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盯梢囧事

  云珊被送回来的时候已是黄昏十分,树林里很安静。

  云珊还以为衣裳一如既往的消失不见,害羞的赶紧蹲了下来,可是这回令她很意外,那件鹅黄色长裙依然原样在身,云珊站起身,辨认着方向,这里应该是市郊,离市区不会太远,不过天要黑了,底快些走出去,不然赶不上公交车了。

  云珊在树林里穿梭,墨发被刮在树枝上有些凌乱,云珊伸出纤细的手指缕着发丝,这才想起,发髻上还插着步摇和玉簪子。

  这珠釵都是成色非常高的珠宝真金,很贵重。最主要的是仙家之物,带着灵光烁烁。

  夕阳西下,天色即将黑暗。

  云珊拎着裙角从树林里穿梭出来,此时马路上过往车辆少之又少,云珊顺着路走了好一会儿,才看见一个公交站牌。

  哇!站牌上一张大A4照片贴在旁边,“寻人启事,今有一女二十二岁,失踪前身穿白色衬衫,蓝色铅笔裤,最后一次发现踪迹是在城郊树林……名字叫叶云珊……,什么?”云珊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张寻人启事,再仔细一看,照片上的人确实是自己,好像是放大了新人入职的那张照片。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寻人启事一定是那个渣男上司弄的了。

  下面的纸张已经看不清字迹了。

  云珊本想等这末班车,可是一想自己已经属于失踪人口,此时出现在郊外,服侍怪异,如果被人认出自己就是叶云珊,那自己该如何解释那?

  这时末班车已经打着车灯开过来了。云珊只好躲到站牌后面去了,见公车离开,自己才敢出来。

  这么远的路,总不能两条腿走回去吧!肚子饿得咕咕叫,这两天吃的仙食不长膘,都快瘦成A4腰了。云珊摸着肚子,愁眉不展的看着城区方向,这时丝帕的一角掉了出来。云珊高兴的抽出来,自言自语道“对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现在自己都已经是聚灵期了,曾爷爷也打通了我的玄女经脉,落霞上仙说我可以修习法术,那我是不是就会飞了?不对,人家叫御剑飞行!”云珊笑话自己好老土,美滋滋的拍着丝帕。

  借着路灯有些微弱的光芒,云珊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丝帕。

  可是丝帕上面一个字也没有。云珊翻过来再仔细看看,还是什么也没有。这就奇怪了,落霞上仙没理由逗她的呀,又赶紧打开另一块丝帕,上面也并无半字。云珊此时的心情别提多难受了,刚刚还满怀希望,可现在就像泄了气的气球。

  算了,还是步行回去吧!

  ……也不知走了多久,两条腿都要抽筋了,终于进入市区了,可是离公寓还有段路,已入半夜,路上行人已经很少了,偶尔过往出租,会像看外星人一样朝她鸣笛,可是她哪里有打车的钱那!

  前方,有一处花池,云珊实在走不动了,就过去坐下休息一会,想起落霞上仙那么郑重其事的交给她两方丝帕,云珊不死心的又从衣衫里掏出来看。上面还是一个字也没有。

  云珊失望的把方帕叠得方方正正的。

  因为走得太久,就是半个仙人,也会灵力不济而深感疲惫的。云珊也没多想,随手用丝帕擦起了额头上的汗。

  说来也奇怪,丝帕接触陀菱花印记的时候,彼此得到了感应。云珊再次打开丝帕,一道很强的金光直冲霄汉,云珊慌张的合上丝帕,随之金光消失。

  云珊恍然大悟,紧握着丝帕就朝着公寓一路飞奔。她因为激动,都忘记了脚已经磨破了。血液一点点从鞋袜里渗了出来。

  还好!终于到家了。云珊一头栽进温软的大床里,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

  一直跟踪在云珊家中的赵氏兄弟看见云珊回到家中,并没有过多的吃惊意外。这是他们早就料到的,已经开启花之界的人,怎么会轻易的被人算计致死那,可是他们并不知道,云珊生死一线时,花玉早就被恶人盗走了。

  赵氏兄弟通知了封大老板。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封大茂的手机以及家中座机早就被封琪秘密监听了。

  酷+?匠网{g正版+首发

  封琪现在最恨的人恐怕就是养育了他三十来年的父亲封大茂,他一直努力的做个孝子,为了讨好母亲,可以接连几日不眠不休,只为博母亲一笑,他又为了做一个合格的接班人,自懂事起就努力学习,他得的奖状都可以装满五六个整理箱,他以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封氏继承人,也早已经习惯了周围人仰慕他的眼神,可是突如其来的变故,他变成了有待观察的人,很多人的眼神都变成了不屑。

