抓着张抗的手道。

  “是挺像额……好像诸葛亮的墓就在临边的m县,不会诸葛亮复活了吧?”张抗看看也觉得挺像。

  “我估计不是,说不得是那个盗墓的触动了墓葬机关,”秦百合道,他听爷爷说过,几十年前,白虎事件就是因为这个引起的……

  看正版章O(节#上酷◇W匠*'网S

  “算了,太远了,去不了,我们回去吧。”张抗提着几条鱼和一个兔子道,他虽然觉得这事情肯定有问题,但是他记着牛爷爷的话,以提升修为为主,不要对任何事都好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