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也奇怪,封琪那日睡醒之后,发现自己赤身在徐洁家中,没有发脾气撂脸子,而是拿起衣服穿好以后默默去了盛夏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只管借酒消愁。

  他是盛夏最爱的男人,盛夏见他如此颓废难过,心里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这个时候除了陪伴什么也为他做不了,申秋和阳春正在外面为封琪的新部门奔波业务。

  封琪喝得酩酊大醉,得哪睡哪。

  ……盛夏的手机响了。

  一看是李坤,真是稀奇,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打给自己,回眸一看,封琪就连睡着还在抽泣,便拿起电话走到客厅。

  “你好!”

  “盛夏小姐,最近可好?”

  “是李经理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盛夏一听他皮笑肉不笑的声音,就觉得反胃。

  “盛夏小姐,既然那么爱封琪大公子,看着他日夜买醉,难道不想帮帮他么?”

  “李经理知道的不少么,可我一个女人,哪里有那么大本事。您是说笑了。”

  “哈哈,眼下就有个机会,盛夏小姐如果感兴趣,不妨来此详谈!”

  盛夏沉默了一会儿,为了她的爱人,就是上刀山下火海又能怎样,还怕他不成。“好!你说地址。”

  盛夏换好了衣服,拿着车钥匙,轻轻的关上房门。

  KTV包房里,李坤没有公鸭嗓的高歌,只是坐在中间的位置,晃动着一杯红酒。见盛夏进来,不由心里暗叹,封琪这小子真是艳福不浅,身边的女人不仅要姿色有姿色,能力也很强,不像他李坤,混了半个世纪,连个像样的家都没有。恐怕自己这一生都将无后而终了。

  盛夏看着李坤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便将手提包丢在沙发上,自己坐在离李坤稍远的地方,大喊一声“李经理!”

  李坤这才回过神,自嘲的一笑,说道“盛夏小姐人如其名,有朝气,热情如火啊!”

  听着这句夸赞,怎么那么让人觉得恶心啊,盛夏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很正点啊,没什么问题啊,脸上难以隐藏的不悦,别过脸,懒得搭理他。

  李坤也不在自讨没趣,从公文包里取出了洛河神图的副本,像递交圣旨一样,递给盛夏。

  “这么多小黑点,这是什么啊?”盛夏看着李坤这么郑重其事的拿出这张奇怪的画轴,想必不是逗她玩的,认真的看着。

  “很多年前,一个道友转赠于我的,这幅图叫洛河神图,这幅图里埋藏着一个惊人的秘密。”

  “秘密?什么秘密?”盛夏的好奇心完全被李坤给挑起来了。

  “只有找到与洛河神图血脉相连的人,才可以读懂这幅图,这图里面拥有一个法阵,传说得此图者得天下。”

  “得此图者得天下?哈哈,李经理,你玄幻小说看多了吧!”盛夏把图有塞给了李坤。

  “你别不信,封总裁可是一直想得到这张图那!”

  “哦?既然封总裁都想得到的宝物,你告诉我,不怕被我偷去?”

  “不怕,这张图,我就是要转赠给智慧与美貌并存的盛夏小姐!”

  正常说人话还好,一听夸奖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觉得刺激胃那。盛夏拎起包包,实在不想听他在那白呼,抬起身就朝门口走去。

  “盛夏小姐,难道真的不想帮封琪一把么?难道看着他日夜买醉,到处留宿,你就一点都不嫉妒么?”李坤泰然自若的坐在沙发上,很自信的笑着。

  盛夏并不害怕李坤,封琪是她最敏感的那根神经,她真心想帮封琪,当然作为女人,她更想永远守候在他身边。她知道,封琪在外,常和各色女人在一起鬼混,可是她就是那么爱他,只要他心里有她,愿意让她留在身边,愿意和她继续欢愉,她不会因为嫉妒而他闹起来。

  李坤拿起神图,走到盛夏身边,把图再一次递到她面前。

  盛夏看着这张图,又看了看李坤,问道“李经理,想我怎么做?”

  “爽快,我也不拐弯抹角了,你把洛河神图拿给封琪,但是不要提我,你知道我们之间有嫌隙,现在还不是一举同盟的时候!”

