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之界不同于现代社会,在花之界里,没有生老病死,没有pm2.5,也没有战争。而且这里到处是灵力汇聚的地方,花之界里也有晨夕更迭,四季变换,草长莺飞。

云珊进入了花之界,自然什么毛病也没有了,只可惜,她被带进来这个世界的时候,是昏迷不醒,所以一进入花之界,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扑通一声,直接掉进了河沟边。摔是摔不坏了,可是偏偏脸先着地,满脸的淤泥黑乎乎的,云珊眨着眼睛,还没来得及欣赏花之界的风景那,就被水里的倒影吓了一大跳。还怎么顾得什么淑女风范,一头钻进清澈见底的溪水里,赶紧洗净脸庞。

这溪水自然不是外面世界里的水,上空漂浮着不可计数的灵力因子,亮晶晶的很是漂亮。

被溪水洗过的脸庞也变得柔嫩茭白。就连沾过水的双手,都嫩得没了细纹。

云珊站了起来,准备上岸去,可是双腿刚一接触岸边,身上的衣服便一点点的分解,最后化为乌有。

云珊吓坏了,双肩抱着前胸,这衣服竟然一件不剩的都融入到了这个世界里。可怜的叶云珊,赶紧又跑到水里,躲了起来。

悄悄的伸出头,露个脑袋张望着,好久,都不见一个人。这才稍微放了心。可是总待在水里也不是个办法啊,虽然水温一直不冷不热的,可是自己又不是美人鱼。

云珊顺着溪水沟,又走了好一会,这里除了四面环山,花草各从其类,连小动物都几乎看不到,更别说人类了。

这才踉踉跄跄的走上岸边。

只觉从丹田处,容聚了很多的气团,身体也开始慢慢腾空。云珊觉得身体里的毒素都被那些气团消化掉了,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看到自己的双脚已经离开地面,慢慢腾空,还以为自己已经得道成仙了那。

可是再一看到自己赤身露体的,还是觉得不雅,难为情。

身体里的气团有序的在身体里运行,云珊便也不在管它,身体又慢慢降到了地面,此时的气团几乎都融化到身体里的每个角落里。

云珊望着四周,决定当务之急还是做件衣服吧,她选了一些韧性强的花草,用编织中国结的方法,编了一个快要齐膝长的草裙。又用花朵做了些装饰,就像花做成的腰带一样,既美观又实用。云珊又用一种长得像棉花一样的花蕾,拼合在一起,做了一个抹胸的小背心。虽然这套衣服看上去,不伦不类的,总算是个遮羞布了。

可是,如果离开这里,回到自己的世界,穿成这个样子,恐怕会被当成精神病什么的吧。

云珊想到这里,使劲的甩了几下头自言自语道“还是找找回家的路吧?可是这里,没有路啊。”云珊望着四周,一片迷茫。

云珊赤着脚丫走在花草丛中,这里的土壤就像是绵柔柔的地毯一样,一点也不硌脚。就这样以太阳为方向,漫无目标的走了很久,眼看太阳都要落山了,大地披上了一层金灿灿的蔓纱,云珊显然有些焦急有些害怕了。这里连个人都没有,上哪里问路去啊?如果月上枝头了还没有找到路,恐怕自己就要在这里幕天席地的过夜了。

“什么东西?”这是云珊第一次走在地上感觉到硌脚,低头一看,草丛里有块洁白如暇的花型玉,拾起来一看,温润剔透,很是招人喜爱。

“成色这么好!呵呵,发财了!虽然没有找到路,不过,这也是一种收获哦。”云珊若有所思的开始了她的浮想联翩。

花之界的时间是和外界一样的。云珊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进入了花之界,甚至她都不知道自己走了那么久,竟然回到起点。

……封大茂,看见花玉和叶云珊一同消失,气的牙痒痒,一不小心抻到了被光束击伤的胸口,疼得直哎呀。看这伤,封大茂是要被迫消停一阵子了。但是他还是派了自己最信任的那两个大汉严密监视叶云珊的住处。

花之界里,既然找不到出去的路,怎么走都是在这个山谷里,就像如来的五指掌心一样。

云珊索性以天为庐,以地位床躺在花丛间看满天星斗。

在这里,她总是觉得和她以前生活过的地方不一样,在这里,不管她走了多少路,都不会感到疲累,而且这里的一切都好奇怪,就连土壤都是那么细软。

“当然不一样了。”

云珊被着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连滚带爬了起来,站起身之后,才看清,来者居然是那个教她口诀的白头翁。终于有人出现了,虽然他来无影去无踪的,有人陪总好过自己数星星吧。可是随即就很奇怪,他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那?不会是自己误闯他的地盘,自己掉进河沟他都知道吧!

