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医院,看见林悦还有她妈妈都坐在手术室外面。焦急的来回走动着。

  “阿姨好。”张抗对那妇人道。

  “你就是张抗?说!你到到底在那吃的东西里放了什么!我告诉你若是老林出了什么事情,我觉不轻饶你!”妇人以异常激动道,在她看来老林会出事就是吃的东西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

  “妈啊!你冷静一点,事情还没弄清楚。我们不能乱说。”林悦将激动的要抽张抗的妇人拉过去道。

  “对不起,阿姨我真的是好意,只是你们给林叔叔吃太多了,这个……”张抗无奈道。

  “你还狡辩,看我不抽你……”妇人说话间又要动手。不过依旧被林悦给拉住了。

  “你们究竟给他吃了多少啊!”张抗将林悦拉到一边道。

  “得……得有一半儿吧,我觉得药膳那不是补药么,就给他多吃了些……”林悦不确定道。

  “你啊!你怎么不全给他吃了,这样更快,直接医院都不用进了,直接就能下葬了!”张抗真想发火。怎么都拿他的话不当回事儿呢?

  “那是药膳为什么不能多吃!”林悦也有些火大,明明是你有错还来怪我?

  “还为什么不能多吃?你看看你父亲,就他那身体,就是补,也那也得慢慢调理,所谓虚不受补你不懂啊?我真不该答应老罗,做什么狗屁好人。”张抗也是火大道。这她还有理了!

  “对了,罗叔叔不会有事吧?张抗我告诉你,要是罗叔叔也有事那就说明是你搞的鬼,到是候我就送你去派出所!”林悦忽然想起来了,罗叔叔也带了,如果他有事,那就肯定是张抗在搞鬼!

  “喂!老罗!赶紧来医院,我他妈要成杀人犯了!”张抗没理林悦,直接打电话让老罗来医院。本来还在老婆肚皮上驰骋的老罗一听顿时就冒冷汗了,想想肯定是老林出事儿了,三两下穿起裤子就往医院跑。

  “现在什么情况?”老罗气喘如牛的跑过来道。

  “你自己问她,我懒得和你说,都让你告诉她少给他老爹吃一点,你到是说了没有啊!”张抗有些想发火了都。

  “我说了好几遍啊!大小姐你到底给你爹吃了多少啊!”老罗也急了,这好人做的还里外不是人了这个。

  “我想着是药膳,所以……就给他吃有一半儿……”林悦看见老罗她知道也许真的是自己错了,于是小声道。

  “你……你这是在要你爹的命,你怎么就不听我的呢?”老罗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张抗,这事儿是我烂好人,可是你看他会不会有危险啊?”老罗有些郁闷的道。

  “别问我,我不知道!”张抗有些火大道。

  “大小姐……”老罗使劲努嘴,让她去问张抗。

  “张抗,我知道刚刚是我不对,求你说句话吧,我爹到底会不会有事啊?”林悦拉着张抗的手半撒娇半恳求道。

  “放心吧,吃了一半的话,应该是内脏壁有些出血,手术可以搞定的。手术完了,你要信得过我就再帮他梳理一下筋脉,当然信不过那就算了。我也不想做这个烂好人。”张抗老早看出来了,老林身体有暗嫉,如果不除,最多活不过五年。当然这事和他本来没关系,他也不想管。

  “我当然信任你了,可是我妈妈……”林悦有些为难道。

  “行了,我知道了,信不过拉倒,我还不愿意费那个劲呢。”张抗道。

  s+更新u)最TA快nJ上^N酷匠@~网.p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医生出来,然后对林悦她们母子道“他这个身体太虚,经不起大补,就算要补那也得文火炖肉一样慢慢来,你们以后主意一点。”

  “真的是因为补的太过了么?而不是别的原因?”妇人不太相信道。进补还能补死人?她总觉得是张抗和老罗在搞鬼。

  “正常人进补自然不存在这个问题,但是他这边身体本来就不好,补药来的太猛他自然就受不了了,所谓虚不受补,大致就这意思。你们以前多注意吧。”医生说完就直接离开了。

  张抗看着老林没事了,就和老罗也退了出来。打算离开了,老罗憋着火呢,刚刚还没完呢,就被叫来了,这会儿得会得回去加班……

  “张抗,对不起啊!我也是急糊涂了,你原谅我好么?”林悦追上张抗道。

  “好了,过了就算了吧,反正他也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张抗也无奈道。这事情闹的。

  “我想你陪我走走,行么?”林悦道。

  “现在啊!要不改天吧,我明天还上学呢。”要说现在张抗也和老罗有些相似了,必仅他吃了不少,而且因为来的急还没来得急练化,所以他现在也有些吃不消了,只想快点回去把这药效给练化了。

  “那你能抱抱我么再走么?”林悦脸红道。她是大老板,身边的男人女人都表现的大方得体,温文尔雅。追求也是不在少数,可她一直没对谁有过什么感觉,但是今晚她觉得很奇怪。他就想有人能抱抱她,尤其是看见本就有过那么一丝遐想的张抗,她就更加显的有些烦乱不安了。

  “啊!这不好吧,我们是姐弟,这样被人看见就不好了。”张抗虽然有些难受可他是修士,还是可以强行压制的。

  “我们不干别的,就抱抱就好,行么?”林悦忽然冲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张抗。

  张抗能感觉她胸口的器物弹力十足,也能闻道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她也紧紧的抱着他,让他的身体和自己更贴合,只是当他胯下的硬物顶住上她的身体时,她身体猛颤,她虽然没有和男人有过什么,但她也知道那是什么……

  她没敢再动,他那硬物她身上摩擦了几下便也不敢再动了,必仅张抗还有理智。而林悦也有些害怕……

  “好了,你……你回去吧!”林悦爬在他肩膀上道。

  “好,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些。有事打我电话就好了。”张抗轻轻的推开低着头的林悦道,他们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她也也许是害怕,又或者别的,而他则更多的是尴尬,自己居然拿那东西顶了她……

  “张抗,我真的喜欢你!”林悦在他耳边说完转身低着头就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