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一缕阳光照进来的时候,张抗看着卷缩在他怀里的秦百合有些愧疚,自己将来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却占有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儿。他按自决定以后一定要加倍努力赚钱,以便将来可以娶她,为自己的占有负责!

  张抗轻轻的拿开她的手,然后自己先去冲了澡,又洗脸,刷牙。然后打电让他们把早餐容上来。完了才去叫秦百合起床。

  “百合,起来吧,一会儿早餐送过来了。”张抗在秦百合额头亲了下道。

  “我想再睡一会儿,你来躺着让我抱着再睡会儿,”秦百合将手收从被子里伸出来拉着张抗道。

  “差不多得了啊,真当是我空气啊,都折腾一晚上了,还腻歪呢。”柳燕躲角落里道。她怕太阳,所以只能躲着。

  “嘿嘿嘿嘿……楚燕姐姐吃醋了,”秦百合傻呼呼的道。

  “我……我还喝醋呢!”楚燕苦笑不得道,这丫头真的也是没谁了。

  一会儿就有人把早餐送了上来。秦百合快速洗脸刷牙然后和张抗吃东西。

  “张抗我问你个事情啊,你修炼的方法从那来的?”楚燕忽然道。他是女鬼,可以来往于阴阳两界,所以她知道另外一些东西。

  “我牛爷爷教我的,怎么了?”张抗觉得现在这里就他们三个人,所以也没什么不能说。

  “那你牛爷爷有什么样的修为?”楚燕皱眉道。

  “如果按我们这世界的隐修境界来说,应该算天级隐修了把,具体我也不清楚,因为他又没和人交过手。”张抗也不清楚道。

  “那你有没有听他说过他的功法来自什么地方?或者他来自什么地方?”楚燕皱眉道,这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

  “功法他没说,而且他自己来自那里,他似乎记不清楚,而且也没听他说过有什么亲人后人。”张抗也觉得楚燕挺奇怪于是道。

  “我觉得你修炼的东西不属于这一界,按照我在阴间碰见的那些家伙的说法,我们这个世界只是一个位面,就像正方体长方体,有六个面一样,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只是其中的一个位面。当然这个位面也许是一个星球,但同样也有可能是几个甚至几十个星球。而你修炼的东西我怀疑就来自另外的位面。”楚燕淡淡的道。

  “这东西听着有些像神话啊,姐姐你别吓我们啊。”张抗道,其实他也知道,自己修炼的东西和传统隐修是不一样的。但是说来自别的位面那就扯远了啊!那家伙都跑出这个星球去了!怎么可能呢。

  “那你修炼的境界是怎么样的?”楚燕没理张抗而是继续道。

  “大致就是,开脉,吸灵,御灵,化真什么的吧!”张抗也没细说。因为他压根不相信。

  “然后是不是开府,蕴神,化神九变什么的?”楚燕真的震惊了,看来真的是有别的位面的人来到了这个世界!只是不知道怎么弄的功法会流传到张抗的牛爷爷手里去了。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张抗有些懵了,难道真的有什么位面?这也太扯了吧?那他牛爷爷又是怎么弄到这功法的?

  “看来是真的啊,我跟你说,你最好不要太张扬,你这东西在这一界,那可是人人都要哄抢的。尤其是对隐修,具有莫大的诱惑!”楚燕提醒道。

  更{e新最X》快M…上${酷8匠(网b

  “这个我牛爷爷也说过,真的有其他位面么?那他们都什么样?”张抗也被说的来了性趣,于是道,他想着自己说不定也能耍耍呢?

