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如期召开股东大会,地点便是FWS集团总署二十八层大厦。应邀参加的除了持有集团百分之五以上的股东十七人,还有在外间的小股东百余人。

大会开始前五分钟,所有股东都已经在大厦门外屏立而候。个个衣衫革履,神情严肃。这不是一个仅仅关于元老小设计公司的去留的问题,更是动摇了整个集团的精神命脉,或者确切的说,李坤与集团很多股东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果这间设计室被划割独立,那么李坤最直接的一项经济来源也就断流了,而那些股东,借着李坤手里的资源而争夺名利的砝码也要受到不可估量的损失。当然,对于集团正面成长的利益来讲,也就是以封琪为代表的一派还是希望这间设计室独立出去,因为这间设计室表面上是个小公司,实际就是集团的一个毒瘤。设计室不除,李坤就会利用集团之变,继续做那些违法的事情。

一阵车笛声鸣来,封琪的加长林肯准确的停在门口红地毯最中心的位置,等到封琪下车,所有股东都恭敬的低头相迎。随即,车子里又下来了四位拥有倾城之姿的女士,今天她们都是一身职场正装,和那日在镇海酒楼时的装扮远不相同。

会议厅里,封大茂坐在轮椅上,西装笔挺,虽然面色有些苍白,但是仍不见倦怠之色。

封琪为首最先进入会议室,看到父亲也在的时候,而且端坐首位,不禁吃惊的赶忙点头尊敬的叫了一声“董事长。”

封大茂对儿子封琪的这个称呼很是满意。但是却对身后那四位佳丽,却是满眼的厌恶。

等各主要股东都一一入座后,封琪面带笑容,尺度拿捏的很好,看着封大茂,等待董事长示下,这才叫秘书林杰拿出事先准备好的vcr,并振振有词说道“这是一年一度有序进行的股东大会,WFS集团现已经拥有服装,皮包,皮鞋,餐饮,酒店,度假村,珠宝,汽车八家产业链,拥有跨过企业五家,集团自成立以来,在董事长封大茂的引领下,成为东南亚兴起最稳,最快的集团大国。”封琪说到这,给他爹带的帽子也差不多了,看了一眼,封大茂正美滋滋的坐在那,一手悠闲自得的把玩手里的两个玉球,其实封琪心里清楚得很,最不想设计室被分割独立的便是这座上之宾,所以此时,封大茂紧张的状态,封琪在清楚不过。

封琪转过头,眉目传情了一下对面的申秋,便接着说道“集团之所以有今天的成绩,少不了在座各位的倾情奉献和睿智抉择,但是WFS不养闲人,这是设计公司四年来的财务报表和效益审计数据,这些数字足可以证明这间设计公司在不停的向集团吸取血液,它的存在,已经成为一个癌症指标。”

在座的各大股东,听着这么严重的字眼,又看着那些报表,多少人心里面在滴血啊,那是他们辛苦工作换来的效益,可是都注入了这个本不该继续存在的小公司,而且是以上百万的巨款长年累月的滋养它,可是又有多少人头顶冒汗那,这间设计室的存在,是他们在这里像滚雪球一样融资,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他们怎会让封琪得逞那。

隔壁多媒体大厅,李坤及百十位小股东都坐在那,观看会议时时播放。

这时,肖橙走了进来,在李坤身边耳语几句,便看到李坤阴险与得意的笑了一下。肖橙退了出去。李坤看着屏幕中的封琪,自言自语道“看你得意到几时。”

这时,有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小个子男士受董事长之命,走到会议室,恭敬的递给封大茂一份文件。

封大茂嘴角下瞥,不再搭理封琪,自顾自的拿出档案袋里的文件,封琪见父亲看那份文件的脸都疆了,心里还以为自己已经达到目的了那,以为父亲手里的文件只是想推翻设计室亏损的资料那,看着老爷子那副表情,指定是文件缺失了说服力。于是点头示意申秋四人,当然,这四个女人的嘴可不是吃素的,三言两语便把那几个老顽固说得哑口无言,眼看胜利已经再向他招手了,封琪有些乐不思蜀的一脸得意样。

所有人都以为此时已经尘埃落定了,就在封琪请封大茂宣判会议结果的时候,封大茂将手里的文件摔在会议桌上,然后,看着封琪,又看着其他股东,迎着他们诧异的眼神,郑重的宣布了文件里的内容“封琪,集团总经理,代理集团事物兢兢业业,也为集团利益做出了很多贡献,我在这里,代表我所创建的WFS集团,向封琪表示感谢。”

