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道士离开后,一个蒙着面头发有些花白的老头,从离张抗不远的地方走了出来……

  “你想独拿这份机缘?”带着狼头面具的男子淡淡的道。

  “怎么?你有意见?”老头盯着水里的老龟道。

  “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你就和我们争?”带狼头面具的男子觉得只要搬出自己的后台这个老头必定不敢对他们怎么样。

  “一句话,有本事你自己去杀了它,我掉头就走,没本事就别废话。给老头我滚一边去。再废话一把捏死你!”老头瞪眼道。

  “你找死!”带狼头面具的男子那个气啊,他是谁,什么时候被人威胁过啊。说话间就掌向着老头打去。

  “哼!”蒙面人一声猛哼,直接将那狼头面具的震的倒退连连!

  “别逼老夫杀你!在这里杀了你们可未必有人知道。”老头沉着脸道。

  “你……噗……”那带狼头面具的男子简直不敢相信,仅仅一声冷哼就将自己震伤!这什么功夫?什么修为?

  “你们还不走?真想死么?”老头回头道。

  “告辞!”一直没出声的虎头面具人说完转身就走了,那戴着狼头面具的男子也只能跟着离开,他们根本对付不了这个老家伙,据他估计就是他们那最厉害的守护者都未必是这个老家伙的对手!

  老头看着他们离去后,转身对着水中的老龟就是一拳打了过去,张抗看着真的很惊讶,因为无论是刚刚的真元大手,还是现在的巨大拳影,那都是真元所化,也就是说牛爷爷至少也已经是化真修士了!

  “嘭……”一拳下去打的看龟口中鲜血直流。甚至龟壳都裂了。仅仅三下老龟的身体就被彻底打烂了。他招下了张抗然后让他用空间戒收起老龟的尸体。然后就飘然而去了,甚至都没跟张抗多说一句话!

  张抗追了一阵之后就追丢了,他只能默默的下山,他很难受,牛爷爷都来了,为什么就和他见见面呢,真的就那么忙么?

  他这一身夜行衣没办法下山,最后只能打电话给柳芳让给自己找两件沈坤的衣服送来。本想打给秦百合,可是想着她应该在上课,就算了。

  他在一个树下一边把玩牛爷爷的飞刀一边等着柳芳,只是他无将飞刀插到一颗树上的时候,他猛的一拔,刀居然断了!准确的说应该是脱臼了,因为刀柄本来就是插在刀身里的,刀身是中空的!

  张抗拔出刀柄,发现了里面的一张纸,很薄他打开仔细观察,像是一张地图,可是太简易了根本搞不清楚哪是哪啊。唯一看出来的就这应该就是二中这一快地方,因为标注的有二中,呵呵呵,至于其他他就看不懂了。有些绿色小圈,还有红色的小圈,还有一个圈圈打个叉的。根本搞不懂是个什么意思嘛!

  他觉得既然是牛爷爷留下的刀,那应该就是留给自己的,可是这到底要表明个什么意思呢?这么多各种圈圈,道底指什么?就在他想不通的时候柳芳来了,拿着一套沈坤的衣服。

  张抗快速换好衣服和柳芳下山,途中柳芳告诉他楚雄要强行进收秦百合的家后来有一帮人出来给拦下了。他们很强势,直接将楚雄的人打趴下了。并且放话了楚雄如果在不知道进退就不用呆在这里了,楚雄最后被迫离开,楚腾想带走高媚,同样被秦百合给拦下了。

  “看样子,秦百合背景真的很厚,不仅仅是富商女儿这么简单……”柳芳看着张抗道,还有的话她没说,她怕他听了不高兴。

  “应该是这样,那这样更好,省得天天为她提心吊胆的。你知道这附近有个石场么?”张抗觉得既然没事了,他也不急着回去了,去看看沈坤说的石场,弄块玉石。

  “知道啊!你要去么?我可以带你去。”柳芳道,她有些小激动,难得有机会和他单独相处,这可是好机会呢……

  H酷@g匠n网Eu首发

  “好啊,可是你要上班啊。”张抗道。

  “没事,我请过假了。”柳芳道。

  “好吧,”张抗和柳芳两人下山后在柳芳的引导下,他们传过街道,进了离火车站不远的一个大院子里说白了院子背后就是火车站。因为这里的石头都是从别处运来的,因为这这附近的山里不出玉石。

  他们进去看见有一群人正在围观一个人解石,只是解了半天,什么也没有,石头越切越小。可是依旧没什么反应。水桶那么的一个石头,很快就只剩下二十厘米高的一个桶底了。

  “停!不切了,有人要没有两万!”一个中年看着周围的人道。

  “这石头刚开始看上去成色是不错,可都切成这样了,一点绿都没见,还两万,两千都不要,明显是废石。”另一个戴眼镜老头子道。

  “中间一分为二,没东西就不解了,”中年垂头丧气道。八万块打水漂了……

  “得嘞!”解石的大汉拿着家伙直接从中间一分为二,但是很显然依旧啥也没切到,那中年直接扔给那个解石的几张百元大钞,就要离开。

  “叔叔,这石头你还要么?”张抗跑过去抱起一块石头问那个中年。

  “不要了,你要拿去玩儿吧!”中年摇头道,他现在看见那石头都来气。

  “那这样,我给你一千块买这个石头。”张抗道他可不想最后和人扯皮。他让柳芳取了钱给那个中年。

  “这小孩傻了吧,跑这来捡漏来了?呵呵呵……”有人笑着道,他们觉得张抗脑子有病,都切成那样了还是毛都没有,那里还能有什么?

  “有趣的小家伙。”刚刚开口的老头也笑着道,他到没觉得那石头里一定就没有什么。

  “大叔,按我划的圈圈切,”张抗用大头笔圈了有鸭蛋那么大的一个圈。

  “好好切,切坏了赔钱!”柳芳道。

  “这俩下孩儿哪来的?”边上有人道。

  “呵呵呵……谁知道呢,到时挺有意思,还画了个圈儿……”有人差点没笑抽了,你还能看见里面有什么啊?只是当那个解石的大汉不耐烦的一刀下去之后所有人眼都瞪圆了!他们看到了什么?一抹柔和白,几乎没什么杂质啊!水头相方的足啊!

  “让你好好切,看看切坏了,赔钱!”柳芳很不满的看地上的那不大的一块白玉气愤道。

  “这是点型的羊脂玉啊!我出价十万,买下这块石头!”带眼镜的老头激动道。

  “羊脂玉就值十万么?老头你太黑了,我出十五万,小兄弟相信姐姐,别信他们,他们都想欺负你不知道价呢,”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女子走过来对张抗道。

  “啊……额,我不知道啊。”张抗有些懵,十五万啊,爸妈打几年工也没那么多钱啊。有了这些钱说不定爸妈就不用打工了呢!

  “我们要……十八万!”张抗懵逼,柳芳可清醒着呢,如果按这个圈圈切出来,她觉得卖二十万都不止。

  “行!成交!这里二十万,卡没密码,两万算我跟小弟弟交个朋友。今晚香雅园我坐东,弟弟赏个脸可好?”女子二话没说直接递给张抗一张卡,笑着道。

  “这个……好吧。”张抗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说实话他头还有些晕,从来没想过钱会来的这么容易。

  “等等,我先看看卡。”柳芳拿着卡用手机查了下,才又还给了张抗,并告诉他真的有二十万。

  直到张抗被柳芳晕晕呼呼的拉出石场,他都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有了二十万……二十万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