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大约是梦中,楚卿若只觉得浑身发烫,体内翻江倒海的疼,看样子应该是中毒了。

“这是怎么了…”只见眼前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焦急的为自己把了把脉,随即便皱起了眉头,立刻转身去找什么东西。

此时门外伴随这金步摇的响声走进了一个衣着华丽的女人,待楚卿若看清了脸才发现,那人竟然是皇后!

“凝贵妃可是在找这个?”皇后阴毒的笑了,从袖中拿出了一个布包,而布包中装着的正是凝贵妃要找的银针。

当凝贵妃看到自己的银针在皇后手中时,顿时惊的花容失色,似乎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了,歇斯底里的冲着皇后咆哮道:“原来若儿的毒是你下的!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竟连个孩子也不放过!”

“呵,谁叫你知道了本宫与国师大人的事?本宫岂能再容你活在这世上。”皇后笑了笑,拿出两个药瓶说道:“这两瓶一瓶是你女儿中的毒,另一瓶是解药,解药只有一粒,你若吃下这毒药,我便将解药给你。不过你和你女儿,可只能活一个。”

“我怎么知道那解药是不是真的!”

“本宫可以给你证明药是真的,不过你可是会后悔的。”语罢,皇后将其中一个药瓶拿出,倒出了一粒药丸吞下后又拿起另一个药瓶,倒出了两粒一模一样的药丸,随手拿起了一粒吞下。

想必前一瓶就是毒,而后一瓶就是解药吧。

“哈哈,解药刚才还有两粒,现在可只有一粒了。哎呀,毒似乎没有清干净,不如本宫将这一粒也吃掉好了?”

说完这话,皇后装模作样的拿起了药丸,好像真的要吃下一般,而此刻的楚卿若好像越发痛苦了起来!

“不要!我吃。”此时此刻凝贵妃恐怕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她只想救自己的孩子,可是她似乎忘了皇后是怎样残忍的一个人,怎会真的救她的女儿。

凝贵妃颤颤巍巍的接过毒药,决绝的看了一眼楚卿若,一口将它吞了下去。

毒发的很快,吞下毒药的一瞬间似乎就能感觉到喉咙的灼烧感。凝贵妃无力的伸出手想要去拿解药—

“啪—”皇后嫌恶的撇开了她的手,将那枚小小的药丸转手一收,扔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样,毒就清干净了呢~”皇后娇笑一声,转身离开了房间。

没有银针,没有解药,母女两个都必死无疑!而此刻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在楚卿若的眼中模糊了起来,楚卿若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有人正在为自己针灸排毒,但转眼看向旁边的凝贵妃时,她却好像没了呼吸。

约摸一刻钟的功夫,毒已经差不多清理了个干净,眼前有个眉清目秀的男子长呼了一口气,擦了擦汗正要离开,犹豫片刻后将一旁的凝贵妃抱了起来,施展轻功毅然离去。

周围的一切又开始在眼前模糊了起来,楚卿若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猛然睁开眼后才发现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可是一股不知名的悲伤就这么席卷而来,眼泪也像是止不住一般不停的流啊流…

这个梦未免太真实了,反倒不像是梦,而像是…

楚卿若忽然想到当时回忆时发现素罗公主的记忆在凝贵妃死的时候有一段空缺,当时就觉得很是奇怪,如今看来恐怕是因为太过恐惧所以选择性遗忘了。

原来凝贵妃并非病逝,而是被皇后所害生死不明。

但是皇后为什么要杀凝贵妃?就因为她太过得宠么?

“呵,谁叫你知道了本宫与国师大人的事?”

皇后和国师…楚卿若顿时恍然大悟,难怪当初国师说素罗公主天生不详,克夫克母。

当年恐怕多半是因为他和皇后有一腿却不巧被凝贵妃撞破,所以与皇后合谋害死了凝贵妃,又将素罗公主弄到这里吧。

  Cs看正?版R章节u\上酷e匠G网$,

只是楚卿若不明白,倘若是为了斩草除根,杀了素罗公主不就好了,为何这么大费周章的将素罗公主弄到这个地方?而且这么多年都相安无事呢?

想不明白的事,不想便好,重要的是从目前来看,回到皇宫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了,只怕是回去了还要和皇后勾心斗角。 次日,晴空万里,微凉的夏风朝着沐雪宫的方向吹去。西凉王楚阳正与一众嫔妃在御花园内赏花,园内繁花似锦,好不令人赏心悦目。

可是在一众嫔妃嬉戏打闹之时,远处却忽然升起了滚滚浓烟,而那浓烟的方向,正是沐雪宫!

