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抗呼啦一下就从床上蹦起来了,盯着床上的女子道。这玩艺他知道有,而且牛爷爷也有交过一些这方面的东西,不过他学的少感觉自己应该用不到。

  “你能看见我?”床上的女子也是愣了下道。

  “我……我以前有爷爷,给我开过天眼……”张抗浑身冒冷汗语无伦次道,把秦百合,反来复去的好一顿骂。这你娘什么破地方居然有这东西!你想害死我妈!

  “那我就留不得你了!”说完那女子直接冲着张抗冲了过来。

  “停!”张抗也是是急了,跟人打架他不怕,跟鬼打他可不会,所以直接一纵身就到了窗户边上道。

  “我说姐姐啊!咱俩没仇,我只是暂住在这儿,我也没有要占你床,大不了我明天去别处住行么?我没恶意啊!”张抗都快哭了。这你娘的什么破地方啊!这你妈的是要我命啊!

  “不行!你能看见我你会找人来对付我的。所以你必须要死,要不你就来陪我好了。”女子说话间又拿着把剪刀冲了过来。

  “姐姐,停停停,我陪你,可是我可不可以不死啊!”张抗直接又跳回床上哭丧着脸道。

  “不行!你们男人说话不算数,我信不过。”女子道。

  “那你要怎么才能信的过啊!”张抗看那女鬼总算安静下来了才道。

  “你来陪我,我就信得过了。”女子说话间又拿着剪刀向他冲了过来。

  “姐姐,我才十几岁啊!你就让我死啊。我们商量下,我帮你做事,你就放过我吧。比如帮你帮你报仇!”张抗一边躲着女子一边道。

  “报仇?这个好像可以,”女鬼终于安静下来了。

  更◎新{最f快@1上●X酷~%匠N8网

  “你看我的身手也不差的,我帮你报仇,你别折腾我了行么?”张抗试探道。

  “那你得答应我,以后每天晚上都要到这里来。你要是敢失言我就找到你,掐死你!”女子恶狠狠的道。

  “好,我天天晚上都来。”张抗无奈道。他算是知道了,什么叫上贼船了,这回跑不掉了。

  “说说你的事情吧,看我能不能帮你,先说清楚,杀人我不干,那是要坐牢的。”张抗小心的跳回床上道。

  原来这这女子名叫楚燕,这房子原本就是家的,只是后来他父母刚把房建起来就没钱了,两口子出门去打工,却出了车祸,死了,然后就留下了这栋房子和一笔赔款给楚燕,在当时来说能有这家底那也算相当丰厚了。所以这就引起了一些贪心,其中就有她的二叔楚雄。

  楚雄以楚燕父母没有赡养老人为由,要求分其一半的家产,但楚燕明明记得当年父母亲和二叔有协议,老房子他们不要,全归二叔,作为补偿老人他们也可以不赡养,可是如今二叔确那这来分她父母的血命钱!于是她态度异常坚决,父母的钱和房子她一分都不给!

  谁知道自己的爷爷奶奶最后居然出来帮二叔说话!说他父母没尽赡养义务,必须要分钱给他们养老!就这样他父母的血命钱被分走了一半,房子被占掉了一半!

  更可气的是楚燕结婚当天,他们多番阻拦,更是在酒席上让人给楚燕夫妻大量灌酒导致二人醉的人事不醒。并在当晚让其儿子楚强奸污了楚燕。第二天还让楚燕的丈夫将两人捉奸在床,还对外宣称,楚燕不要脸勾引堂哥,有辱门风,要将楚燕赶出家门!楚燕万念俱灰,就一气之下割腕自杀了。但由于怨气太重始终不愿离去,才有了现在的女鬼。

  “我操!你这二叔也够极品的啊!”张抗听的毛骨悚然的,你妈这是二叔?仇人也未必有这么狠吧?硬是将侄女逼死了。

  “我说完了,你说的帮我,要算话。”女鬼带着哭腔道。

  “帮,我帮,可是你这二叔现在,在什么地方,还有你那禽兽不如的堂哥,又是个什么人,我总要先知道吧!”张抗其实也挺同情这楚燕的,摊上这样的二叔她也真够惨的。

  “我二叔叫楚雄!楚强在看守所上班。你肯定听过。”楚燕意味深长的道。

  “我靠!眼镜蛇楚雄!姐姐你放过我吧!”张抗一蹦老高头直接撞天花板。差点给人撞破去。开什么玩笑,楚雄那是能和他堂哥剑龙平起平坐的人。

  “这样好了,在你离校以前,弄倒楚强就好了。这个我想说问题不大吧!”楚燕将脸凑过来道。

  “啊……姐姐咱们保持距离,楚强……是看监狱的是吧?这个是干部就好办。”张抗退了退道,她那脸到是不丑,若论长像绝对不比秦百合差,只是那家伙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吓死人的。

  “居然敢嫌我丑,信不信我杀了你?”女鬼忽然就怒了,女人啊!就是作鬼也希望人家说她漂亮。

  “姐姐啊!你是不丑,可是你脸色没血色,这个……”张抗可不敢惹怒这这大神啊!弄不好一剪刀捅了自己那就亏大发了!

  “哎!我也知道,我这样会吓人的,算了你睡吧,只要你记得帮我报仇就行。”女鬼自顾自躺床上了。完全无视了张抗。

  “我……”张抗想哭的心都有了,你躺床上我睡那啊!妈逼的,这叫什么事儿啊!自己得跟鬼同床!可是不睡吧又困,后来心一横,死就死吧,反正都这样了,自己活的也不舒坦,人不人鬼不鬼的,死了就去球!索信也躺在了床上。但总归还是害怕啊!瞅着她的后背,就想起她那张煞白煞白的脸。怎么也不敢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总算是睡着了。可是刚睡着就又感觉有人在拉他背子,本能的就想到了是楚燕。

  “鬼啊!”

  张抗呼啦一下就起来了并大声道,结果被子一下就掉了,然后他就看见一个巴掌飞了过来。

  “啪……你才是鬼呢?起床了!”秦百合气哼哼的道,这个混蛋,自己给他盖被子居然骂自己是鬼?我能忍,巴掌都不能忍!

  “我……你……”张抗看看秦百合,又看看躲衣柜里偷笑的楚燕简直要疯了!自己过的这你妈叫什么日子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