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幻楠只顾着解决这次动土仪式出现的问题,并没有在意后面附件里还有离职信。

  封幻楠从未对哪个女孩子动过心,即使对叶云珊有那点关心,当然他也没当回事。作为上司,他自然要弄清她的失踪是怎么回事。

  可是偏偏,老子疼儿子,所有有关于叶云珊的事情,老爷子都暗暗处理掉,以封幻楠的社会资历来讲,他什么也查不到。

  而封琪就不一样了,他自幼就像个阿哥一样,这么多年,自然拥有各种狐朋狗友,所以很容易查到叶云珊的事,可是他根本就不在乎那个穿着土土的姑娘,直到他窃听老爷子的电话,才开始暗地打听云珊的事。

  在这个时代里,人们都崇尚科学,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封琪,当他雇佣那些人得回来的消息,是说叶云珊的身世和几千年前的古墓有关,可以打开古老的传承,得到起死回生的仙术时,封琪第一感觉就是无稽之谈。

  一直躲在暗处的李坤,却一直再找机会夺得封大茂的信任,因为他知道,封大茂需要他手里的洛河神图,没有洛河神图,依然找不到粹灵晶石。如果逼得封大茂起了杀心,那他李坤可是逃无可逃,只能等死。当然李坤算计了一辈子,他也不会做赔本的买卖,他要的就是宝藏!

  封大茂直接让司机开到镇海酒楼,封琪不在,但是严冬去世后,一直都是徐洁再打理。

  包厢内,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徐洁侍奉酒水。

  “干爹,今天怎么想起来镇海了呀?”徐洁小心翼翼的给老爷子倒了一杯龙井。

  “小洁,干爹,让你做这些事,你会不会生干爹的气啊?”

  “怎么会,小洁的命都是干爹救下来的,又花这么多精力培养小洁,再说,琪哥哥小洁一直都很喜欢。能照顾在琪哥哥身边,小洁高兴还来不及那。”徐洁红着脸庞,用手指提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

  封大茂满意的笑着点点头,转而叹气道“想我此生,两个儿子,却没有一个像你这丫头让我省心的。”封大茂浅尝了一口茶,又抬起头,看着徐洁问道“最近封琪在忙什么?他新成立的部门,业务弄得怎么样了,每天在家都早出晚归的。”

  徐洁垂下眼睑,她不想说关于封琪不好的事情,可是有些事情不告诉老爷子,那她的婚事更没有人来做主。简单思考一下,回答道“封琪去陵园,祭拜严小姐了。”语气里带了点哀伤和失落,就连眼睛里都蓄了一层雾水,掌握的分寸恰到好处。

  果然徐洁成功的勾起老爷子的怒火。“这个不孝子,成天和那些女人混在一起,都过世了的人,哎……”。

  《d酷匠网首i_发$)

  封大茂没有待多久,和徐洁闲聊些别的,便回别墅了。

  封琪一个人拿着很多瓶啤酒,坐在严冬的墓碑前,一口一口把自己灌醉,他捶胸顿足怨自己没本事替心爱的女人报仇,一想到自己很快就会被老爷子无情的踢出封氏,封琪的心情更是糟糕透了。

  今日酒楼生意真是红火,徐洁一直在忙,很快就要到打烊的时间了。徐洁嘱咐了几句管事的。便准备给封琪打个电话,正掏手机那,徐洁的手机响了,一看,屏幕上是个封琪的号码。

  “徐小姐么?我们这里是一夜不了情酒吧,这位手机的主人在我这里喝醉了,我……”

