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个小时张抗就搞定了一张,这速度真心是快啊,要自己怎也的俩小时!有人指导就是好。

  “谢谢你,嘿嘿嘿嘿……”张抗收起试卷后傻笑道。

  酷‘匠{/网F唯◎U一正版,0◎其^A他L都p-是X。盗L版A{

  “谢就不用了,为了帮你呢我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你是不是该补偿下我啊!”林悦笑着盯着张抗道。

  “那……我请你吃夜宵吧,当然得去外面,你这里面我请不起。”张抗道,他自己今天也没吃呢,秦百合她们回去家里什么东西都有可以自己做,他在这可就不行了。

  “好啊,走吧。”林悦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很痛快的答应了。也许自己应该慢慢来……

  最后两人找了一个烧烤摊坐了下来。

  十一点多的初秋明显有些凉意了,不过好在他出来都穿着工作服,并没觉得怎么样,可林悦就有些吃不消了,她还穿着裙子,短袖,当然这也不能怪她,平时这时候她都到家了,而且白天穿这样也不会冷。张抗看着都冷,转身出去在一个没人的地方手一抖拿出了一件衣服,然后又退了回来,那件衣服是秦百合上次给他买的,他还没穿过,一来也不冷,二来他平时也舍不得穿,那么贵的衣服,还是秦百合买的,得有重要事情才穿。

  可今天他没办法,自己空中戒里除了这个就是迷彩和夜行衣,所以他只能拿出来。

  “穿着吧,把你冻坏了,我可就成罪人了。”张抗笑着道道?

  “嗯,谢谢,”林悦心里暖暖的。

  “这两天那几个老家伙有什么动静没有?”张抗无聊的道。

  “他们没什么啊,就是财务经理说是要把有些不用的东西都卖掉,所以搬走了很多没用的东西。”林悦无所谓道。

  “她那是做贼心虚了,在处理证据,你就不觉得她们有问题么?人事我们就不说了,吃后厨的那是明摆着的事情,财务行政,甚至大堂经理,他们一月才多少钱,都能开宝马,买洋楼,还四处旅游,他们有多少钱啊!这些钱从那来的?你就没想过?”张抗笑着道,他觉得林悦父女俩对这这几个家伙太好了,才导致了他们的为所欲为。

  “这个我有想过,但是我没证据嘛,其实我老早怀疑他们了,我也派人暗中查过,可是最终什么都没查到还被我爹骂了,难道你有办法?”林悦拉了拉披在身上的大衣道。

  “你查的谁?”张抗拿起一个烤串咬了一口后道。

  “大堂经理,我觉得他应该和收银在合伙吃钱。所以就查了下。可是什么都没查到。”林悦无奈道。

  “这个正常,因为你压根方向就不对,你应该从财务入手,那才是主要问题所在。”张抗一边吃一边道。

  “可是财务的账目从来都没出入,怎么查啊!”林悦皱眉,他觉得张抗不了解情况。他反感别人没证据乱说话。

  “不相信是吧?那我教你一个办法你让老罗把厨房每天的支出,给你留个底单,到月底你去对财务关于厨房那一块儿的账目,看看就知道了,我怀疑这个老女人手里压根就有两个账本,一个假的给你们看,一个真的他自己看。并且是做假帐的一参照。”张抗笑着道,他听老罗提起过,说总觉的厨房这一块儿的账目和自己暗自留的底对不上,所以他觉得这财务经理肯定有问题。

  “可是这样也没办法拿他怎么样啊!一个月的账目出入是治不了她的。”林悦道。

  “让她彻底完蛋也有办法,那就是找到另外一本帐。”张抗认真到。

  “张抗!”林悦正打算说什么呢忽然听见有人喊张抗,他扭头就看见柳芳,心情顿时就不好了这怎么到那都有女孩子找他啊。

  原来柳芳刚下班儿路过这儿,刚好看见张抗他们。

  “你吃了没有?要不坐下来一起吃点儿?”张抗看见是柳芳于是问道。

  “好啊,我刚下班儿,正好没吃呢。”柳芳很不客气的就挨着张抗坐了下来,因为在她心里,除了秦百合,张抗身边的女人就该是自己,至于林悦,压根就被她排除在外了,因为姐姐怎么可以和弟弟那个呢?可林悦心里却又不这么认为了,看的她想骂人。

  “没吃就赶紧吃,我到边上给你买个盖饭,光吃这东西吃不饱。”张抗说着就起身打算去买点盖饭过来。

  “我也要!”林悦有些生气道,小没良心的,我坐这么久都没说给我买,她一来你就忙前忙后!

  “额……”张抗有些纳闷儿,这怎么说发火就发火啊,女人真是奇怪。但他也懒得问,只管去买盖饭,反正女人这种动物太也搞不太懂。

  张抗买了三份,都不一样,让他们俩先挑,最后给他留了份儿宫保鸡丁盖饭,只是他刚吃两口,林悦又不干了,声称青椒牛柳不好吃,要和他换,张抗无奈的只能和她换,边上的的柳芳一听更直接,索信一把拉走,然后把自己的土豆牛肉盖饭推给了张抗。

  “你……哼……”林悦气哼哼的使劲把筷子往饭里面一插,险些把个简单的圆桌子都弄翻了!

  “你们搞什么啊,要吃我再去买还不行么?”张抗是真的无语了,这还没完了!

  “我吃饱了!回去了!”林悦直接起身就走了。

  “我要吃完才回去,要不你先回吧。”张抗也有些不满,说的要吃,买来又不吃,浪费!这盖饭要是自己以前还舍不得买来吃呢,一盒差不多二十块,把自己以前一天的生活费都花了,你居然只捣了几下就不吃了。

  “人家是富家小姐,怎么会和我们一起吃路边摊额。”看着林悦走远,柳芳才阴阳怪气道。

  “行了,赶紧吃吧,其实她人不坏,估计就是娇惯了些,你也是,跟她抢什么啊!让着她点儿不就什么事都没了么?”张抗也看着柳芳摇头道。

  “什么我都让,把你都让给秦百合了,还要我让,我不让!”柳芳赌气道。

  “什么乱七八糟的,吃饭。”张抗懒得接她的话头,直管蒙头吃东西。

  “我的玉佩呢?”柳芳看他故意不接自己的话茬于是气哼哼的道,这家伙明显故意的。

  “诺,”张抗拿出一个花朵一样的玉佩给她。

  “帮我带上,快点儿。”柳芳高兴道。

  “自己戴嘛,我吃东西呢。”张抗不想和柳芳有太多瓜葛,他知道她的心思,可是自己有秦百合了,不可能再去接受别的女人。

  “戴不戴,不给我戴,我保证让你和秦百合天天不得安生。”柳芳嘟着嘴道,我让着她,可不是玩儿不过她!

  “行了,我给你戴。”张抗郁闷的放下筷子。拿起玉佩,然后给她戴上。

  办公室里的林悦气的全身都发抖,小没良心的,居然还送她东西,还给她戴上了。我……我……

  吃完东西,柳芳高高兴兴的回家了,张抗也准备回香雅苑。可是刚走没多远忽然天空一声炸雷,吓了他一跳,然后他就看见某一片山林里雷霆密布!一挂挂雷霆如天河之水,直劈而下。雪白的雷霆照亮了整片山脉!

  整个镇子的人都看见了,可是却没人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张抗却知道,因为那个兽皮书上写的很清楚,那叫雷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