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坤驱车前往夜魅KTV,路过巷口正好瞧见封幻楠和叶云珊从大排档里出来。一脚油门,直奔夜店。

老地方云端号包房,李坤点了一瓶拉菲,嘴巴里叼着半截香烟,旁边站着一个纹身的大胡子男人。

大胡子躬身说道“大哥,度假村里的那些弟兄都陷进去了,估计是凶多吉少,家人都跑过来找我要人。您说这事,兄弟该怎么办那?”

  {O酷c?匠:网*√正z-版首}发!

不提这茬还好,一想起这事,李坤不耐烦的看着他,吐掉嘴巴上叼着的烟卷质问道“怎么?我的事都办妥了?”

“没有,但是……”

“但是什么,当你第一天在这条道上讨生活的时候,你就该知道,命是拴在裤腰上的。事办完了,钱自然一分不差,我付了你定金五十万,那可不是个小数目!”

男子低有些不好意思,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还真不太好意思再提钱。可是那些个兄弟是他全部身家,没了他们,他还给谁当大哥,上哪混饭去啊。何况家属都上门了,哭着闹着不肯走的。这事再不想办法摆平,那些个家属真要是捅到警局,自己的后半生就要完蛋了!

只好又厚着脸皮笑道“大哥,小弟也想把事办好啊,可是封大茂的人,小弟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不是?看在,小弟跟着大哥这么多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

“行了,别墨迹了,老子今天心情不好,想要钱是吧,我给你一个机会,弄来花玉,剩下的一百万给你不说,再给你添五十万。”

“好好,一定,小弟这回一定给大哥弄来花玉。”

“如果你没办成,你应该知道后果。”

说完,右手冲着男子额头上,做了一个开枪的手势。“啪”!

男子灰溜溜的跑掉了,心里却骂咧咧的,离开夜店还朝里面唾了一口。

这时肖橙正好来到这家夜店,询问了李坤的包房号。今天的肖橙一身红色低胸裙,妆画得很艳,头发也染了色。看见李坤赶紧献媚坐过来,挽着李坤的胳膊。

李坤乐呵呵的还是那副色咪咪的鸡皮脸,凑过去狠狠的亲了一口肖橙,一只手搭在她肩上,另一手握着酒杯给肖橙灌下一口。

肖橙瞄着李坤,看他心情还算不错,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坤哥,我们找个地方放松一下啊。”边说边把那只细粉的小手放在李坤胸前揉搓着。

李坤侧头看着肖橙,却厌恶的推开肖橙的手,收回了自己的胳膊,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肖橙见李坤突然变脸,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低着头,大气不敢喘一下。

喝完了杯中酒,李坤心烦的说了一句“你走吧。”随后叫来服务员,找来一个坐台的姑娘进来。

肖橙一听李坤下了逐客令,赶紧抱着李坤的胳膊央求道“坤哥别呀,我这才到,你就急着赶我走啊!”

“行了行了,你就别装可怜装深情了,我还不了解你。说吧,你家又出什么事了?”

“坤哥,也不是什么事,就是前几天,我那没用的男人也丢了工作。你说孩子还底上学,这……”

李坤没有等她把话说完,从钱包里丢出了千元现金在茶几上,心烦的摆手赶紧叫她走。

肖橙一看才那么点钱,坐着不肯走。

这时,坐台女郎已经敲门进来了,披着黑色的长发,一身白色小短裙,不施粉黛却看着让人耳目一新。

李坤站起身,搂着小女郎,大喊了一声“换包房。”便丢下肖橙走了。

肖橙一个人坐在那里,凄凉的把钱一张一张的敛起来,握紧钱的手青筋迸出。

其实她早就知道今天的结果好不了哪去,丈夫已经知道自己和李坤之间的事,下了决心要离婚,孩子入学又是一笔很大的开销。她自然不同意离婚,于是丈夫离家出走,只剩下他们孤儿寡母的,银行又来催收房贷,自己被公司裁员下去,一时间没了收入,就是她肖橙一万个不满意又如何,怨只怨自己没有本事。跑来用肉体来求这个男人,却不过是热脸贴上人家冷屁股。

肖橙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万家灯火,映照着她那颗脆弱孤独的心,路旁华灯异彩,却更显得她的悲戚与无助。

