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因为看见的人多,而且又有监控,虽然张抗伤了人,但却是对方动刀在先,所以张抗很快就出来了,而那个家伙在经过包扎后还要接受调查。

  而这件事也再次让张抗的名字传遍了整个二中。而在县城的楚腾也很快知道了这件事情,不过他并没觉得奇怪,因为这个大个子本来就不服气,原本有自己压着,他一直没机会,可是现在他不在,这家伙肯定会出手。他觉得这样挺好,一来让他们吃点亏,省得老是不听话,二来也算是试探一下张抗,必仅他们还没有和张抗真正动过手,试试他究竟有多厉害……

  张抗回去上课,老师也没管他,反正这样的学生注定就是个混混,有没有都一样,他们也不指望张抗能考出多好的成绩来给班级争光。张抗也觉得这学上的也没什么劲,听听玩玩。

  就在他觉得无聊的时候忽然发现韩飞在那画着什么。他凑上去看了看顿时就笑,这个王八蛋,居然在画前面那些女同学,而且全是裸体,别的地方画的不怎么样,胸脯画的到是很有水平。而且边上还是数字和注解,谁谁胸部什型号,摸上应该是什么感觉!

  就在张抗觉得好笑的时候都里的手机震动了下,他看了下,他大看看见是高媚发了一个qq图片,是一个看上去有些妩媚的女孩子,问胖子喜不喜欢。胖子一看就乐了,对着手机好一阵猛啃,差点没把张抗气死。直接抢回了手机。最后几人约定晚上高媚就带这女的出去,韩飞做东吃烧烤。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张抗总觉的这女孩儿那里有些不对……

  下了晚自习,张抗带着秦百合,韩飞,沈坤他们四个则拦了辆三轮摩托车,几个人先去接了程诚,然后才一起出去,程诚因为伤的比较重,都半个月了,也只能勉强行走,所以也没去上学。

  高媚带来的女孩子叫王圆,人如其名,脸圆圆的,眼睛挺大的,齐耳的短发,身材有些火爆,尤其是一对胸器相当抢眼。咋一看有些成熟女人的妩媚,细看之下又会觉的俏皮更胜妩媚。似乎还有一点成熟女人特殊韵味,尤其是那对眼睛勾魂夺魄。最后张抗又给柳芳打了个电话,反正胖子掏钱多一个少一个他都无所谓。

  “美女姐姐好,我叫韩飞,韩信的韩,张飞的飞。”韩飞盯着王圆一对硕大的胸器吞了口唾沫道。心道这么大捏在手里一定又软又弹吧?不知不觉口水都流出来了……

  “你能先把口水搽了么?”王圆哭笑不得道。这什么人啊,流这么多口水,属狗的么?

  “哈哈哈……我说胖子你他妈就不能男人一点,丢不丢人啊!”沈坤道。

  “我……我有癫痫,你管得着么?哼!”韩飞用纸巾搽了搽嘴角的口水,甩了甩他的锅盖分头道。

  “在那边上班还习惯么?”张抗喝了一口酒后问坐在边上的柳芳道。

  “还好,虽然时间长但是不怎么忙,谢谢你。”柳芳笑着道拿起杯子和张抗碰了一下道。

  “能干就先干着吧,有好的了,你再换吧。”张抗道,说到底她从兄弟盟退出来多少和自己有些关系。所以他必须帮她。

  “嗯,”柳芳喝着酒小声道,她不时偷偷瞄一眼张抗,看着他喂秦百合吃东西,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但她明白有秦百合在,张抗永远都只会拿她当普通朋友……

  #O酷N匠p(网永S久免费看1小C|说

  沈坤也挺郁闷的,看着这一桌子,尽是两人一组,张抗他们,程诚他们,甚至死胖子都厚着脸皮和那王圆挤一起去了!就他和柳芳在那耍单帮!

