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因祸得福

肖橙被一个黑布袋子罩在了头上,绑匪担心她乱喊乱叫,用刀子抵在她腰间,塞进一辆面包车里,随后车子驶进一间废弃的工厂车间。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续着胡子的中年男人拽下肖橙头顶的黑布袋,端起肖橙的下巴,阴阳怪气的说道“长得有点姿色,可惜喽。”看着肖橙眼睛里冲满了恐惧,满意的说道“我这个人喜欢助人为乐,听说你最近连孩子入学费用都交不起,哎呦喂,我这心里啊,唉!”,胡子男将点燃的雪茄轻轻的从肖橙的眉毛开始往嘴边挪,香烟呛得肖橙睁不开眼睛。本能的往后躲着,却被一只咸猪爪抓了一下自己的胸部,肖橙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胡子男大笑起来,旁边站着两个纹身小青年也都跟着笑起来,这笑声听起来异常恐怖。

胡子男停住了笑,又把脸凑了过来,嫌恶的看着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嘲讽道“别人睡过的女人,爷爷我嫌脏。”说完,狠狠的往肖橙脸上吐了一口唾沫。

肖橙转过头避开口水的喷溅,

胡子男吩咐旁边一个黄毛青年,端出了一个小箱子,里面散落着五六沓百元大钞。

胡子男指着那些钱说道“只要你给我办成事,我就放了你,还把它们送给你。怎么样?”

肖橙盯着箱子里的钱,眼睛里放出光来,追问道“什么事?”

“我有个兄弟,未婚妻逃婚,他想当面问问这个女人原因,可是这个女人就是不见他,只好请你帮忙。”

“谁啊?”

“叶云珊!”

肖橙把视线转移到胡子男身上,她知道胡子男在骗她,云珊毕业之后直接来集团实习,怎么可能是谁的未婚妻,还逃婚?可是看着那些钱,不仅可以交够孩子入学费用,还能好好生活一段时间。这种金钱的诱惑,她是拒绝不了的。可是良心的谴责并没有让肖橙立刻答应胡子男的要求。

胡子男贼笑着从腰间掏出一把匕首,在肖橙脸上浅划着。

“别,我答应你!”

胡子男满意的点了点头,便领着两个小兵离开了。

第二天中午燥热,云珊去附近的咖啡店买杯咖啡提神,却在楼下角落里看见来回踱步的肖橙。像是在等谁,云珊不想与她照面,便打算折返回去!

这时,王俪俪正好下楼,看见叶云珊,便打了招呼,被肖橙听见了,站在外面大喊着云珊的名字。

“肖橙,你找我啊?”

“恩,云珊,是这样的,我想中午请你吃饭。你看,这都到饭点了。”说着就伸手拉着云珊的胳膊往外走。

云珊怎么挣脱也挣脱不开,没想到肖橙还挺有劲的。

可是自己还有事要忙,哪里有时间去吃午饭,而且救她的人是封幻男,又不是自己,干嘛请自己吃饭啊?便问道“肖橙,你有什么事就直说,我还有一些资料一点钟就要交上去的。”

“一点,哦,那不还有一个半小时么?人是铁饭是钢,怎么能不吃饭那。走,就在前面有一家饭馆,做的菜可好吃了。”说完,又拉着云珊往街口走去。

云珊有点生气了,她不喜欢别人强迫自己做事,带着火药味问道“肖橙,你干什么,你有事就说,没事的话我真要赶回去的。”

肖橙一看云珊发脾气了,赶紧劝道“云珊,你别生气么,封幻男不是救了我么,我想买点东西送给他,我也不知道送点什么好,想让你帮我拿个主意。”

云珊从来就没有什么朋友,自然就没有给谁买过东西。她哪里知道送什么好那,在她看来,真金白银才是最实在的了。

云珊摇了摇头,很抱歉的说道“肖橙,不是我不愿意帮你,可是我没有送过别人东西,我也不了解封幻楠的喜好!”

肖橙今天不能把云珊骗过去,那帮人岂会善罢甘休。

“你就陪我去看看吧!”云珊这个傻丫头,哪里能抗住她的软磨硬泡。

角落里负责二十四小时监视她的赵氏兄弟,已经向封大茂汇报了情况。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云珊有危险。

“静观其变。”封大茂简单的吩咐着。他就是要云珊有危险,这样就可以把矛头指向李坤,而自己却可以高枕无忧的等待云珊进入花之界的时机。

街口拐角处人群熙熙攘攘,肖橙假装挑选礼物,东拐西拐的就把云珊带进了巷子深处。

这时黄毛从后面窜了出来,下手真够黑的,一掌便把云珊击晕了。肖橙看着黄毛扛走了云珊,默默的说了一句“对不起”便跑掉了!

