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抗一听就赶紧往外走,并问了下具体什么情况,保安支吾了半天才说是陶星带人围的,还砸了一辆车!

  “我操,你们……砸谁的车啊!客人的?”张抗有些无语了这下有的玩了,他真想骂人。这帮保安有什么用啊。

  “不是客人的,是人事部经理的车子……”保安道。

  “呵呵呵……他还挺会砸,走跟我去看看。”张抗一听是人事经理的车子,他就笑了,不是说人事不会开除你么?我看他车都被砸了,他还会不会包庇你?

  “那个什么狗屁监理,你给老子出来。在不出来我就打进去。”陶星在外面叫骂道。他越想越气,这么大半年了,谁敢管他,今天居然被一个什么狗屁监理赶出来了,让他觉得丢脸了,他要报复!于是,他出来花两千块钱请了二十个网吧小混混、学生,要来一雪前耻!

  张抗出来看着大门口的一群人他有些想笑,他居然看见了胖子,还有一些他叫不上名字的同学,原来这帮货也在网吧上网,一听出来跑一圈就给一百,他们就跑来充数了。

  “兄弟们可想清楚了,帮他,你们值不值得,自我介绍一下本人二中的,和你们中有些人,同班,我叫张抗!”张抗笑着道。他相信有胖子在这帮人很快就散了。

  “大家听我说,他说的跑一圈就给一百,我们已经跑了,这个张抗我就不用多介绍了吧?我先回去玩游戏了。”韩飞顶着锅盖式分头大声说完就跑了,然后后面的人也就跟着哗啦一下跑了大半,转眼陶星身边就只剩三四个人了。

  “你们……死胖子老子跟你没完!”陶星那个气啊,都要登喉了,可他还没办法,那么多人他能怎么办啊?

  “把陶星交给派出所,然后让宝马4S店过来鉴定车损。”张抗理都没理陶星对身边的保安道。说完直接回店里了,他没有固定上班时间,巡视一圈没事就可以回去了。可这一闹腾一两个小时过去了。等派出所来把陶星带走都快两点了。跟领班说了下直接就回去睡觉了。

  “这俩大少爷都惹不起,这下好了,明天有热闹了。”领班看着离开的张抗无奈的笑着道。

  “不过这个张抗好像在这一片名气很大哦!”收银小声道。

  “废话,在二中,他的名气不比楚腾弱,甚至在很多人眼里他比楚腾还厉害。必仅楚腾靠的是他爹,而这家伙靠的是自己,那是硬打出来的威名……”领班也不傻,挨打以后很快就对张抗做了全面调查。

  “难怪他一报名字,那帮人就跑没了……”收银恍然道。

  “只是这财务经理可是元老啊!不知道林总怎么处理这事了……”领班也很无奈,这事儿让林总知道他肯定没好果子吃,虽然人让张抗开了,可是自己知情不报那就是包庇陶星,呵呵呵……

  “等着挨劈吧你……”收银无所谓道,反正不是她的事情。

  张抗迷迷糊糊一觉就到七点半,吓了他一跳,八点要上班,我操,穿衣服洗脸刷牙,然后快速出门,秦百合想说点什么可等她出来张抗老早骑着车跑了。气的她直跺脚。

  张抗刚到地方打了卡,林悦就来,看着穿着工作服的张抗,她有些愣神,心道,这小子还是个衣服架子嘛,穿着工作服还蛮像个领导的嘛,就是脸上稚气还是明显了点。

  “林总好!”边上的工作人员都道。

  “嗯,大家早上好,张抗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林悦一边走一边道。

  “额……”张抗知道,来事儿了。

  “坐吧,你把人都开,就不打算给我汇报下?”林悦笑着道,其实她是不在乎的,一个陶星有没有都无所谓。只是财务经理找到了自己这她就必须要过问一下了,怎么说也是跟他父亲打天下的元老,她还是不能不顾及她的感受的。

  “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张抗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下。

  “就算是这样你也没权开除陶星。”就在张抗刚说完一个看上去很时髦的中年妇女闯了进来道。

  “你是陶星他妈吧!”张抗笑着道,正有事情找你呢,你还来了,呵呵呵……

  “是,又怎么样?”女人很不可气道,在她眼里张抗就是个吃软饭废物!