  “你把地址告诉我?”徐洁有些慌乱的问着电话那端。

  徐洁挂了电话,飞奔出去打车就往一夜不了情酒吧赶去。

  果然,封琪倒在酒吧吧台上,已经烂醉如泥。

  徐洁不敢送封琪回别墅,这封大茂要是看见封琪这个样子,很有可能动摇他在集团的位置,权衡之下,徐洁把封琪带回了自己家。

  封琪嘴里含糊的叫着“小冬!”徐洁的手略微停了一下,但是很快便嘲讽自己,怎么跟死人计较那。

  徐洁把封琪扔在自己的大床上,拖去了他的鞋子,本想打算把他的衬衫也脱下来,清洗一下,可是被封琪一双大手拽住了胳膊,一个不稳,整个人躺在封琪的身上。

  封琪温热带着浓烈酒味的气息吹在徐洁的脸上,令徐洁浑身一股燥热,脸上很快绯红起来。

  还不等徐洁直起身,封琪另一只手已经紧紧的环抱徐洁的小蛮腰,一个咸鱼翻身,徐洁便被封琪压在了身下。

  对于这个色魔高手,徐洁今晚的初夜自然被这个大色魔全全夺了去。

  几度翻云覆雨,封琪喜欢上这个有些娇羞,又很柔软的身体。只是他不知道,这个身体的主人竟然是他最厌恶的斑点女,徐洁。

  ……

  叶云珊把邮件发出去以后,就一直泡在花之界的河溪中,虽然无法顺利操控御水术,但是河溪带给她的灵力,足足让云珊进入聚灵期二重天。

  花之界不比蓬莱阁,花之界里的时差与人间是吻合的。

  多次,云珊都想进入蓬莱紫云山,请求落霞上仙指点迷津,好让她快速学会这些法术,可是一想到自己的修为,很容易为大家带来灾祸,云珊也只能坐在河溪里,自己领悟了。

  正当云珊继续修炼口诀的时候,花之界上空出现了一道血红色大口子,随即便有一道很强劲的风从里面吹出来,刮在脸上像刀子一样疼。

  云珊下意识的用手臂遮住了脸,风力越来越强,云珊被刮得倒退数米,就在云珊已经快要被风撕碎的时候,风突然停了,天空中的大口子也消失不见了。如果不是草地上就有风刮过的痕迹,还真以为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

  云珊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出现了一位穿着华丽的拖尾长袍男子,这男子明眸酷齿,一对凤目眼炯炯有神,一袭黑中泛红的长发及腰,别看是个男人,却美艳不可方物!

  云珊瞧得眼睛都直了。直到那个男子咯咯直笑,云珊才感觉到自己刚才很失礼。

  花之界里从来不曾出现过其他人,云珊上下打量着美男子,忍不住问道“你是谁?怎么来我花之界中?”

  “哈哈哈!”男子爽快的大笑着,再一次把云珊的魂都要勾走了。男子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姑娘,温柔的反问道“姑娘,这花之界可不单单是通往蓬莱阁的通道,难道你不知道么?花之界里流淌的河溪,可是从我家乡流过来的!”

  “你知道蓬莱?”云珊吃惊的打量着他。

  “我知道的可多了!我还知道你叫叶云珊!我说的对么?”

  云珊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不由自主的往男子身边凑近了几步,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男子有种吸引力,使她不能自控的想靠近他。

  待云珊靠近了,才发现,这个男子脸上的肌肤真是完美无暇的好,他身材高大,云珊只到他的腋窝处。他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好温暖,云珊真心觉得自己都要被融化掉了。

  “小妹妹,不要这种眼神看哥哥哦,哥哥会害羞的,呵呵呵!”

  妹妹?他叫我妹妹,云珊羞红了小脸,微微低下头,问道“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么?”

  “哦,我叫血玉天!”

  云珊忍不住重复着这个名字,心里像有朵花绽放一般。

  血玉天走到河溪旁,又打量了一下云珊,问道“怎么叶姑娘,在练习御水术?”

  “你怎么知道?”云珊好奇又警觉的看着他。御水术可是玄女特有的法术,外人是不会轻易知道的。

  “看刚才你身边灵力波,就知道了。不过,你应该还不会操控。”

  “是啊!我太笨了,到现在还学不会。”云珊盯自己的脚底板,尴尬的笑了下。

  血玉天一手握住云珊的手,另一只手点中了她的神庭穴,然后灵力四起,血玉天带着云珊原地快速旋转,河溪里的水被灵力击打的四处飞舞。云珊被他一个反手,快速的转过身,直到血玉天点了她天宗奇穴,才慢慢停止旋转。

  云珊只觉身体轻盈,似乎身体里的那些浊气都消失不见了。

  转过身来正要道谢,但是一回头,血玉天已经不见了。

  空中传开一句话“修习仙术,切勿急躁,仙术仙体,同归一宗,心宁气净,仙术自成!”

  云珊开心的弯腰谢过血玉天。又重新走到河溪前,深呼吸,气沉丹田,然后按照丝帕所描述的方法再一次用意念控制身体里的灵力,一道口诀过后,河溪里的水开始不断的向上空升腾一些水珠。只要云珊意念控制得当,这些水珠便会任由云珊操控。

  云珊看着这么多的水珠亮晶晶,剔透可爱,意念松弛,笑了出来,就在同时,水珠骤然下落,重归河溪。

  待云珊再次打开丝帕时,丝帕已经变成了灵变术,云珊依旧凝神静气,按照丝帕所述,开始修炼,很快便可以变换简单的花,毛笔,砚台等等小物件。

  云珊接连几日都留在花之界里修习仙法,不仅学会了很多法术,她的灵力修为也大大提升,现在已经是聚灵期七重天了,起初只能操控水珠,可现在,云珊可以操控水浪,可是对于外界,云珊依然一无所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