赵氏兄弟跟踪到巷子里,一眨眼的功夫便跟丢了,他们两个分头找了半个小时,可是任何一家店里都没有找到云珊。

跟丢了叶云珊,怎么向老板交代?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也只能赶紧报告老板。电话那端说道“马上监视李坤!”

云珊醒过来的时候,被五花大绑在野外的一棵大树上,夜已深,四周黑乎乎一片,凉风习习,偶尔还会传来一两声鸟叫。

云珊动了下身体,绑得好紧,可是这点小伎俩,云珊才不会感到害怕。她试着运行身体里的灵气,可是奇怪的是不管云珊怎么运力,都无法进入花之界。

“不好,花玉丢了!”

云珊挣扎着,可是绳子绑的太结实,根本挣脱不开。没了花玉,就等于要了她的命。眼下自己被困在哪里都不知道。也只能在这吹着冷风,坐以待毙了。

……

李坤在家中,一瓶接一瓶的喝酒。门铃响了,他跌跌撞撞的走过去开门。

胡子男一看李坤,眉飞色舞的从兜里掏出了花玉。刚要交到李坤手上,李坤一个饱嗝,一股酒味顿时污染了附近一片的空气。胡子男强忍着才没有翻江倒海的吐出来。李坤一见他手里洁白如暇的花玉,激动的抢了过去。是了,就是它这个宝贝,五年里朝思梦想的宝贝。还没有等胡子男开口,李坤立即从兜里掏出一张卡甩給了他,同时把他推出了门外。

  1{酷A匠网{首^、发h?

李坤握着花玉迫不及待的打开卧室保险柜,小心翼翼的取出来一张画轴-洛河神图。然后把花玉端端正正的放在洛河神图上。可是神图和花玉都一点变化都没有。“难道是我放错了位置?”李坤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拿着花玉在神图各个位置轮番放一遍。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如此说来,光有花玉也不能显示神图里的奥秘。

李坤不停的思索着五年前古墓里,封大茂得到的那紫金锦盒,那里面有块丝帛,当时墓里陪葬品已经被自己和另一个兄弟卖的七七八八了,只有这洛河神图和那个锦盒,像是仙家古物,不同于那些俗物金银器皿。为了牵制封大茂,免得日后东窗事发,被他反咬一口。自己硬是抢来了这洛河神图。

看来打开秘密的方法就在那块丝帛里。李坤遗憾的把洛河神图放进了保险柜子里。把花玉放到一个小盒子里,然后拎起外套,拿起车钥匙便走了。

李坤趁着夜色浓重,驱车来到荒郊,眼见这片林子隐蔽,便拿着车厢里备用的铁锹往林子深处走去。

赵氏兄弟跟踪李坤来到林子口,可是夜深人静,一点风吹草动都显得很明显,兄弟二人也不敢跟的紧,担心打草惊蛇,所以车子停得远些,等李坤走进了林子里,兄弟二人才敢跟着进去。

当人看不见东西的时候,听觉异就会常灵敏。云珊已经听到有人穿行在林子里的声音,还以为是绑架她的人,屏住呼吸一声不敢出,希望那人找不到她,否则小命不保。

说也奇怪,那么大林子,哪里不好走,李坤偏偏来到离云珊后面只有几米之遥的地方,挖坑埋玉。还在附近的树上坎下几块皮做为标记。

许久四周没了声响,云珊这才敢轻轻的出了便开始一口长气,刚才紧张的出了一身的汗,本应该会觉得冷的,可是从这个人走过来开始,体内温度升高,抵御着夜晚的清凉。

身体里的气团隐隐的晃动着,似乎被什么所吸引。然而埋在几米开外的花玉也跟着震动起来。突然一道光速升起,云珊和花玉一起消失在林里。

花之界里,云珊白皙的肌肤被初升的太阳映出了一层金红。头顶上的花玉发着白光,极速的旋转着。云珊慢慢张开了双臂,身体慢慢被花玉发出的光束层层包裹着。身体里的气团会儿像海上的巨浪,一会平静的如莲叶上的露珠。真气冲刷着身体里的每一处经络,渐渐的融入到身体里。光束围绕云珊的身体旋转着,速度越来越快。

花之界的上空中凝聚出一个风洞,云珊突然间从光茧中炸裂出来,花玉带着云珊的身体,飞进了风洞里。

花玉将云珊一点一点的放在地面上,随即落在云珊的胸口上,化作了一只妖艳的血玫瑰印记。

云珊睁开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青山翠柏,奇花异草,亭台楼阁,还有那云烟笼罩下的空中殿宇。

云珊看着身边一处开得正盛的千叶牡丹,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心底突生一个想法,这要是能做件衣裙多好啊,一定花之界里的花草做的还要漂亮。

胸前的血玫瑰印记发出了淡紫色的光芒,那朵牡丹立刻化作了一件五彩夏衣,穿在身上。

这时十几个小道童从山上的楼阁里跑了下来。

“参见玄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