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看见自然别的隐修也就可以看见……

  “我们也该去看看,这也算是异象了,听说多年前的白虎之争也是先有这种异象呢。”带着狼头面具的中年激动道。

  “可是那边怎么办?”身后的女子道。

  “你们留下,我自己去好了。如果姓楚的不识相就直接灭了他!一条狗而已,杀了也没关系……”男子冷声道,居然想和自己动手?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是,只是你一个人去会不会有危险啊……”女子担心道。

  “没事……”

  …………

  “我们今晚有事,明天你自己去吧!”在一间装饰华丽的客厅里,一个道士和一个中年男子道。

  “可是……你们当初可不是这么答应我的啊……”楚雄抽着烟望着两人道。这两个王八蛋一碰上事情就想躲!混蛋。

  “钱,我们可以还你,现在我们必须得走了,这里是我们拿你的钱一共十万……”中年说着放下一张银行卡和道士转身就走,有异象绝对是重宝!区区十万怎么能和那东西比?

  “做人可不是这样的啊!”楚雄手一招,一大群人冲了进来,他们中不乏黄级、玄级武人。更有人手里拿着枪,对着两人。

  “有枪啊!我还有鬼呢!”道士忽然手一甩拿枪的人只觉的自己脑子一晕,然后拿着枪就冲向了楚雄。直接一用枪顶上了其脑门!

  “你……”楚雄有些懵了,以前他只是听说道士手段诡异,可从来没经见过啊,这回他总算见识了。

  “怎么样楚当家,我们可以走了么?”道士笑着道。

  M看ZE正g$版章a节上%酷.)匠V*网2

  “让他们走!”楚雄气愤道。等那道士出去后那拿枪的家伙一下反应过来了,吓的当场就跪了。

  .“噗……”

  “拉出去处理了……”楚腾收起了带有消声器的手枪,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淡淡的道。这些个道士隐修手段太邪乎,显些要了他的命!操他大爷的!

  “我们也去凑凑热闹吧!”今食缘的老板看着一个五十上下的半大老头道。

  “你们去了也没用,如今这个小镇高手齐聚。我去了都未必能讨到什么好处,我自己去看看就行了。”半大老头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了呆愣的老板,高手齐聚?你当隐修是大白菜啊!还齐聚,不想带就不想带呗,真他妈假。

  张抗拿出了一身夜行衣,快速穿戴好,带上了飞刀和匕首。然后推醒了秦百合,跟她说了一下,但没说他要去干什么,只说让她自己小心,然后让她找胖子帮自己请假。这次秦百合怎么闹都没用了,张抗坚决不带,这个太危险。

  在秦百合无比幽怨的目光中张抗很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那道光不时亮一下,就好像在为寻找的人指引方向一样。张抗一边潜行一边观察感知,隐约间他感觉至少有五六个人在自己前面,他们也是走走停停,张抗也不敢离他们他近,自己因为练化兽核灵力增涨了不少,感知距离也大大增加,但他还是很谨慎。这个时候他可不会去做出头鸟!

  他始终和前面的人保持着距离,等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他张抗开始从另一边往上饶,他避开了这些人,然后绕到了这些人的对面,当他从一个土堆后面看清前面的景象时他就有些懵了。

  因为在他这个位置看出去,前面就像是一个天然的大泥坑,半径超过百米!四周大古木参天,自己右手边一条小溪哗哗的往里注水,中间一个巨大水潭!黑幽幽的啥也看不见,当然他眼睛本来就不好,跑路打架全靠听声辩位。这会儿本来就是晚上他自然就更看不清,只是那光柱不时从水里冲出……

  他慢慢的又缩了回去,现在盯着这里的人很多,他决定等!总有人忍不住会出手去探查的,反正这东西不出世他就跑不了,等你们一起出手搞到东西我再出来抢!嘿嘿嘿嘿……

  张抗又顺着水流往上爬了一节,然后才找了个地上悄悄的躺了下去,现在他要养精蓄锐……

  这一等就到了天明,依旧没人动手,这让张抗很是郁闷,最后索信取了一块木头开始刻起木头灵器,两小时后,他成功搞定,并充好灵力为自己戴了起来,他相信有了这玩意就是离他们只有五米远只要他们没看见,就发现不了自己。

  就在他准备再睡一觉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个道士从一颗树上冲了出来,立在水潭边,不停的打着法印,并且口中念念有词,最后更是撒下了一把小旗,小旗在空中不旋转,然后张抗就看见水潭里的水不停的翻涌!然后一个巨大的乌龟就浮出了水面。它太大了,一个前脚掌都比脸盆还大!只见它张口对着那道士就是一口水喷了过去,直接将道士冲飞出去看远!然后跌落在地上摔的哇哇直叫。

  “这玩意怎么也是二阶圆满,或者三阶的老龟,那得御灵境后期,或者圆满才搞得了,,这……”张抗有些懵逼了,这怎么弄?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这老龟寿元将尽,只是就算这样他们这些人恐怕也搞不死。更何况这些人还各怀心思。唯一的方法恐怕只能等,可是这么等他有些吃不消啊,他得上课,鬼知道这玩意什么时候会挂?所谓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命长着呢,要不然也不可能有这么高的修为,这世界灵气稀薄,估计也就这种长寿的老怪物能成二三阶妖兽。

  就他琢磨该怎么办的时候又有人出手了,是和那个道士一起来的中年,他手握一柄长剑直劈老龟头颅。但老龟很是滑稽的一缩头,然后快速一抬前爪一把就将那中年抽飞了出去。

  “各位道友就打算这么看着么?”那道士扶起那中年后对周围道。

  “我们不急,你们急你们上。我等他自然死……”一个带着虎头面具的人走出来不急不徐的道。

  “那……我也等……”一个带着狼头面具的人也走了出来道。

  “哦,那我如果不等,除掉它,你们也就不用再考虑了。你们可想清楚。”就在张抗看这几个人的时候一听上去有些苍老,但却让张抗兴奋的声音道。

  张抗想爬起来确被一股无形之力给压住了,并且传音给他让他取出岩石泪下面的戒指,以神魂进行练化,躲在这里不要坑声不要出去。

  张抗激动的不停点头,这声音他太熟悉了,是牛爷爷!他走了都快三年了,居然在这里出现了!

  “道友何必躲躲藏藏?还是出来说话吧,你若真能杀了他我们自然无话可说……”带虎头面具的男子淡淡的道。他表面平静心里却是有如惊涛骇浪。人家跟自己说话自己居然发现不了对方的位置!这非常危险。

  “装神弄鬼,无能鼠辈!也敢在此放屁!”道士很不爽,自己两人都被那老龟一招抽飞,对方这么说明显是在羞辱他们!

  “我说话,你们两个废物也敢质凝!”道士刚刚说完就看见一个巨大的巴掌从天而降!直接将两人攥在了手中!

  “若不是你们老祖曾于我有几分交情,你们今天必死无疑!”大手缓缓散去,两人如两陀烂肉一般掉在了地上,大口的喘息着,仅仅几十秒钟,他们感觉自己好似走了一道轮回。那种被死神卡住脖子的感觉恐怕他们这一辈子都不会忘了……

  “谢前辈不杀之恩,我们这就走,这里的东西我们不要了。”道士和中年爬起来说完后飞也似的离去了……

  好恐怖,张抗心里有些不踏实,明显牛爷爷的修为比他们高的太多,单这一手,他们五六个人全上恐怕都是白给!只是张抗想不通在这种地方他是怎么修炼起来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