  “人嘛都一样了,只是人家的修为,正常寿命都比我高,凡人都差不多一百岁左右就死了,主要修士,好像到了化真就能活两百岁,开府四百,蕴神能活八百,好像最厉害的是天神吧,能活一万年!最主要的是他们那战力,简直无法估量。真的可以移山倒海。”楚燕道。

  “抗,快去修炼,改天也给我移山倒海玩。”秦百合忽然道。

  “别傻了这世界,灵力都快枯竭了,跟本不可能,我都修炼十几年了也仅仅才到御灵境界。离那些境界差太远。”张抗苦笑道。

  “这到是,他们也说了这是个灵力枯竭的星球。”楚燕也叹息道。

  “不过他们也说了,物极必反,这种地方也长特殊的东西,而且一旦出现那都了不得东西。主要还是要机缘。”楚燕又补充道。

  “就我这命,走哪死哪,有机,估计都不会有缘。还是拉倒吧。”张抗往电视前一坐道。不过话是这么说,他心里可是在琢磨,这话是有些道理的,也许他可以考虑从这些方面入手来提升下修为,必仅现在他的这个修炼速度太慢,最主的是牛爷爷,他应该是他爷爷那一辈的人,他老爸,兄弟八个,他出生他爷爷都八十多了,好像听说他牛爷爷比他爷爷还大,如今他爷爷都死了不下十年了,而牛爷爷看上去只有六十上下!这很奇异,只是前几年也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只给张抗留下一个便条,只说他要去寻找他的路,顺便处理一些事情,并说有缘他们就会再相见。兽皮书他也没带走,留给了张抗,按照兽皮书上所标记一些地图位置来看也都是一些奇地,说不定自己可以去看看……

  结合楚燕所说,再拿去和牛爷爷的情况对比,他几乎可以确定,别的位面真的是存在的。而且牛爷爷恐怕还和那个位面的人有莫大的关系,至于具体是什么关系他就不得而知了。

  张抗因为韩飞父亲的仓库只放三天假。他为了再赚点钱,所以今天就得回去。吃过早饭,他们又看了阵电视就退房走人了,去退房,一下要差不多一千块!张抗无奈的只能拿出秦百合的卡去刷。张抗那个心痛啊!可是没办法。

  两个人回到住处,和程诚他们聊了一阵,张抗又去大军那看了看,约好晚上一同上山看看沈坤他们。

  晚上大军还有柳芳三个人一同上山,一路上三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张抗总觉得有些不怎么对劲,以前和柳芳上山她总是不时找些话来说,可今天她却一句话都没说。

  他们上了山,到了那个大厅,张抗看了看除了程诚,其余人都在,大家见面都没坑声,柳芳拿出吃的,沈坤他就默默吃着。直到大家都块吃完了,大军才开口道:“今天,张抗也在这里,我们这群人除了程诚都在这里了,从上次的事情以后我就想了,我们确实斗不过楚腾,到目前为止就我和张抗手里还有一部分人,而我呢自认为也比不了张抗,所以我决定将这个头人位置让出来,让张抗来坐,但是我有个条件,程诚必须退出去。你们认觉得怎么样?”

  “大军,你们谁做头人我不管,但是如果就因为一个楚腾我们就要把程诚踢出去,我不同意!”沈坤道,这算什么啊?这次是程诚,下次又是谁?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兄弟?如此兄弟不要也罢!

  “可是我们确实斗不过楚腾……”雷鹏道,他一直跟着大军,是大军的老底子。自然帮着大军。

  “我也觉得我们整不过楚腾……”曹伟也道。

  “你们都打算把程诚踢出去?”张抗盯着剩下的里几个人道。

  “那我们也是没办法啊!这楚腾有社会背景,我们怎么搞得过他啊。”一个叫田冲的家伙苦笑道。

  “好吧,那我也就不多说了,你们继续经营你们的兄弟盟,我和程诚退了。”张抗说完起身就往出走,一遇到事情就把人往出推?这样的兄弟他不要也罢。

  “我也退了……”沈坤转身也出了大厅。

  “我也不留了……”柳芳迟凝了好久最后还是说了出来,然后流着泪冲了出去。她一直在大军店里帮忙,顺便混点工资。可是大军今天的做法让她无法接受。其实更重要的是她想跟着张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