“若儿…!”楚阳先是一惊,随即道:“来人!命皇宫所有的宫女侍从去沐雪宫救火!”

说罢就要往沐雪宫赶去,却被皇后拦了下来。

“万万不可啊,陛下乃万金之躯,倘若有了什么闪失可如何是好!”皇后掩面作哭状,那声泪俱下的模样简直感人到了极致,只是此刻楚阳心急如焚,哪里有空搭理她。

“走开!当初便是你与国师你唱我应的逼着朕将若儿送去了沐雪宫!若非文武百官以死相逼,你以为你能得逞?!若是今日若儿有个三长两短,朕,定要你陪葬!”楚阳怒不可遏的一把推开了皇后,施展轻功一路向沐雪宫奔去。

楚阳还是太子的时候便随镇国将军龙策上过战场,武功虽算不得上乘,轻功却是极佳。

楚阳赶到沐雪宫时,宫女太监们都着急忙慌的灭着火,却无人敢进去救人,阿瑾早已经被楚卿若推了出来,此时已经晕倒在地。

火光中,楚卿若恐惧的坐在地上,怀中却紧紧的抱着一个黑色的匣子!

“父皇…”她缓缓的开口,却被浓烟呛了个正着!

楚阳心头一紧,只觉得心酸。那是他的女儿,那是他与自己最爱的女子所生的女儿啊!这么多年了,自己因为那莫须有的预言并未尽到做父亲的责任,难道如今还要让他亲眼看着她葬身火海吗?!

眼看着熊熊烈火就要将楚卿若吞没,楚阳忽然拿起旁边的水桶将自己浇了个透,随后便不顾一切的冲进了火海!

“父皇…”此时的楚卿若已经被浓烟呛得很是痛苦,见到楚阳的那一刹那险些昏了过去。

楚阳捂着鼻子冲到了楚卿若的面前,将她抱起来护在怀中,随后往外冲去,岂料一块横木忽然砸了下来,千钧一发之间楚卿若侧身挡在了楚阳的面前,那块横木生生的砸在了楚卿若的手臂上!

“若儿!”楚阳来不及多问,匆匆的跳出了火海。

楚卿若此时看上去狼狈至极,烧焦的衣物和烫伤的皮肤血肉模糊的黏在一起,手臂因挡下了横木被砸的惨不忍睹,看样子恐怕还断了骨头。尽管如此,她的手中仍旧紧紧的握着那黑色的木匣子不肯松手。

“父皇…若儿好怕,父皇…这么多年了,您都不来看看若儿…若儿好怕您再也不要若儿了…”说着说着楚卿若便哭了起来,哭着哭着她忽然又笑了,献宝一般将手中的黑匣子捧了起来,道“父皇,您看,母妃送给若儿的九鸾钗,它还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若儿没有弄丢母妃的九鸾钗,父皇是不是也不会再丢下若儿了?”楚卿若笑的天真无邪,仿佛是个孩子。

楚阳握紧了楚卿若的手,忽然就红了眼,原来她拼死也要保护的,竟是自己方面赠与她母亲的九鸾钗,而他却因为那莫须有的预言将她囚禁在沐雪宫多年,自己这么多年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放心,父皇不会在丢下若儿了。走,咱们回家。”楚阳微微一笑,眼角的泪便细细的晕染开来,他小心翼翼的抱起楚卿若,仿佛抱着一个稀世珍宝,缓缓迈开了步子向景仁宫走去。

“皇上,国师大人说三公主她克…”旁边的德公公本想提醒楚阳,却连克字都尚未说出口,就被他狠绝的目光打断了,之后也不敢再说下去。毕竟是皇上身边的老人了,他又岂会看不出,一直以来温文尔雅的皇上这次恐怕是真的要动怒了!

景仁宫是当初凝贵妃所住的宫苑,凝贵妃‘病逝’后,便再也没人住进去过,但是宫中的宫女却只增不减。楚阳命她们依旧每日打扫,宫苑中有一个药圃,里面种着许多珍稀药材,每一种都是方面凝贵妃亲手种下的,每一种都饱藏着楚阳对她的思念,十余年如一日,一如初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