  甚至,甚至自己最喜爱的女人都死于自己的床下。

  一切都是因为他封大茂。封琪为了报仇,他会不惜一切代价。

  封琪悄悄的走出了卧室,拿起外套和车钥匙,朝门外走去,封大茂挂了电话,并没有直接回房,坐在沙发里抽起了雪茄,封琪走到一楼客厅,看到父亲,正准备返回卧室,不小心一回身,撞上封幻楠手里的咖啡杯。咖啡瞬间溢了出来,洒在了身上。

  封琪恶狠狠的看着封幻楠,封幻楠不但没生气,还笑莹莹的说道“呦,这么晚还准备出去啊!咖啡弄脏了你的衣服,看来你要重新换一身了。”

  封琪没有搭理他,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便更加厌恶。

  “你们两个再搞什么?”封大茂听见封幻楠的声音,朝楼梯口走了过来。

  封琪头也没回,拎着西装折回房间。

  封幻楠看着父亲铁青着脸,双手一摊,嘴一撇,又折回了餐厅,重新冲杯咖啡。

  封大茂最为商业巨头,这脑袋果然不是架在脖子上做装饰用的,想着两个儿子的反应,立马拿起自己的衣服,吩咐保镖留心查看别墅里所有的动静,便架车直奔市中心而去。

  封琪回到卧室,生气的把衣服摔在地上。在房间踱来踱去。

  这时封琪的手机再一次响起,电话那头是申秋,“琪,老爷子离开别墅,往市中心开去了!”“老爷子去市中心做什么?”封琪挂下电话,赶紧跑下楼去。开着车往市中心追去。

  封幻楠一直坐在餐厅,喝着咖啡,见封琪也离开了别墅,也悄悄紧随其后。

  这一切被躲在暗处的保镖李申看在眼里,老爷子临行前有吩咐,别墅若有异动,通过微信转发消息。

  这个微信是老爷子刚刚办理的,自然没人知晓。再说,谁会想到老爷子商场打滚了这么多年,会像年轻人一样,玩起了微信。

  封大茂早就猜到自己的手机电话被监听,也猜到做这事的不是别人,定是那封琪。那得知自己离开别墅,以封琪的性子,一定会追随而来。果然封大茂发现自己的车子后面有辆红色宝马跟踪。封大茂阴笑着,在前方路口,一个急转弯,后车正好碰上了红灯,坐在宝马车里的申秋,看着封大茂的车远远开走,又转进了下一个路口,气得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没办法,只好给封琪打电话,告知人她跟丢了。

  封大茂故意在市中心的繁华地段,兜兜转转,为的就是等封琪和封幻楠跟上来。

  封琪本来是想把三个女人都叫来跟踪老爷子的,担心人数多,易暴露,所以叫了最成熟稳重的申秋。

  看情况,只能靠他自己了,既然监听了老爷子,自然也安装了定位系统,很快就找到了老爷子的车,车子停在云珊公寓小区外侧。

  封琪和封幻楠也前后赶到。

  都说姜还是老的辣,封大茂躲在小区对面的树带林里。不消一刻钟,封琪和封大茂的车子不远不近的纷纷停了下来。

  封大茂把手机设置成返回出厂设置,然后故意丢在树林里。悄悄的转移了一个地方,看着两个儿子。

  封琪看到老爷子的车子,又在附近仔细查找了一下,确认父亲不在,一看手表,半夜两点多了,又看了一眼小区,他当然知道这是封幻楠为叶云珊租的公寓。这个小区门禁严格,没有磁卡,谁也进不去。封琪给阳春她们两个拨通了电话,让她们迅速找到一处偏僻的房子,布置好炸药。然后自己把车子开到稍远点的地方,躲了起来。

  封幻楠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他还不知道云珊已经回来了,但是以他的智商,自然知道此次与云珊有关。

  封幻楠徒步绕到小区后门,那里有些杂草,这个小区后身紧邻一个没有开发完的公园,所以地面上的砖瓦碎块很多,很少有人经过这里,因为云珊来这居住以前,便失踪过一次,虽然他没问过原因,但是看云珊的状态良好,也懒得多打听,可是为她选择住处,涉及工作,封幻楠当然要好好查看一番。

  只见封幻楠绕到背阴处,封大茂也跟随其后,封琪把车子停的稍远些,所以还不知道封幻楠和老爷子已经行动了。自己一个人坐在车里,傻等着老爷子或者云珊自己走出来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