  “我刚刚还忘说了,你那宝贝儿子后来还带着人跑回来堵了店门,砸了人事部黄经理的宝马,这是4s点送来验损报告,另外你宝贝儿子走,还砸了宿舍很多东西,这是我做的统计,至于他围堵店门给店里带来的名誉损失,那让林总给你算,我算不来。”张抗将两张单子放到林悦的面前然后望着这个女人道。

  “你……”女人差点没气死,把自己儿子开除了不算,还给他安这么个罪名。

  “那为什么那两个女孩子还在上班!”妇人看着林悦的脸色变的有些不好看了,于是强行压制着怒火道。

  “原因,很简单,她们知道敬畏,而你的儿子,他不懂,我让他来见我的时候,他不仅没来,还直接回宿舍睡觉了,我想问问阿姨,这店里还有规矩么?他不尊重我,我能忍,可他还没下班就跑去睡觉,这算什么?你以为这是你们家么?”张抗忽然大吼道。吓了那个女人一跳。

  {最,)新6:章v节上:酷…#匠》网

  “张抗,你干什么呢,你先出去。”林悦有些无语,这家伙好像老早就算计好的,一点一点往出拉,故意折腾这个财务经理。

  “下次你儿子再敢来这闹事我就不让他去派出所,直接让他上医院!”张抗再次吓唬完就直接出去了。

  张抗出了办公室刚好碰见领班,说时间差不多了要他下去准备早会。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昨晚说的今天要开会。

  到了大厅他才发现人挺多,服务员加安保人员居然有近百人!不过想想也是,这么大两层,也是要些人。

  “我叫张抗,按说应该比你们大家都小,是没资格站这里说什么的,但是呢,出于工作的需要,我又必须要提醒大家几点,必仅拿了人家钱,我不干事情,那我老姐就该踹我屁股喽。”张抗笑着道,他的话让本来严肃的气氛一下融洽了不少。甚至有女孩儿偷笑。

  “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们拿的是香雅苑的钱,那就要给人家做事情,就像你去买棒棒糖,你总要给人家钱人家才给你糖吧。我们就是一个交易的过程,我们拿我们的劳动,来换取那一份工资。对不啦?”

  “对……”

  “其次,就是这个服务的态度和质量。你们买棒棒糖他也有五毛,一块,两块等等,不同的价格是不是?那都叫棒棒糖,为什么价格不一样呢?你们肯定知道,因为他质量不同嘛,是啊,质量不同,那么你们拿三千块一个月,而下面有些小店的服务员才一千块,为什么呢?这也就有一个质量问题。说到这里我要问问大家了,什么是服务行业,什么是服务员?你来说吧。”张抗指着中间一个女孩子道。

  “我……”女孩儿不知道怎么说了,她压根也没想过这个东西,平时谁去想这个啊!按规定完成自己的任务不就完了呗,哪那么多破事儿啊!

  “行了,我自己来吧,服务行业,是指以服务他人为宗旨来谋取利益和回报的行业,至于服务员,从字面理解就是,以服务他人换取收益的员工。所以说既然作了服务行业,那么你就需要摆正你自己的心态,把你大小姐,公子哥的臭架子都给我收起来。作好一个服务员,首先,要学会时刻微笑,其次要放低姿态,最后,要学会说对不起,不管你有没有理,一句对不起,你不会掉肉,但很多时候能化解一场不必要的纠纷,所谓伸手他还不打笑脸人呢?对不对?”

  ”当然我们也不是一味的忍让,他们有过份的要求你们找领班或者找我都可以,我们不会让你吃亏的。”张抗正说呢手机响了。他看了下没接,必仅开会。

  “那个我就说这些,领班你还有事儿没?”张抗道。

  “我没事儿了,”领班道。

  “那就散了吧,嘿嘿嘿嘿……母老虎来电话了,不接晚上不给睡觉啊!”张抗笑着道。当然他这是故意活跃气氛。引来服务员们一阵哄笑。这也让很多人记住了这个大男孩监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