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真难为你们,这么热的天,在这里能爬两三个小时。”张抗看着这五个人道。这五个都熟人,有最开始被打的那个教官,还有昨天围攻他的四个教官。

  “小子,老子能在太阳下爬一天,这算什么。识相的赶紧给老子跪下认错!”其中一个教官自豪道,他当年在部队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哟?,这么厉害啊,不过那好像不关我卵事啊!都被扫地出门的货,还在这显摆!也不知道羞耻!”张抗讥笑道。

  “你……他妈的找死!”这个人说话间就冲了过来,伸手就来抓张抗的脖子。

  张抗对着他张开的虎口就是一拳,一下就将他逼退了开去。让他整条手臂都开始发抖。

  “一起上!干他!”第一天被张抗打的那个家伙大声道,他和张抗交过手可以说是完败,所以他很清楚张抗有几斤几两。

  五个人全向张抗冲了过来,五个人,十个拳头,看似威猛,但每次眼看要打到对方的时候,他都能奇妙的挡下来或者躲开,这让五个人都很郁闷,“我打死你们!”秦百合看张抗好像要不敌了,拿起地上的酒瓶就向其中一人砸了过去。

  “嘭……”

  那人完全没想道秦百合会出手,被一瓶子砸个结实,瓶子碎了,那家伙头上也流血了,气的他转身就是一脚将秦百合踢倒在了地上,并露出邪恶的笑容,一下向秦百合扑了过去,将其扑倒在地。

  “张抗,救命啊!”

  张抗猛的回头,头翁一下就大了。那是他的女人,别人不能碰!心里一团火腾就烧了起来!

  “啊……你们真该死!”张抗一纵身就飞到了秦百合跟前,抓住那人伸向秦百合胸口的手一声虎吼直接就那家伙提了起来,一脚就将对方比踹飞了出去,在地上翻滚着爬不起来。

  另外四再次冲了过来,张抗一把拉起秦百合直接离地而起,对着冲的最快的一个家伙下巴就是一脚当场将他一倒翻爬在地上死嚎不修。然后落地的一瞬间,他送开有些惊恐的秦百合抓着两个冲来的家伙的手臂猛的往中间一甩,嘭,两人来了亲密接触百分百,然后直接倒地。然后再次搂着秦百合盯着唯一一个没倒地的,也就是这事情的主谋,那个最先和张抗发生冲突的教官。

  “有鬼啊!”那教官半天了才反应过来死嚎着撒丫子就跑。人会飞么?怎么可能!

  “想跑么?晚了!”张抗声音冷漠道,这几个人彻底激怒了他!他要他们见血,要他们恐惧!他一扬手一柄飞刀直接就将对方放倒了。

  走到那个对秦百合动手的人跟前松开了秦百合,一下骑坐在了他的身上。从边捡起切兔子用的匕首对着那人臂上就是一刀插了下去……

  “啊……小杂碎!”那人脸色苍白的道。痛的脸都有些扭曲。

  “你不是想摸她么?去啊!我看看,是你哪个手想摸!”张抗猛的抽出匕首拿起对方的另一只手,再次一刀插了下去。

  “啊……”

  “她就在那,去摸啊!怎么怕了啊!你们不是很牛吗?不是要打死我吗?不是要废了我吗?来啊!”张抗脸上溅对方的血异常狰狞的怒吼道。再次拔出了匕首。

  “你来结束了他!这里是荒山没人看得见。”张抗抬头对吓的瘫坐在地上的秦百合道。

  “抗……你这样我害怕。”秦百合真的好害怕,他从来没见张抗这样过,手起刀落一点都不犹豫。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冷意。

  张抗拉起秦百合再次走到那个被飞刀放倒的家伙面前,一下抽出了飞刀,然后松开了秦百合一屁股坐在了那个人身上,“你知道吗,我以前从来不和人打架,要打也和我堂哥出去打,从来不在熟人面前动手,可以说我的学生生活平淡而安静,就因为你的一再挑衅,我的宁静没有了,没有了,懂吗!”张抗忽然转身对着对方胸口就是一刀!并怒吼道。

  “啊!”

  两声尖叫同时响起,秦百合吓的脸煞白煞白的,在那里尖叫不止。她害怕!怕他真的杀人……

  那个地上的家伙也惊恐万分的盯着张抗,在那里死嚎,他们是当过兵,可他们没杀过人,可以说见血的时候都很少,他们名副其实的少爷兵。

  “你记住,我张抗不想惹事,但我也不怕事,你如果觉得你命够硬,你以后经管来,看我有没有办法弄死你,还有嘴巴严实一点,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想清楚了再说。”张抗看都没看,对着他的另一边胸口又是一刀,然后才拔出了匕首。到河边洗洗了把脸,看都没看几人拉着被吓的半死的秦百合就下山了。

  因为张抗身上都是血,所以两人决定天黑了再回去。

  “张抗……你……你刚刚的样子好吓人。”秦百合看着恢复正常的张抗道。

  “吓人就对了,我不杀鸡怎么儆猴呢?”张抗笑着道。

  “你什么意思?”秦百合有些犯迷糊。

  “刚刚可不是只有他们啊!如果后面的人再出手我们可就麻烦了啊!”张抗笑着道。张抗当时确实愤怒,但也还没到失去理智那一步。他是故意的。为的是恐吓,威慑。给他们一种,谁再惹我,老子就开杀的感觉!

  “可是那样会死人的,答应我,以后无论怎么样,都要好好的,好么?”秦百合眼里泪光闪闪道,她心里明白张抗最后变的狂躁,很大的原因是因为自己,自己没被扑到前他都好好的。

  “你呀以后别傻呼呼的往上冲,我就感觉很安心了。放心吧,我出刀有分寸,他们顶多流点儿血,不会死的,让他们长记性总要留下些东西的。”张抗无所谓道。

  “那他们会不会报警?”秦百合皱眉道。

  “道上有道上的规矩,他们既然能这么一起对我动手,那他们多少都有混过,自然知道规矩,宁可送命,不进警局。这是规矩。”张抗笑着道。他偶尔和他堂哥出去玩,自然也知道些东西。

  “这样就好了,希望他们以后别来打扰我们额。”秦百合靠在张抗怀里道。两人到天黑才回去,换了身衣服,张抗因为衣服在学校宿舍,秦百合就专门出去为他买了一套。然后两人才去了学校……

  今食缘的一个小房间里,中年汉子猛灌了几口水才道“我敢肯定那小子是个武人,而且我估计还不是一般的武人,我们当中任何两个人估计搞不定他。”

  “我都说了他不是一般人你们还不信,这回信了。”玩手机的青年撇嘴道。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R)他8p都是…盗版lO

  “而且这小子不能受刺激,一受刺激就变的很狂躁,杀人那跟本就不是事儿,那手起刀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娘的比老子都狠!”那中年道。

  “你看见他杀人了?”玩手机的青年忽然道。

  “那到没有,不过那家伙拿着匕首,往人身上插,就跟插西瓜一样,弄的血乱飙啊!后来我怕被他发现了就溜了……嘿嘿嘿嘿……”中年干笑道。

  “哎说的跟真的是的,还以为你看见他杀人了呢,切!”青年继续玩手机没理那中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