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仙界出糗

“玄女,掌门已经恭候您多时,请随我们即刻入殿!”随即脚下青云柔絮,载着云珊朝山上大殿飞去。 云珊刚入定大殿,青云便四处消散,脚下一个不稳,差点向前倒去,幸好被身旁的道童扶了一下,才没有丢人。 大殿里修造得巧夺天工,金碧辉煌的天穹不显过分的奢华高调,中欧风格相得益彰,四周汉白玉雕制而成的浮雕,惟妙惟肖。雕饰上有各色宝石镶嵌,五光十色却不显繁乱无章。殿内十二根擎天白柱上面盘刻着十二只石兽如同活了一般,都朝云珊这边望了过来。云珊饶有兴致的跑了过去,看着那些带有宝石眼睛的神兽,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刹时石兽眼睛一亮,周身腾出一股白雾。

“大胆云盘兽,不得对玄女无礼!”说话之人声音洪亮,着实吓了云珊一跳。

“啊?是您?”云珊一见是那个白头翁,高兴的跑了过去。

却她身旁的道童伸手拦了下来。

“子初,不得无礼!”白头翁喝住了道童,又温柔的看着云珊,笑道“丫头,我这大殿你可喜欢?”

云珊转着脑袋,看了一圈,满意的笑道“白头翁这里当然是极好的,极好的。”云珊见他们都是一身仙家道袍,便学起了古装宫廷戏里的语气,俏皮的竖起了两个大拇指。

身后的一个年龄小些的道童,白了一下眼撇着嘴巴哼唧道“哼,农村人。”

啥?我是农村人?云珊顺着声音寻去,竟是一个小屁孩,生的黑黑的,好像从煤窑里爬出来似的!云珊第一时间想起了小宝哥,也懒得再和小孩子计较,恐失了自己十几年的学历,倒是便宜了小屁孩!

白头翁仙资奇特,虽然只有洪荒期十重天,可是他观微的修为已经到了知心的境界,此时他已经读懂云珊的心思正从上座走了下来,笑道“丫头,你别看他们想的小,他们的年龄远在你之上嘞!”

  …更新7d最uh快…上,酷oO匠“网

云珊不可思议的指着刚才那个小道童,正故意的朝自己挤眉瞪眼。

“云珊,你刚到蓬莱仙阁,就让子初陪你四处走走吧。我年纪大了,容易犯困!有什么需要,说与子初,他会为你准备的!”白头翁扬了一下拂尘,便消失不见了。

“嘿嘿,是啊,人家好不容易才进了蓬莱阁,子初师兄要好好带她走走看看才是,免得拿厕所当成了食堂,就不好了。哈哈哈”刚才那个小道童看见掌门离开了便嘴巴不留情的取笑着云珊,其他道童听他这么一说,也笑起来。

“子墨,休要无礼,去茶水间准备些茶点一会儿送到玄女房间吧!”子初强忍着笑,吩咐着。

子墨倒是很听子初的话,带着其他师兄弟,恭敬的退出了大殿。

“哦!原来他叫子墨。人如其名那!”云珊把玩着衣服上的挂穗自言自语着。

“玄女,莫要见怪,我师弟其实人很好,只是他年纪最小,平时就数他淘气了!”

“子初师兄,我不会和他计较的!”云珊甩了几下手里的挂穗。

子初微微一笑,挂着一个小酒窝,心想“这个玄女脾气真好!”

云珊被他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指着不远处的长廊说道“长廊朱漆,蜿蜒流转,隐于青松玉树之中,活像一条红龙!”

子初便带着云珊来到这条长廊里边走边欣赏风景,不知不觉中就来到了后殿。

牌匾上赤金瘦体字娟秀的写着云涧殿。

子初解释道“哦!玄女,这里便是我们练功和歇息的地方。”

云珊回头看着子初笑道“你不要玄女玄女的叫我了,听得好别扭啊,我叫叶云珊,你就叫我云珊吧。”

子初刚想辩解什么,忽而一笑道“那好吧,云珊。”

云珊满意的点了点头,站在云涧殿门外,能感受到这里的灵力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惹得云珊胸口血玫瑰的印记逐渐升温发烫。

子初暗暗的伸开手掌,从肩头串出一股灵气直到地面,打开了结界,这才按制住云涧殿外结界反噬的力量。

印记的温度很快降了下来,云珊也没有多想,开心的转了一个身,正好瞧见空中有座岛,岛上还有宫殿屋脊。“子初,那是什么?好漂亮啊。”

“哦,那就是蓬莱掌门和玄女居住的怡空阁。”