白头翁早已经洞察了她的心声,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叶云珊是又气又难为情。

“丫头,我以为你多少会有些慧根,没想到你还不是假笨。”白头翁笑够之后,就变得严肃很多。

云珊踮起脚尖,挺胸抬头问道“喂,你说清楚,我怎么就笨了。”我自己躺着看星星看月亮的,招谁惹谁了。真是的。

“唉”白头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接着说道“罢了,罢了,时候未到啊。”说完就又消失了。

“喂,老仙翁,你别走,你能不能先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回家的路?”云珊一见白头翁说走就走的,这下可着急了,这里再好,她也想回家。家里有软绵绵的大床,还有好多的吃的。可这里连个喘气的都没有。

  酷匠C%网正H版~首O(发$

白头翁没有回答云珊的问题,旷野又恢复了刚才的寂静。

云珊闲得无聊,也睡不着,就开始把玩手里的花玉,因为心里总想着回家,一个意念竟然催动了花玉,周围的灵力因子迅速被花玉吸收,直至花玉放射出很耀眼的光芒,晃得云珊侧过脸闭紧了眼睛。

等光束消失后,云珊慢慢的试探性的睁开眼睛,这回她是吃惊的一顿大叫,她就这样回到了自己家里。她简直不可置信,自己走到书桌边,摸摸,不是梦,都有些落灰了,又走到电视机前,伸手摸摸,感觉好亲切啊,可是当她走到镜子前面,她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因为嫩白的肌肤全然露在外面,自己做的遮羞布也消失不见了。

从花之界出来,云珊又有了知觉,会累会饿也会困。可是爬上床,还是睡不着。

从前的她很喜欢看小说,她从来都不敢想象最近的月余,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都是那么真实,另类。甚至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精神分裂的疾病。

脑海里回荡着梦里的呼唤,她知道,他们就是自己的亲生父母,虽然很多年前,她就不认为自己的父母已经离世,即使被遗弃过,但她的直觉告诉自己,她的父母一定很爱她。但是当她回到梦里,一切都那么真实的时候,她心痛的快要死掉了,她一遍遍问自己,他们是谁,为什么要经历那么残忍的事情。那个仇家一心要赶尽杀绝为了什么?现在父母又在何处,……

可是越想这些,头就会越痛。

云珊为了抑制头痛,想起了白头翁的催眠口诀,此时若可以大睡一场,也好。

可这回,偏不如她愿,念了一遍口诀,身体里的气团又开始运行,每运行一周天都会汇聚丹田,然后行走奇经八脉。三遍下去,云珊已经觉得自己腾空了,屁股离开了床铺。但是她没有停下来,依旧默念口诀,身体开始腾空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而自己都不觉得头晕迷糊,此时气团已经行走至百会穴,渐渐的所有气团都被百会穴吸收,云珊的身体随之慢慢旋转下降,直至停落在床铺上,而云珊,可以感觉到身体里吸收的那点灵气都消化掉了。

可能这样的运功很消化体能吧,云珊觉得很累很乏,再也没精力想别的事情了,钻进被窝就裸睡了。

受封大茂指使的那两个大汉,早就藏在云珊家楼下的一辆小轿车里。他们没有听见云珊刚回来时的惊叫,却看到了云珊运功时,房间里微弱可见的光影。好在这是三楼,如果是平房,就惨了……

此时,封大茂已经得到云珊回来的消息了,可是此时,封琪却缠着他。说什么也要衣不解带的照顾他,毕竟老爷子这回伤得不轻啊,再另一个兄弟没有下落的时候,老爷子也没有召开董事会要传位与他,那他封琪现在就是个高级点的打工仔。甚至,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经营好久的一切都让给了别人,所以,此时,封琪是不会离开老爷子的。

这倒是便宜了叶云珊,可以美美的睡一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