  “大哥们体量下我信不信啊!你们这样秀恩爱,很打击我的。”沈坤无比郁闷道。要说沈坤那长相绝对是小白脸一个,可问题是他刚来二中,又在山里躲了一阵,实在没时间勾搭妹子。

  “谁让你不早说啊!早说王圆就是你的,那有胖子什么事啊!”高媚笑着道。

  “你丫的小白脸还愁没女人,少跟我抢啊!再说了,柳芳不是在那么,你自己不上手,怪谁啊?”韩飞立马起身反驳,开什么玩笑,这王圆自己刚刚才摸了下手,可不能让这小白脸来参合,他要来抢自己贴定没戏。

  “死胖子,说什么呢?信信我撕烂你的嘴?”柳芳怒道。她心里有人,怎么可能再容得下别人?

  “我也是为你们着想嘛,那么凶,注定没人要。”韩飞小声嘀咕道。

  “死胖子你还敢说?”柳芳有些火了,起身就要动手。追她柳芳的男人排成队能有一个排,只是她看不上而已,这个死胖子居然敢说自己没有人要。

  “柳芳,来坐下,别跟死胖子计较,他就嘴巴贱。”张抗下了一跳,柳芳能进兄弟盟自然有些实力的,赶紧起来将柳芳按回了坐位上。

  “韩飞,你丫的不知道别胡咧咧,柳芳会没人要,你以为都和你一样啊!来来来,喝酒!”张抗拿起酒杯道笑骂道。他不时的扫一眼,王圆,他总觉得这女孩子那儿不对。但是具体是那里不对他又说不清楚了。

  几个人闹腾了一阵之后便买单回家了。他回到家越想越觉得那个王圆有问题,但是他又不确定具体是什么问题。于是也只能作罢打算明天回学校问问韩飞再说。只是张抗今天晚上没有睡觉而是拿出了一个兽皮书开始研究起了东西。

  这是他牛爷爷留给他的,上面不仅有他修炼的功法,还有一些练器,炼丹之类的东西,后面似乎还有东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打不开,以前他都懒得弄这些东西,主要是他觉得那些东西没用,不如修为高深来的实在,而且按牛爷爷的说法,他只要能顺利进入化真境界,他的视力就能恢复。所以修炼一直是他的重中之重,只是最近他发现进入御灵境界以后,修为速度慢的简直让他没办法直视,按这个速度他要化真估计到三十岁以后,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所以他要看看能不能从炼丹或者练器上面找些突破。

  秦百合跑进来看他在忙,就又溜回了自己房间。张抗笑了笑,继续看那兽皮书,练器他看了下,觉得对修为应该没多少帮助,主要就是刻画一些所谓的阵法道纹在所炼制各类灵器上面,用以加持灵器威力。甚至还有一些克制阴鬼邪物的阵法道纹,这个主要是需要灵力支持刻画。张抗估计以他现的灵力做些小的防御挂饰应该是可以的,真的去练个什么大型灵器那就不可能了,必仅他灵力不够雄厚。

  至于练丹也差不多,而且还需要特殊的丹炉,这个他很难找得到,当然一些简单的丹药普通丹鼎就可以练,最主要的是他从那里认识了很多的药草,了解了其药性。有些药草完全可以直接吞服吸收,用以提升修为。这让他颇为兴奋。他隐约记得好像有一种药草自己上次和秦百合出去做叫花鸡的时候,在一个很高的山涯上有见过,叫作岩石泪,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石头筷子顶着一大滴眼泪。按兽皮书记载应该是凡级灵药,这种东西可以成长,最多是七滴眼泪,滴滴颜色不同,名曰岩七彩,那等级可就高了,超越灵药成了圣药了。这个张抗觉得不太可能碰到了,这里灵气稀薄一个凡品灵药都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出一颗。他觉得应该趁早行动,万一被人捷足先登那可就亏了!

  可是他看看天,好像快亮了,不知不觉,看了一晚上,他估计这事情白天还干不成,那个地方离路太近,这要被人看见他一飞冲天,那还不得吓死人?他想了想,还是决定下晚自习以后去。就在他决定睡觉的时候忽然发现有人正在靠近这小楼,而且目标很明确就是他这间房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