“那就是说我住的地方?”云珊喜出望外的凝视着那座壮美不可方物的空中楼阁。心里美得要冒鼻泡了。

“我带你上去看看?”子初看着云珊一脸花痴的样子,忍不住想笑。

“好好!”云珊恨不得把眼睛扣出来先抛上去看看再说!听子初这么一说,乐得嘴巴都闭不上了。

子初右手伸出,默念口诀,脚下便生出一片青云,托起他二人,稳稳的飞向怡空阁。

怡空阁在视线里变得越来越大,朱棚流金,神兽八冀,像极了清宫,伫立在姹紫嫣红的奇花异树之中,圆月宫门两旁各有一株开得正盛的桃花树。

离得近了,闻得一股药香之气,汔人心脾,待他们飞落在白玉台阶的时候,那些云雾便散去了。

“云珊,咱们进去吧!”

子初在前面带路,走到门口才见有一层像气泡一样的东西罩在上面,子初默念口诀,那气泡一样的东西便打开了一个缺口。待他们进去后,立即复原。

云珊吃惊的望着上空,子初心里暗笑道,都市人不是看小说么,怎么连结界都不知道,还真是有点土。

大弟子终究是大弟子,修为和涵养都是没得挑的,很耐心的解释道“这个结界是祖师在世的时候就布下的,只有懂得幻移大法的才可以打开,而目前,除了师傅,便只有我和子墨师弟,也许还有正修师兄!不过他此时正在关内!”

云珊从他眼里看得见那种骄傲的神情,想必这幻移大法需要很高修为,怪不得那小屁孩趾高气昂的。

子初带着云珊穿廊过洞,一一介绍着各个房间,这时传开窸窸窣窣的声音,子初便带着云珊飞去了云涧殿后山的一处灵果园内,只见各色折纸鸟在果园里飞来飞去,像活了一样!有的叨着树叶,有的不住的点着头,还有的在打架……“这么多只折纸鸟,好漂亮啊!”云珊一边惊叹着一边伸出手,便有一只飞过来,轻轻的落在手指头上。 “这些折纸鸟都是师弟们平时做的,可以用来传递话语,每一只都有属于自己的密码,只有找到对的目标,密码才会自动消除,如果中途被劫,那么折纸鸟也会跟着化为碎屑!”子初解释着。 “咦,这间房好特别!”云珊顺着折纸鸟飞去的方向看见一座很大的院子,那里的屋子屋脊像个八角草帽,还有个像避雷针一样的尖,被阳光照射放出金属光泽,四周种满了花,但是房子却没有窗户,蹲下来细看,屋脊像鱼鳞一样,层层叠叠,每两层之间都有间隔,屋脊八角挂着风铃。云珊跟随着子初走了进去,里面有一把超大贝壳椅子,还带有扶手,旁边有个香案,放着一鼎香炉,还有几本古书。香案下面有个抽屉,云珊打开一看,是香料和一叠很柔软的方纸。椅子对面的墙上挂着梅兰竹菊四副画,旁边的墙上挂着一副对联,上联是“以玫听香秀处几”下联“因风观火侍辟闲”横批“悠闲自得”。

云珊念着这幅对子,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这是些什么意思,有风有火的,又香又闲的,对联下面还有一个地龙。 难道这里是餐厅,吃饭的地方?可就一把椅子,一个人吃会不会太寂寞了,便忍不住问道“子初,这饭厅怎么只有一把椅子,你们都是自己吃自己的么?”

子初一听饭厅两个字,当时就笑喷了,抱着肚子,拄着腰,笑的直不起身。

看他捧腹大笑的样子,云珊开始心里画魂。

笑过了半晌,子初强忍住笑,用袖口擦拭眼泪。

解释道“玄女,这里是茅厕。”

拉个臭臭的地方,有必要搞得这么文雅么?有书有画,有香炉有地龙,对了,还有脚下的镶金地毯,这些人有钱没处花了么?谁这么奇葩,设计这么一个公厕,怪不得就一把椅子,看来这个贝壳该是仙界版的坐便了。

云珊感觉脸颊发烫,用手扇了几下,为了掩藏自己的尴尬,几步便溜了出去。

…… 子初回到了云涧殿,看到子墨忍不住大笑起来,本来不想宣扬的,架不住众师弟唠叨,子初便讲起了厕所之事。众师弟一听,都笑翻了!一个叫子云的小师弟,泪眼婆娑的取笑道“那她如果来咱们的饭厅一看,不还得以为是进了棋舍?”大家一听,又开始大笑起来,那笑声此起彼伏,就连怡空阁里的白头翁都被吵醒了。

白头翁怒斥了子初等人,喝令他们几人亲自下厨,为云珊做几道仙家菜,以示赔罪。

可是此时的蓬莱阁,任谁见了云珊,都忍不住笑几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