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抗刚打算出去却被楚燕拦下了,楚燕告诉他,是冲着她来的!要张抗马上带他走。

  张抗也没多说拿起剪刀转身从后窗户就冲了出去。然后快速潜入水中打算渡河去学校那边。只是他发现后面那个家伙居然能锁定他们,直接跟了过来!

  张抗看着身后若隐若现的人影他有些皱眉,这个家伙和牛皮糖一样,总能找到自己,这不对啊,按说以自己的速度后面的家伙应该跟不上,可是,他一停下来对方就追过来了,这什么鬼?

  “这是个道士,他可以锁定我,你必须除掉他!”楚燕冷声道。

  “杀人?你开玩笑吧!那我是要被通缉的!”张抗瞪眼道,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后面的人总能找到自己了。道士抓鬼有专门的手段,锁定楚燕那是很正常的。

  “那你就在这等着吧,让他来把我杀了,我也不用再投胎了,你也不用再帮我报仇了。”楚燕幽怨道。

  “可是……杀人真的会被通缉的!”张抗也有些凌乱了,难道真的要杀人?可是那样一个不好他就真成杀人犯了啊!那可是要被枪毙的。

  “那这样,你帮我杀了他帮我报了仇,我送你你一株龙血珊瑚!”楚燕看张抗犹豫不绝于是道,她很清楚,现在只有张抗能救她,她也知道张抗现在需要什么。

  “楚燕姐,你别逗了,那玄阶灵药,这世界根本不可能有,还是想想怎么跑吧!”张抗一边逃一边道。

  “那东西真的有而且我还见过,你只要帮我报了仇我就告诉你它在那。再说了杀了人,只要没人看见谁会来抓你?”楚燕诱拐道,他必须让张抗出手。

  “你确定有龙血珊瑚?”张抗也心动了,龙血珊瑚啊!玄阶灵药,再上去可就是圣药了,有了那些东西自己说不定几年之内就可以进入化真境界了!那他可就能恢复正常视力了,虽然现在有听声辩位,再加之已经习惯了,不影响生活。但是谁不希望能真真切切的看清这个社会呢?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再说了,你要不信我可以发誓,如果我骗了你,我报了仇也投不了胎,这总行了吧!”楚燕气愤道,这小王八蛋就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坏透了!

  “行!妈的赌一把!”张抗心一横道。开始往山上跑,他刚开学那几天经常一个人四处跑,这附近他很熟,他记得这山上有一口枯井而且很深!那里就是臭道士的下葬之地。他一路快速向山上跑,眼看天就要亮了,他心里有些急。按后面这个家伙的速度,他应该是隐修,只是速度很慢。想来应该是修为差了些。

  张抗跑到一个废弃的院子里,这个院子很破败,房屋已经倒塌的不成样了,只能根据一些残破的矮土墙看出大概以前是个挺大的院子。院子里杂草丛生,很是荒败,一口枯井就在院子中间井口都被杂草遮挡的差不多了……

  D酷匠l网√!首/发{T

  张抗随便找了个地方意思性的躲了下,示敌以弱,才能让他放松警惕,他才有机会一击命中!

  很快一个穿着道袍的中年就出现了,他手里有一个圆盘里面有一个小光点,直指张抗他们藏身的位置。他盯着那矮墙冷笑道“出来吧,你们跑不了的。”

  “仙长好,你到这荒山有何贵干啊!”张抗转出来点头哈腰的道。

  “少装糊涂,把那孽障交出来,我可以扰你不死。”中年有些气愤道,居然追了这么远。这小王八蛋跑的还真快!

  “哎呀修道之人讲究六根清静,你这样不行啊,我看还是算了吧!何必为难人家一个孤苦伶仃的姑娘呢。”张抗道。

  “少废话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只拿钱办事。赶紧把她交出来!”中年道士一扬佛乘道。

  “好吧……那你可拿好了!”张抗猛的一扬,一柄飞刀快如闪电般的直取中年道士咽喉。

  道士明显没想道张抗会对他出手,说到底他除个鬼物没有人管他,可是杀个人,那可是要被通缉的,所以通常人们都觉得一般没人会去杀人。除非有什么天大的愁怨。可是他根本不认识张抗,何来愁怨?不过他必仅也修道多年,虽然以驱捉鬼物为主要方向,但是殊途同归,修为他还是有的。所以一边快速后退一边用佛尘卷向了那个飞刀。

  “灵力加持!”

  张抗对着那被佛尘卷上飞刀一指点出,那中年道士只见对方手里白光一闪,然后那见那原本被自己佛尘卷住的飞刀直接将他的佛尘绞了个稀烂,最后对着自己的咽喉一穿而过,张抗随手一甩一条捡来的布带将他脖子缠了起来,这样省得他有血流到地上……

  “玄级……隐士!”中年道士眼睛爆凸的说完就断气了。然后一道淡淡的虚影就飞了出来。

  “快用他身上的符,弄死他的鬼魂啊!”楚燕急道,这家伙要跑出去他们都没有安生日子过了!谁知道他有没有师兄弟?或者师傅?

  “好!”张抗出那道士身上抓过一把符直接用飞刀冲那虚影射去……

  “啊……你们两个小畜生,我师兄会为我报仇的……”那鬼魂虽然不甘但还是被那一堆符纸焚烧了个干净。

  张抗将这家伙抱起来扔进了枯井里,然后又将周围处理了下,就快速离开……

  他刚回去躺下还没一个小时秦百合就起来了,听着他们起床,张抗也只能起来了。但的有些困,走路都不怎么想睁眼,看着躲角落偷笑的楚燕,他真想把她按床上狠狠的打一顿屁股。不过想想又算了,打她和打空气有毛的区别啊,靠!

  当他到学校上课的时候那就注定是不用听课了,爬桌子上就睡了,等他醒来的时候,那个漂亮的英语老师已经站在他和韩飞跟前了,全班同学都瞅着他俩笑,而边上的韩飞更牛逼,老师都到跟前了,他居然还他妈涛声依旧啊,鼾声唔唔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以前不是天天都很精神么?今天居然还打鼾!”教室外面张抗很郁闷道。

  “你当我想啊!实在太累了嘛!”韩飞也很无奈道。

  “你累什么啊?妈逼回宿舍就睡觉,睡觉也累?”张抗彻底无语了。

  “一个人睡当然不累了,两个人那不就累了么,呵呵呵……”韩飞一脸贱笑道。

  “我……那也没你这么严重吧?你他妈才一晚上啊!按你这情形,有个三天你就离死不远了。”张抗很无语道。他忽然觉得这事儿不对啊,是啊!这胖子才和王圆好上就开房这本来就不大对,再说了一晚上胖子就这样了,这不对啊!这里面有问题啊!就算女人再厉害,那也没这么严重吧?更何况,才和胖子刚认识就上床?真的那么缺男人?

  他又仔细回想了一下,他忽然明白,他当时为什么觉得王圆怪了,那是因为王圆身上有一股极重的邪魅之气!这不是正常女孩子该有的东西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