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教官雄关镇,一个落后的西北小镇,当然,如果按整个西北的情况来说,也还算不错,必仅这个地方有铁路,本县两座高中之一的二中,也在这镇上。所以不管从那个角度来说,在西北这些山区小镇来说还是不错的。

  镇子看上去破破烂烂的,街道也是坑坑洼洼的,很多房子都还是六七十年代的土坯房,甚至还有木头的那种。不过不管怎么说,因为有一个高中在这里。所以显的还是很有生气的,三五成群的高中生让这个西北小镇充满了青春的活力。

  正值九月开学季,一群穿着迷彩的少男少女们正在操场上军训。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一个看上去微微有些发福的教官对高一四班的一群伪大兵道。

  “你出列!”教官指着一个眼有些小,略显青瘦的少年道。

  少年默默的走出去……

  “告诉我!你有没有听到口令!”教官大声道。

  “听到了。”少年漠然道。

  “那你为什么不照做!”教官有些怒道。

  少年沉默了……

  “回答我!你聋了吗?”教官怒道少年依旧沉默……

  “操你妈的!你聋了吗?回答我!”教官怒了一脚向少年胸口踹去。周围的同学都吓到了没想到这个教官居然打人!还直接用脚踢!他们都为那个倒霉的同学感到难受……

  只是让他们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个少年身体一侧用肩膀对着那教官胸口就撞了过去,教官右脚踹人不成,左角独立,被少年一撞直接就仰面倒在了地上。让他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他迅速爬了起来,只是他刚起来那少年就一个键步到了他跟前,盯着他道“道歉。”

  “我道你个娘!给我死开!”他怒道吼,并再次一拳向眼前的少年扫去。他是什么人?以前就是个混混,后来当了兵,回来才分到县武装部的,这次来当教官,就是来骗个妹子,找点存在感!却不想刚一来就被个莫名其妙的小子弄了个四脚朝天,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只是这次他摔的更惨因为离的近,少年直接一矮身体一个扫堂腿就过去了,然后大家就看见教官一个恶狗抢屎摔在了地上。啃了一嘴的青草。惊呼声不胫而走!甚至周边的教官都开始主意到了这边,他们很惊讶,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教官那个气啊!想当初自己也是参加过部队组织的搏击比赛的啊,虽说回来没怎么练,那也不至于这样吧?居然被一个瘦的跟猴一样的小子给弄爬下两次!

  他气愤,班上的同学可就震惊了,因为大家都没发现这个家伙这么厉害。因为刚开学所以只知道他叫张抗,好像近视很厉害,看书几乎的他贴到书上了,而且也没见戴过眼镜。平时也不怎么和大家来往,唯一个朋友叫韩飞。好像来自同一所初中。

  教官气的满脸通红,他一个翻身再次爬了起来,可是他刚起来那小子就又到他跟前了,依旧那么盯着他道“道歉。”

  “我道你娘个蛋啊!我就不信了老子还收拾不了你。”教官再次一拳像着少年扫了过去。

  这次少年也许是真的生气了,他直接手掌如刀直砍教官手腕,然后抬起另一只手挡下了教官另外一只手,顺势身体一弯将教官的手抓住了,并向前一代,单脚往前一伸,教官就再次摔在了地上。

  只是这一次教官没再爬起来,不是他不想爬起来,而是一只手痛的没力气,所以他没那么容易爬起来,少年依旧站在他前面,盯着他道“道歉。”

  周围班级的训练都停了下来,看着爬在少年脚下的教官,都有些傻眼。平常军训尽被教官踹了,今天教官居然被人弄爬下了?这让他们脑子一时间有些短路。

  周围班级的教官有人跑了过来,必仅都来自武装部,看见这个教官吃亏他们就过来了。

  “什么情况?”有人将教官扶了起来,问道。

  “他骂我妈,道歉。”少年依旧那么站着盯着那教官道。

  “我道你……个鬼啊!”教官想说我道你娘个蛋,可最终没敢说出来,临时改了道。

  酷)G匠\网首{发H

  “行了,行了,他是教官,你也出手打他了,算了吧。”过来的教官虽然认识这个教官,但并不怎么喜欢他,因为这个人平时在单位太过嚣张。所以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再说了他也不敢,到不是怕这个少年厉害,主要是教官无故殴打学生,事情可大可小的,他可不想被处分。

  “不行,他得道歉。”少年站在他们前面倔强道。

  “小子你行!让我道歉是吧!好,很好!今儿我就给你道这个谦,我到要看看你受不受得起!”被扶着的教官狞笑道。

  “道歉。”少年依旧道。

  “好,你很好,对不起,这位同学,我不该骂你!”教官甩开扶着他的教官说完后转身向训练场外走去。

  “你自求多福吧!他和我们几个不同,他有社会关系的。”后来的教官摇头道。

  “谢谢,”少年说完也向训练场外走去,他们这个班也因为没有了教官也都一轰而散了,一个看上去和球一样的少年追上了他。

  “听他们说那个家伙一前是个小混混,估计认识不少人,要不你就在学校躲一阵子吧。”韩飞道。

  “嗯,我知道的。”张抗知道这个哥们儿虽然胆小,但是还是很关心他的。

  下午放学张抗和韩飞一起出学校,打算出去逛逛的,必仅也算一个不小的镇子,对于他们这种从山里出来的穷孩子来说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可是到了门口韩飞忽然想起下午的事情了,他拉着张抗就往回走。

  “为什么回去啊?”张抗皱眉。

  “那个人我们惹不起还是躲着吧!”韩飞道。

  “该来的终究会来,躲是躲不掉的。”张抗看着校门外不远处的一群黄毛道。他早听说二中没一中好,教学质量差,秩序混乱。但是他中考前视力出了问题,拿着做物理实验的放大镜上的考场,没能进一中,只能来到了这里。可是他没想到的是二中会这么乱,但是事情出了总要解决,牛爷爷说过,逃避解决不了问题。

  所以他向校门外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