封琪这回是一头雾水,心里盘算着这个老爷子卖的什么关子啊,自己怎么说也是他儿子啊,为自家产业谋福利不是应该的么?怎么会突然这么说啊。封琪正盘算他家老爷子是不是病傻了的时候,便看见封大茂已经起身,郑重的给他鞠了一躬。

这回不只是封琪,就连隔壁多媒体大厅那些小股东都傻了。老子给儿子鞠躬说谢谢的,还是头一回听说,何况这可是WFS集团两界领导人啊。

封琪不知所措的赶紧回礼,还尴尬的看着其他股东笑笑,甚至额头都有细汗冒出。以他对自己爹爹的了解,老爷子后面话才是主题,是杀人不见血的主题。

果真,封大茂举起桌子上的文件说道“多年前,我封大茂遗失了一个儿子,现在儿子我找到了,但是为了公平起见,我现在并不会让他立即着手集团业务,所以这个设计公司就当我做父亲给他的见面礼吧,也是对他能力的检验。我宣布,从今日起,这间以WFS命名的设计公司正是纳入集团,办公区就设在集团大厦十六楼,我相信我两个儿子的能力,是吧,封琪,你也要多帮帮你这个兄弟。”说完,也不古其他股东的意见,示意自己的秘书推着自己的轮椅走出了会议室。

这叫什么事啊,虽然设计公司没有划割独立,那些李坤类的股东自然很高兴,可是听说又来一个儿子来管理,这封大茂不愧是董事长,一石二鸟之计啊,看来封大茂和李坤之间也有了嫌隙了。

姜还是老的辣呀,封琪呆坐在老板椅上,此时的他瘫软的像摊泥,本以为自己准备很久的材料,定会给那些老顽固股东一个很大的下马威,可是没想到,老爷子这么快就好到那个儿子了,而且为了保护他,会议上都不曾透露身份。

在座的股东一个个的散去了,只留下封琪和申秋她们四人,自己成了集团一大笑话,看来以后的大权指不定在谁手里那。

隔壁多媒体大厅里,李坤气的是脸红脖子粗,双手紧握,自己的权利就这样被封大茂轻而易举的削掉了,他怎么能不恨,当年,他们可是称兄道弟的,说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可如今,有了儿子,就把兄弟给斩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天都要黑了,申秋她们知道封琪现在的心情很糟,也都乖乖的坐在一旁,不言不语,封琪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抓住身边半夏的肩膀,激动的说道“我还没输,对不对,我还是集团总经理,就算他那个儿子找到了,也不过是我的下属,只要他拿不出成绩,老爷子也没法将集团大权交给他。半夏,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封琪显然受了打击,歇斯底里的追问着,甚至弄疼了半夏的胳膊都不知。半夏害怕又心疼的直点头,而阳春,申秋,严冬都紧张的手心里出了汗。

封琪一把推开半夏,有些踉跄的走出了会议室,正好和也刚走出来的李坤碰了个对头。

冤家相逢,封琪剜了一眼李坤,觉得这种蛀虫实在倒胃口,便撞了他一下胳膊走了。

  最新U章节!j上酷匠网》●

“如今的封大少,怎么少了一些嚣张,多了一些矫情那。哎呀呀,这不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见人怕,鬼见都愁的少东家啊”李坤见他明明失了势,却还是一副嚣张的样子,想起以前封琪给他下的那些绊,包括王俪俪,李坤就恨不得把他埋了,陪个干尸了却余生。所以,此时此刻,落难的凤凰不如鸡,他自然要好好给他这个黄毛小子点颜色看看。

当然看似夸奖人的话,可是从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的,封琪愤怒的转过身,抓住李坤的衣领,几乎要把他拎了起来。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看你是活够了,我怎么说也是封氏集团的公子,手里有着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那,连老爷子都把你踢出局了,你不觉得自己气数已尽了么。”

封琪这回可是戳到了李坤的痛处,狠狠的拽开封琪抓自己衣领的手,然后一拳打过去说却道“老子打江山的时候,你还在尿裤裆那,没有老子,你爹能有几天的成绩,哼,老的不念情谊,小的不分尊卑,真是蛇鼠一窝。”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就这样你一言他一语的,扭打在一起,四个女人哪里能拉的了架,这么大动静自然惊动了保安,很快封大茂便得到了消息,两个人满脸大红大紫的被带到了封董事长面前,本以为封大茂会大骂他们,可是过了好一会,只见封大茂坐在藤椅上品茗,根本就没搭理他们。最后还是年轻人陈不住气。

“爸,我……”

“别叫我爸,我担当不起,你俩一个是集团公子,一个是随我打江山的兄弟,真是越来越出息了。不知道是不是我老了。唉,明天,新闻头版头条。”说着,还用手指头指了指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