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夏,略带灼热的阳光透过窗纸照射在楚卿若的身上,仿佛整个人都被镀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晕,楚卿若一袭嫩青色的纱衣随着夏风忽上忽下的飘动着,凤梧的琴弦在芊芊玉指的波动下轻轻的颤动着,万物就此静止,时间仿佛凝结,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了楚卿若和凤梧的琴声。

“啪—啪—”一阵别有深意的掌声瞬间打破了这一片祥和。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诡异的气氛,“妙哉,妙哉。传闻西凉三公主琴技出神入化,今日一闻果然名不虚传。”声音很是清澈,那少年将三公主几个字咬的极重,明明是赞赏的话语,却听不出半点夸赞之意,令楚卿若不由得生出一丝不安。

“你是谁。”楚卿若皱着眉,语气很不和善。

少年并不作答,而是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悠闲自得的倒了一杯茶,轻抿了一口后咂了咂嘴,道:“君山银针,茶是好茶,只可惜泡茶之人不懂茶,白白枉费了这么好的茶叶。”

这分明是问牛答马,楚卿若挑了挑眉,将这位少年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只见他白衣胜雪,一头墨发随意的束于脑后,手中拿着一把羽扇,腰间挂着一枚通透的白玉,可是那白玉并未被雕琢过,只是一个雏形便被挂了起来,面上遮着半截银白色的面具,看上去甚是神秘。

“莫非阁下就是来指点卿若如何泡茶的?”楚卿若轻笑一声,问道。

“自然不是。”那少年目光平静,语气坦然,楚卿若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对答,只好闭口不言,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等待下文。

少年忽然笑了,笑的像只狐狸,他起身附在楚卿若的耳边,轻声问道:“你可想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里?”

语气并不重,却沉沉的压在了楚卿若的心上,温热的鼻息喷洒在楚卿若的耳畔,带着一丝戏谑,楚卿若徒然神色一凝,笑的很是仓促,“阁下是什么意思?”

“在下什么意思,公主不是应该很清楚么?您手中这凤纹玉,可真是神奇的很呢。”

“你到底是谁!”

实在是太可疑了!这个人明明没有半点内力波动,却可以悄无声息的来到自己身后,不仅知道自己的来历,看样子还明白个中缘由,他到底是谁?今天来这里又有何目的?楚卿若登时没了底。

此时此刻,楚卿若觉得自己就像等待裁决的罪犯,活了将近二十年,她这还是头一遭面对如此无措的处境,实在是太狼狈了!

“在下殷慕白。”他笑了笑,接着说道:“你从小就身体虚弱,而且时好时坏,但是来到这里之后身体就好了很多,对么?”

  j最?新/{章$节上、酷k匠“网v

“…”楚卿若不语,但是殷慕白说的却一点都不错,只是他究竟是如何得知这一切的呢?

“不如,我们谈一笔交易我要一把名叫龙阳的匕首,我可以帮你回到你的世界。”

楚卿若笑道:“我凭什么和你谈交易,大不了我不回去就是了。”

“你当然可以不和我交易,但是在这里,你可活不过一年。”殷慕白道。

“我凭什么信你。”楚卿若看着殷慕白,满脸不屑。

“你觉得你还可以信谁呢。”

楚卿若咬了咬牙,她的确发现自己偶尔会变得半透明,最开始只是短暂的一秒,后来是五秒,十秒…

“好,我信你。”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也许在这么下去,自己真的会消失。

“那么现在,我给你素罗公主的记忆,希望你不要太笨,能知道该怎么做才好。”语罢,殷慕白扬了扬手中的羽扇,顷刻间便消失了个无影无踪。若不是空中尚且飘着的几根雪白的羽毛,楚卿若一定会怀疑刚才是否是一场幻觉,随后素罗公主的记忆蜂拥而至。

她并非这个世界上的人,而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祖祖辈辈都以中医为生,只是楚卿若幼年丧父,母亲又因为难产去世,家里只剩下外公外婆和妹妹。

楚卿若至今也还清楚的记得,那天晚上自己早早的就躺到了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挂在胸前的凤纹玉忽然发出了刺眼的光芒,待她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便看到了泪痕未干的阿瑾。

于是楚卿若就这样莫名其妙却又水到渠成的成了阿瑾的主子,西凉的三公主。

楚卿若从阿瑾口中得知这里并不同于二十一世纪的地球,在这里并没有七大洲四大洋的存在,只有一片独立于世的大陆。而在这片大陆上,东宸,西凉,北牧,南诏四国各据一方。

而这些历史上并不存在,也就是说,自己穿越的不仅是时间,还有空间,而这里也许是和现世平行的另一个世界,也就是所谓的架空的朝代。

如今的楚卿若是西凉的三公主,闺名也叫楚卿若,封号为素罗。

素罗公主的生母凝贵妃据说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一位嫔妃,只是对于凝贵妃,楚卿若却所知甚少,知道的就仅仅是一个封号,周围的人对凝贵妃也都绝口不提,凝贵妃在素罗公主六岁的时候就不幸病逝了,凝贵妃死后,西凉皇帝便赐给了她封号,却让她住进了离自己最远的沐雪宫。

当素罗公主的记忆在自己脑海中出现,楚卿若才真正明白了为什么殷慕白要给自己她的记忆。

楚卿若不知道自己与这素罗公主有何关系,但是两人之间的相似点真的是太多了。

首先是年龄,容貌,当然,这些并不是太奇怪,但是据素罗公主的记忆来看,不论是爱吃的还是感兴趣的,就连生活中一些微小的习惯,素罗公主都和自己惊人的相似!

除此之外更奇怪的是身体。

素罗公主从小身体单薄,十分虚弱,太医却始终查不出原因,好像是没来由的身体虚弱,而自己也从小就是药罐子,常年靠外公的补药吊着命,来到这里之后身体却好了不知多少。

而且来到这里之前,是素罗公主从小到大最虚弱的一段时间,几乎整日都羸弱的下不来床。而那时,身处二十一世纪的自己却是有史以来身体最好的一段时间…

楚卿若随着记忆再往前追溯后才发现,只要在二十一世纪的自己身体健康,在这里的素罗公主就一定是受了伤,或者生了病。而自己身体虚弱的时候,素罗公主就一定会有所好转!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发现了这个规律以后,楚卿若反倒变得更加迷茫,以前只觉得自己的穿越仅仅是个意外,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意外那么简单,但是这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秘密呢?

还有身体偶尔会变得半透明,殷慕白也说自己在这里活不过一年,这些又是为什么呢?

楚卿若的疑问颇多,能给她答案的恐怕也只有殷慕白,看样子他明明是有所保留,不过既然他要这把叫做龙阳的匕首,那肯定是很重要的东西吧,若是可以找到,说不定可以借此要挟他让他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呢?

不过尽管这确实是个办法,也不一定可以奏效,所以还是得有两手准备。

既然自己是因为凤纹玉来到这里的,那么想要回去也应该从凤纹玉下手吧?在素罗公主的记忆里,凤纹玉是凝贵妃给的,但是凝贵妃又是从哪里得来的呢?

想要着手调查这些事,只能回皇宫了。

至于自己那便宜老爹的命令,楚卿若笑了笑,这世上难道还有想到还到不了的地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