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抗挂了电话,就和秦百合去了学校,他停好车直接就去了学校宿舍,因为高一都还在军训,他没找到人,甚至连沈坤都不知道去哪了。

  最后他不得已去了场场,这个在那里找到了大军,大军和他来到了河边儿,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下。

  原来昨天晚上三连社和武盟联手对付兄弟盟,所以大军他们被堵在了回来的路上,最后是没和他们一起走的曹伟开车硬冲了进来才将他们带走了,现在都躲在曹伟他们家那边,程诚被人打的很惨,现在在医院。多处骨折,胡昊,雷鹏都有挂彩。

  “这个楚腾什么来路?”张抗看着脸上几块淤青的大军道。

  “楚腾的爷爷是楚雄!”大军苦笑道。

  “难怪这么嚣张啊……呵呵呵,有些意思啊!”张抗颇有深意的道,看来还真是冤家路窄啊!他正琢磨怎么对付这一家三代呢,他还自己凑过来了。

  “现在我们兄弟盟很多人都退了,必仅我一个人也抗不住。”大军苦笑着道。

  “说实话,我张抗认的是你们几,手底下有多少人我都不在乎,动别人我不管,动了我的兄弟那就不行!”张抗道。

  “你是不在呼,我知道,可现如今,我们兄弟盟就只有韩飞以你的名义收的人还在,都没人动,不管是马超,还是楚腾,都没动他们。”大军很无奈道。

  “不是吧,我没听韩飞说过啊!这个混蛋!”张抗怒吼道。

  “这样也好,至少我们还能保存一些力量。”大军笑道。现在除他手里,就只有张抗手里还有人,其于的很多退了,不退就要挨打,他们只能退。

  “既然韩飞乐于此道就让他折腾去吧!我先去看看,程诚,晚上再去看看沈坤他们。”张抗道。

  当张抗和大军从河边回来的时候,韩飞带着两个人就过来了。

  “你们聊聊吧,我那边集合了。”大军笑着说完就走了。

  “你给我过来,敢瞒着我瞎搞!”张抗一把拽着韩飞就走。后面俩人也只能跟着。

  “我什么时候让你招人了?说,谁的主意。”张抗盯着韩飞道,刚刚他明显感觉大军有了变化。

  “哥,哥,哥……轻点儿这个,脖子断了,哎哟……不是我的主意,这个是沈坤和程诚给我出的主意,他们说你家里条件差,然后收点人,收点入盟费,这样可以好混些,另外以你现在的名声,完全能罩的住,所以我就收了一些人。”韩飞拿出一堆收来的零钱,和一个本子递给张抗到。

  “这些你回头交给大军,或者柳芳,兄弟盟有兄弟盟的规矩,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就坏了规矩,我用钱,我自己会去挣,对了,你爸那边帮我问的怎么样了?”张抗不想因为这些钱就毁了他和大军的情谊。

  “我爸那边是没问题了估计明天就会有一车食用油,车子不大,六米八的箱式车子,估计卸一车是120块,正常人家是两个人卸,反正两三个小时也就干完了,但是你一个人我估计得六七个小时,反正你自己慢慢卸,我和仓管里的那家伙打过招呼,他们二十四小时都有人,你也不用急。”韩飞虽然胆小还有些自恋,但对张抗还够意思的。

  “谢谢了,改天拿钱了请你吃饭。”张抗笑着道。总算可以干活去了,这样多少也能减少一些对父母的负罪感。说实话现在的他别说没钱,就是有钱他也不会拿出来去请人吃饭,因为那是他父母用血汗换来的,如果那去请客,他会觉得那是在吸父母的血,该被雷劈!但是以后自己有钱了,就不同了,那是自己挣来的,就算那去买个玩具,或者给百合买束花,买件衣服,那他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因为那是自己的钱。

  “我们之间就不用这么客气了,你要真想帮我,你就让秦百合帮我介绍个媳妇。”韩飞一边用手扒拉着他那发型一边道。

  “行,我去跟她说。我得先去看看程诚,就不和你聊了。”张抗起身道。

  “别忘了啊!我的媳妇啊!全靠你了。”韩飞在后面道。

  张抗无奈的摆摆手走人,几个教官仿佛没看见张抗一样,该干嘛还干嘛。

  “百合,那个……能不……借我点钱,程诚进医院了我想去看看……”张抗回到学校找到秦百合道。说实话向秦百合借钱是他最不想做的事情。但是他现在真的没钱了,而且父母给的生活费还要过几天才会道。

  “张抗,要不我包养你吧!嘻嘻……诺,这张卡里有钱,密码就是你生日,用多少自己取,但是呢卡和我手机绑定的,你用多少我这有显示哦,到时候是要还滴,如果不还,你就只有被我包养喽……”秦百合笑着道,她虽然是富家千金,但她小时候家里也是穷人,他知道他的尊严。所以故意提出来要他还。

  “嗯,我一定还!”张抗道。

  “走吧,我陪你去看看程诚他们两个人。这对儿苦命的鸳鸯额。”秦百合也叹息道。

  张抗和秦百合骑车去了火车站不远处的医院,张抗先去取钱,不过当看了卡上的余额险些没把他吓死,居然是十万啊!说实话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别说十万,一万他都没见过,到上初中还不知道有零花钱这种东西。哎,人比人,真是气死人额。这就是某个作家所说的,有些人与生俱来的东西,却是有些人一生追求的东西……只是不知道,自己将来能能不得到自己所追求的东西额……

  他们按习惯,买了水果,秦百合要买花,张抗想说不买,可是又觉得不好意思开口,最后只能买了。

  两个人问清楚了,程诚的病房就过去了,就在快要到门口的时候,张抗听见了里面有人在说话,于是拉着秦百合停了下来。

  “高媚,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要么自己回来,要么我就让程诚永远站不起来。”有男子的声音道。

  “楚腾,我求你,放过我们,我求你,”病房里高媚跪在地上哭道。

  “媚,你起来!别求他。”程诚被人按在床上痛苦道。

  “程诚,你想清楚,从我来二中那天起,就没人敢对我说不。如果你要来试试,我不介意让你躺着过下半辈子。”楚腾笑着道。

  “那你就动他一下试试,看看他躺下了,你还能不能站的起来!”张抗一脚将门踹开来,一个闪身就出现在了程诚跟前,抓着两个青年的头发直接就往中间一碰。然后松手,两个人就倒了下去。

  “张抗?你……”楚腾有些愣神,他虽然知道张抗猛,可是从来没和他打过交到,所以他只是觉得张抗应该和大军的伸手差不多。可刚刚的速度和出手明显超出了他的预想。

  Fg酷E匠☆:网w正;版\首a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