走着走着,竟不知不觉来到了江边,看着手里的那点钱,连入学费用都不够,自己为了讨好那种男人还精心的打扮着,结果不过是自己羞辱了自己罢了!羞愤之下,竟动了自杀的念想,一死百了。

肖橙站在护栏外,听着江水涛涛之声,就像在嘲笑她一样,她没脸见孩子,没脸活下去了。一狠心便跳了下去,却被一个男子及时的抓住手腕,拽了回来。

肖橙没有死成,片刻后从刚才的失魂落魄里醒来,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云珊的怀中,而一旁站着封幻男。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最脆弱无能的一面被认识的人看见了而羞愤,还是因为女人的眼泪可以骗到男人和心地单纯的人,捂着脸便稀里哗啦的哭起来!

江桥上闻声而来的人越聚越多,看着肖橙哭个跟泪人似的,都在指指点点着。封幻男担心有记者混入其中,再一通报道,便示意云珊,架起肖橙钻进车子里。

云珊拿来一盒纸巾递给肖橙,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封幻男下了车,靠在护栏上看着夜色。肖橙止住抽涕,说道“谢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我就,我就……。”话没说完,又开始哭了起来。

云珊忙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不要难过了,没事了啊,都会过去的。”

此时的肖橙情绪激动,一把抓住云珊的手,嘴里一个劲叨咕着“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出什么事了,至于想不开?不管怎样,好死不如赖活着!”云珊实在没辙,只好试探性的问问她,希望能知道点什么,也好开导一二。

“云珊,我,我活不下去了,我这个妈妈做得太没用,我对不起我的孩子。”提起孩子,可能是当妈的心里最柔软的地方了,肖橙更加伤心的痛哭起来。

这到底出了什么事,说得这么严重,还寻死觅活的。云珊急坏了,可是看着她一直哭,一直哭,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才注意到现在的肖橙,浓郁的香水味刺鼻,头发染成潮红色,一字低胸红色裙子,一双豹纹恨天高。这是闹的哪一出啊。云珊看肖橙也不想和自己说点什么的样子,自己不方便再多管闲事,只好让她冷静一下,自己也跟着下了车。

“哭过了,就没事了。”封幻男一副关我什么事的样子。

云珊看着车子里的肖橙忍不住说道“肖橙变了。”

“人总是会变的么!这有什么奇怪的。”

云珊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好了,别瞎琢磨了,人家也是成年人,既然什么都不愿意讲,就是不想别人知道。那你管那么多做什么?”说完,又看了一眼车子里的肖橙,好像情绪不那么激动了。便接着说道“上车回家。”

云珊这回没有坐在后面,而是坐在副驾驶位置上。

“肖橙,你家在哪,我送你。”封幻男冷冷的看着后视镜里肖橙。

“东愉路二期怡海花园”边说便擦拭眼底的泪水。

车子行进了一段路程,肖橙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会来江边啊。”她从李坤那里得知封幻楠和封琪忙着新部门的事情,恨不得一个人掰成两半用,怎么会如此有闲情逸致来江边踏风那!

叶云珊看封幻男没有回答的意思,便说道“我们出来办点公事,正好路过这。”

车子快到肖橙家小区路口了,肖橙突然说了一句“对不起。”

叶云珊只觉得奇怪,便回头看着肖橙。只有封幻男跟没听见似的,依旧专心开着自己的车。

肖橙最终过不了心里的那道坎,因为封幻男救了她的命,刚才她站的位置很危险,救他的人很容易和她一起掉进江里。既然救她的人是封幻楠,自然要投桃报李一下,顺便可以摆李坤一道。

于是肖橙决定说出心里的秘密“封幻男,对不起,那件事是李坤逼我告发的你,也是他让我改了财务的账目记录,我……”

“我知道,都过去了,不必放在心上。”

“你,你不恨我吗?我差点害死你。”

“我不是还活得好好的么?呵呵,还成了封氏集团的公子,多好啊!”

云珊听得云里雾里的,但是她什么也没问。

肖橙下了车。封幻男叫住了她,走到她身边劝道“如果真的爱孩子,就别在去做这种事了。”说完上下打量了一下肖橙的衣服。看着肖橙已经明白自己所指,这才开着车子扬长而去。

肖橙刚走近楼道里,就被人从身后捂住嘴巴,拽进了一辆面包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