  盛夏手里端着这张图,心里直犯疑惑,这图就像蚂蚁文字一样,能这么有作用,可以挽救封琪在集团的位置?但是此时此刻,盛夏她们三姐妹已经没有什么挽救封琪的资本了,当供应商和投资方第一时间听说真公子封幻楠,封琪名下的产业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就连阳春手里接管的公司都出现负债。

  盛夏走出KTV的时候,正直中午,火辣辣的太阳,晃的她险些晕倒。

  此事事关重大,她必须好好和封琪说这件事才行,于是驱车快档赶回家中。

  ……

  ;酷匠%I网F永(久@免费F%看Wk小说3

  叶云珊在花之界里修炼的越来越有窍门,这使得她来了劲头,废寝忘食的修习仙法。每道仙法学习成功之后,云珊都觉得自己的内脏和器官像被洗礼了一样。

  血玉天几乎天天都会站在很远的地方,看着云珊修炼,如果云珊遇到经脉打不通的时候,血玉天就会用灵力悄悄帮她一把。所以云珊修炼的很快,但是根基就不会特别扎实。

  云珊最近都在花之界里修炼,自然谁也无法控制她。

  这让封大茂急破了脑袋,找不到叶云珊,就不知道她现在修行近况,那么开启传承的事情,他就无法操控。

  因此,成天发脾气,家里的佣人保姆都战战兢兢的,就连集团里的那些小主管都夹着尾巴做事。

  封幻楠因为找不到云珊,集团公司又那么忙,他也只能是把云珊的事情放一放了。

  ……

  盛夏回到家中,虽然不知道这张图有多大魔力,但是还是耐不住心里的激动,没来得及脱掉恨天高,就乐呵呵的朝卧室跑去。可是卧室里根本就没有人,盛夏找了其他几个屋子,还是没有封琪。

  “封琪去哪了那?”盛夏忍不住嘟囔着。

  拨通了阳春和申秋的电话,得知封琪没有去她们那,而且她们代替封琪会谈几个公司的业务和投资,都被人拒之门外。盛夏更下定决心,利用神图,按照李坤所说的试一试。

  封琪来到镇海酒楼,并没有直接进去,看见徐洁在里面忙碌着,不知道怎么了,就想起自己那晚和她缠绵的画面。

  隐约中,他见她摘去眼镜后,并没有往日那般土气,相反倒是有种灰姑娘那般吸引人。

  徐洁回身正好瞧见封琪在门口发呆,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过去打招呼,两个人就那样僵持下来。

  这是那晚后,他们第一次见面,封琪是个熟男,怎么会不知道那晚他要了她。

  封琪慢慢的走了过去,腿里像灌了铅一样,一步比一步沉重。好在徐洁已经走了过来,他一把拉过这个斑点女,紧紧的抱在怀里。

  是的,就是这个身体,柔柔的暖暖的,还有点肉儿。

  徐洁先是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以后,那些员工都吃惊的看着他们俩。徐洁因为难为情,便推开了封琪。

  封琪倒退了两步,这回他看仔细了,眼前的这个斑点女是假的,那些雀斑都是眉笔画上去的,尤其是眼角那颗痣,位置都跑了。

  封琪看着眼前这个像猫似的女人,只觉身底下有些异动,便忍不住大步向前,捧着徐洁的脸蛋狠狠亲了起来。

  徐洁使出全身力气,也推不开封琪那孔武有力的臂膀,封琪搂住徐洁的身体,滚热的舌在她樱桃小口中扫来扫去,徐洁只觉身体像触电一样,酥软起来。两个人就这样你侬我侬,丝毫不避讳那些工作人员。

  盛夏回到家中,见封琪不在,便来酒楼碰碰运气。

  往常酒楼门外会有门童过来开门,可今天所有人都聚精会神的盯着大厅里面看。

  盛夏也好奇的想去看看究竟,刚走到门口脸上的笑容也瞬间被冰封了,她心爱的男人,有了申秋和严冬以后,又有了第三个女人。真不知,在他心里,到底能放下多少个女人。

  盛夏转过身,此时她只想一个人躲在暗处好好哭一场,可是她并没有离开,她不想认输,如果转身离开,那只能说明自己懦弱,她要守住自己的男人,盛夏再一次转过身,硬着头皮走过去。

  “琪哥哥,你在这里啊,让我好找!”

  封琪听见盛夏的声音,那点激情也瞬间降了下来,看着怀里的徐洁僵在那,便松开了手。

  盛夏一如既往的走过去,伸手抱住封琪的胳膊,娇滴滴的说道“琪哥哥,我找你有事儿,我们包房里说吧。”说完,也不等封琪回话,拉着封琪就往楼上走去。

  徐洁脸羞得通红,看着封琪就这样丢下她,也有些气恼,可是就那么一秒,封琪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脸上流露出难以察觉的笑容。

  包房里,封琪坐在首位,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盛夏看着他搂别的女人时弄皱的衬衫,心里一阵阵抽搐,可是大事在即,盛夏哪里有功夫计较那些儿女情长。

  盛夏从手提包里掏出了那张洛河神图,端端正正的放在桌子上。

  “洛河神图?”封琪紧张的看着这张图,握着高脚杯的手也加重了力道。

  “从哪里弄来的?”封琪紧张的捧起桌子上的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