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抗和沈坤、柳芳,坐在空旷的草地上,都没说话。每个人心里都空落落的,本来热热闹闹的一帮兄弟。现在说散就散了……

  张抗仰面躺在地上,其实他从上次在河边和大军见面,他就知道大军可能容不下他,从他对韩飞的态度就知道的,只是他没想到他会拿程诚来说事情!

  “我以后没工作了,怎么办额……”柳芳愁眉不展不展的道,她不时的瞄一眼张抗看他有什么反应。可是让她失望的是他似乎看都没看自己。

  “沈坤,把你十一姐收了吧,你看你十一姐人又漂亮,又能干。”张抗笑着道。他觉得这俩人儿挺配的。主要沈坤家里也不错,柳芳跟着他也不错的。

  “我到是想,可是人家十一姐,嫌我小。不要啊!”沈坤哭丧着脸道。

  “你哪小?也不比我矮啊!不会是下面小吧!哈哈哈……”张抗调笑道。

  “你们能不能正经点儿,再说了他下面大小我又没看过。张抗你帮我找个活干吧。”柳芳道。她没上学了,家里也没什么人了,父母她打小就没见过,奶奶去年也死了。所以她就一个人,自己挣钱自己花,今天今退出了兄弟盟,大军那里她自然也不好意思去了,所以她必须从新找。

  “我也不认识什么人啊,要不我帮你问问别人吧,有消息就通知你。”张抗也挺愁的,他从来没想过她会跑出来。

  看j正*e版章&4节、%上酷匠fl网K

  “她的工作很好安排,但是那得看你愿不愿意和我们合作。”就在张抗刚说完边上就有人走了出来道。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怎么老是阴魂不散的,这样很讨厌的。”张抗老早发现这附近有人所以才停下来的。主要就是怕被人围主就麻烦,这些人可都是高手。

  “我们是谁,你加入我们自然就知道了。而且你加入我们好处将无法估量。”一个带着虎头面具的人从一颗大树上跃下来道。让沈坤和柳芳吃惊的是从足有两米高的树上跃下来,居然没有什么声音!

  “你们过界了,抓子是不是伸的太长了?”就在张抗皱眉的时候,另外有人出来道。他也带着面具,但是却是一个染血的狼头。

  “没有吧,他又没有加入你们,我们带他走那也附和规矩吧。”带虎头面具的人淡淡的道。

  “少废话,有我们在那就不可能!”带狼头面具的人冷冷的道。

  “你们继续,我先走了。”张抗压根觉得这俩货有病,当自己是什么?货物?还是宠物?想带走就带走?他说完拉着沈坤和柳芳就走了。

  张抗虽然觉得这些混蛋不是东西,但也不得不有所考虑。这里面带虎头面具的他感觉出来了,是今食缘的那个老板。很有可能和上次创进秦百合家里的那个家伙是同一路人,应该是军方的人,而后面这个他就不知道是谁了,因为他压根就没见过。但是能和军方的人这么说话地位肯定也不会低,但具体是谁他还是想不清楚的。

  下山后,沈坤和柳芳去柳芳家里,反正柳芳一个人住,虽然是老房子,但有好几间,因为他们都清楚,张抗也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带秦百合那边去,那必仅是人家秦百合的家。

  张抗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他觉得最近事情真他妈多,要不是那个王八蛋教官,自己那来这么多破事儿,就像以前,虽然走那都挨白眼,可是他每天除了上课就是爬那睡觉,谁都不认识谁都不搭理,过的多少安静,这下好了,什么破事儿都来了,什么牛鬼蛇神都往身扑,局面异常混乱!王八蛋的。

  “你怎么了?”回到秦百合的住处,秦百合看他愁眉不展的于是道。

  张抗看程诚他们也在就把大军他们的事情和程诚他们说了下。

  “我老早看出来了,大军那人,心胸太小,容不下人,虽然对兄弟还过的去,但是那只限于比他弱的,一旦有谁强过他他就不舒服了。只是这样一来我们怎么办?”程诚道。是啊他们虽然退出来了,可楚腾还在啊!他们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本来就是学生,没有兄弟盟我们还活不下去了怎么的。楚腾看他怎么表现吧!”张抗笑着道。说到底,楚腾就没被张抗放在心上,他现在现在担心的是那俩蒙面人,那才是他张抗的劲敌。最主要他搞不清楚他们要干什么,这个有些郁闷。

  “行,反正现在我就跟着你混了你说咋样,我们就咋样。”程诚也想了,反正事情已经这样了,他也没办法了,那就顺其自然吧,兵来将挡,水来土屯呗。

  几个人又聊了一阵,就各自回房睡了,张抗刚躺下没多久,秦百合就溜了进来……

  第二天很早秦百合的手机就响了,原来是韩飞问他干不干活,必仅是小长假,所以韩飞不确定,就打电话问问。张抗立马起床,有活不干,怎么还秦百合的钱啊。很快收拾好就出去了。

  由于过节很多人都把货卖空了,他们这一开,大量出货,所以进货自然就多了,张抗到那先干了一车轻货,刚打算走后面又来一车大米,这个就算超重了,大袋一百斤!要码板放好,不能倒了,这个卸一车250。仓管问他干不干,不干就找别人,必仅这东西重,一个人不好干。

  张抗看了下,这也是个箱车,而且只有半车,他估计也就七八吨,太多了这车估计也拉不动,算算也就一百多袋,他觉得能干,干!不就是累嘛,现在特殊时期,什么他都干!

  一百斤张抗练过自然轻松搞定,主要码一板,拉就废劲了,虽然只有七八板,可一板一吨,车子里面还不平,拉着还是很累的。当秦百合给他送饭来的时候看着他光着膀子,全身都是汗水,不时的滴落在满是灰土的地面上,四散开去,甚至裤子都湿了大半截,看着他身体前倾奋力拉车的时候,她心里真的好痛,他从来没想过一个普通老百姓为了一两百块钱会这么辛苦。她放下饭盒,在后面给他推车……

  她力气虽然不大,但张抗却觉得轻松了很多,因为那是她在帮他推,无形之中一股力量涌遍全身。那股力量叫男人尊严……

  卸好最后一板货,张抗拉着秦百合坐到了仓库的一张破椅子上那起饭盒大口的吃着,他终于知道父母亲赚钱有多辛苦了。他觉得自己也许不该在这么混日子,那着父母这么辛苦赚来的钱,在学校吃饭,睡觉打架,他这就该遭雷劈!他默默的打算着下个学期自己就不上了,到时候自己就和他们去打工。多少能减轻家里的负担,姐姐也没上学了,到时候也许父母就不用再出门打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