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抗默默的给秦百合烤了鱼,要说张抗烤东西那还是有一手的,因为有真气加持感知,所以火候把握相当到位,比外面的烧烤摊弄的东西好吃多了!秦百合硬是把两条鱼全吃了,反而是张抗烤了半天啥也没捞上吃。

  “嘿嘿嘿嘿……你的手艺太好了,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烤鱼……我一会儿会去请你吃大餐。”秦百合看着有些发愣的张抗不好意思道。

  “啊……额……没事儿,我等会儿回学校吃。”张抗猛吞了口唾沫道,那可是两条鱼啊!而且是两条接近一尺长的鲤鱼啊!他又看看秦百合那纤细的腰肢真的无法相信,她能吃那么多。

  “看什么看,我不就是吃你两条鱼么?走啦!我们回去,我请你吃大餐,”秦百合道。她其实打心里也不是很怪张抗,必仅昨晚上貌似是自己没把持住,真丢人……

  张抗也没说什么,收了东西带着秦百合就往回走了,张抗骑的很慢,这要是她以前肯定要骂人,可是现在她觉得这样挺好,慢慢的,可以更好的看周围的风景,恍惚间他觉得自己以前也许错过了什么……

  她记得有人说过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是啊,旅行。可是旅行是需要认真去观赏,录的和体会的,而她这么多年似乎更像是一个过客,每天学校,家里,单一的生活,她忽然明白自己的爷爷为什么一定要她来这个地方上学了,那不是因为这里的教学质量,而是因为这里的学生更像一群放养的羊,而以前的自己则是一头被圈养的羊。虽然食草丰富,但缺乏锻炼,缺少生存的狼性。而现在这个社会是个人吃人的社会,你没有那份狼性如何在社会立足呢?

  “停!”在一家饭店门口秦百合忽然道。

  张抗将车停下才将秦百合小心翼翼的从车上扶下来。秦百合很大方的挽张抗的手进了这家叫“今食缘”的饭店。

  “哟!百合姑娘。这位是……”老板戴了副眼镜,看着张抗道。

  “郑叔叔好,我男朋友,张抗。”秦百合笑着道。

  “额……知道,打了教官的那个么!英雄出少年。哈哈哈……两位里面请。”老板一边不停的在张抗身上扫着一边道。

  张抗也打量了一下这个人,高手!绝对是高手,这是他第一感觉。不过这个人只是横练的外家功夫。

  “走啦,看什么啊。”秦百合不满的拉着张抗道。

  “你认识这老板?”在一个小包间里,张抗随手一弹一个纸片就将头顶的针孔摄像头给堵上了,又伸手在一个椅子下面一摸,取出一个窃听器对着上猛吹了一口气之后扔进茶杯里,对着吃惊的秦百合道。

  “我……我不认识,”秦百合真的有些懵了,不是说他看不见么?半瞎么?这什么鬼?

  “这店里有高手啊!”张抗笑着道,秦百合的话他无法确定真俩,但是这店里的高手确实是有的,而且还不止一个。

  “我操!全被那小子发现了!老子耳朵差点都聋了!”一台监控器前面一个皮肤蜡黄的中年扔掉耳机怒道。

  “老五,你行不行啊!这点事儿你都搞不定啊!装个这……还被人发现了,你是不是需要去回下炉啊!”饭店的老板盯着一个一直拿着一个手机玩儿的青年道。

  “这事儿不是我的问题,是那小子的问题,他跟我们以前碰到的人不一样。不信你们去试试,你们谁要能接近他百米范围之内还没被他发现我就自动回去回炉。”那青年头都没抬道,他对自己的东西一向有信心,自己虽然不是什么电脑天才但在那里混了这么多年,装的东西也不是谁都可以轻易发现的。

  “真的假的啊!你小子不会忽悠我们吧,这穷山沟里能有什么高手?”刚刚看监控的那中年道。

  “这小子是有些手段,而且还练过,但是应该也没你说的那么厉害吧……”戴眼镜的老板不确定道。刚刚张抗从他身边走过的时候他感觉过了。

  “爱信不信,我们三个未必围得住他一个,当然这是短兵相接的情况下,如果用枪,那就不同了,他在强也挡不住子弹,嘭……哈哈哈……”玩手机的青年忽然道。

  “你别瞎搞,我们可不能动那玩艺,在T国,枪支管的很严,再说了,现在我们没必要动他。”戴眼镜的老板皱眉道。

  “你说,他们把我们放这边干什么?天天的吃岁长啊!”看监控的中年郁闷道。

  “我说猩猩,你就是属牲口的,欠练!老子给你找这么好的差事你还抱怨?好了,一会儿你去试试这小子!”戴眼镜的老板对着看监控的中年屁股就是一脚道。

  “张抗,这可是烤乳猪,这边可就这有,来尝尝,”秦百合道。

  “你经常来这里吃啊?”张抗看着桌子上的烤的金黄油亮的小猪,还有一些精致的小菜吞了口唾沫道,这么一个东西差不多顶他俩月生活费了!真他妈奢侈!

  “也不是啊!偶尔来一下,你知道我以前没在这边上学嘛,也就才来一个多月,来了四五次吧!快吃啊!放久了就不好吃了!”秦百合无所谓道,在她看来这很正常。一个月吃四五次大餐,花五六千块钱,那太正常了。

  “哦……”张抗一边吃一边骂,真你妈没天理,她一个月吃大餐的钱,够自己一个学期的生活费了,娘的!

  不过说实话这的厨师手艺真的不错,张抗吃了不少,但最后还是剩下好多,看着秦百合起身他真想让人给他打包带走,可最后还是没好意思,必仅是人家出钱,他觉得要是自己出钱,他肯定打包带走!不过估计最近几年自己都没那么多钱……

  他们往出走的时候,一些服务员都看着他指指点点,他知道,她们在笑自己,吃软饭。不过这个对张抗来说虽然有些影响,但也不大,必仅这么多年都被人当瞎子,甚至有人当面骂过他瞎子,经历的多了也就麻木了,他不在呼。等他们出了饭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两人依旧没去学校,因为他们都知道有人帮他们请假,去不去都没多少关系。

  "酷$q匠‘B网正版*首“发

  最后两人在骑着车居然就那么跑到了操场,不过他最终没好意思停下来,因为高一的同学都还在军训。就在他们打算离开的时候。却有教官拦下了他们。

  “你们两个那个连的?为什么不军训?”一个看上去有二十几岁的教官道。

  “他四连,我五连,我们身体不舒服。”秦百合道。

  “四连的?你叫什么,那不舒服。”那教官皱眉他大致猜到是谁了。

  “报告教官,我叫张抗,昨天晚上吃多了撑着了,今天打吊针去了。”张抗开口就来,反正他是不想上了,这破学校在他看来上不上都一样。

  “那你呢?”那教官有些火,他是刚刚从别处掉来顶原来四连那个教官的,那个因为故意打学生,已经被调走了。

  “报告教官,她昨天晚上骑车摔腿了!所以没来。”秦百合还没开口,张抗就直接帮她说了。

  “老五!你过来,”这个教官对着另外一边道。

  “这俩人无故军规,装病不来军训,你看怎么办?”四连这个教官明显故意找茬道。

  “秦百合,你什么情况?”五连的教官皱眉道,他把心里把四连的这个教官骂了个狗血淋头,这傻逼,拦谁不好,拦这俩祖宗,“报告教官我昨天晚上骑车摔腿了,所以没来。”秦百合也只能顺着张抗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