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桌岸上的球都连杆进栏,绝无虚发。

  “4看}F正版{C章7/节☆M上G酷*◎匠…t网‘

“老板,那个丫头已经把补药都喝了。”两个大汉前来汇报。

他转过身来,满意的笑了一下,随即将球杆立了起来,马上有一仆人上前双手接住球杆。另一个仆人双手递上一块帕子。

门外进来一个男仆,恭恭敬敬的报告说少爷回来了,话音刚落,封琪一边脱着外套,一边走了进来。“爸,我回来了。”

这位老板就是名震一时的成功小商人封大茂,现在的他手里的产业岂止是一个WFS集团,而这座别墅便是他此时的一个秘密基地。

封大茂转过身,看着儿子满脸笑容自在,便知道封琪已经达到目的了,其实封大茂也没打算将手里所有基业全部留给这个儿子。

晚饭是正宗西餐牛排红酒,封大茂没有提及封琪的战果,封琪自然也心照不宣,只汇报了一些不痛不痒的又让他这个老子开怀大笑的事情。晚餐再两个人愉悦的声音中结束的。

这时封琪的手机很合时宜的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便笑着出去接电话了。而此时,封大茂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个杀人的精光,正巧被接电话的封琪透过反光的镜子捕捉到,虽然这个眼神时间很短很短,就连封琪都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封大茂喝了一口高脚杯里的红酒,便从容的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每一个做着特殊生意的人,都会有一个或者几个很隐秘的地方,就像是封大茂的卧室,床头柜的后身有一个指纹识别系统,只要封大茂一摸那个系统,指纹识别成功,那他的床就会无声无息的从床尾掀起,这是一个矮箱床,床下面藏着一把钥匙,而这把钥匙确是书房里的暗房钥匙。

封大茂抠出钥匙,向书房走去。

正巧经过楼梯窗户时,看见封琪架着车子极速离去。

暗房就在书桌后面的实木书架那,封大茂附俯身摸了一下书桌上的开关,书架便往里行进去了,随后一条水泥楼梯直通地下。走了个转弯,一扇钢制大铁门便出现了,封大茂紧靠着锁眼上方的摄像头看去,这是个很先进先进的视网膜识别系统,比对成功之后,封大茂才把钥匙伸进锁眼,折扇大门足有半米厚。而门里面是个收藏仓库,战国时的王侯佩剑,三国时的金戈玉缕,唐朝的帝王朝服,甚至还有一整套的编钟,零碎的酒盏玉壶更是种类繁多,那些价值连城的青铜鼎和瓷器几乎快要摆满这个地面了。只留出中间走人的一条小路,直通一扇暗门。

封大茂走到一个青花瓷面前,双手转动瓷器口,那扇暗门便开了。

他居然用那么贵重的堪称珍宝级别的瓷器做暗房开关,他封大茂也有钱的太任性了吧!光看那些价值连城的国家级珍宝就知道封大茂这条大雨鱼绝不单单是个安分守己的商人,对比而言,李坤还算得上人物么?

暗室里四壁挂灯,很是明亮,虽然密不透风,又是很深的地下室,可是一点也不潮湿缺氧,可想而知,暗室四外周都用了很高极的材料制成。

可是整间屋子,就是个很普通的标间而已,除了生活用品,就没什么特别的存在。如果硬要说点什么,就是茶几上的那盆玫瑰花了。

血玫瑰因为最近总有云珊的鲜血滋养,叶子也娇艳许多。花蕊周身的深红色光晕闪动着,花心的地方已经开始石化斑白了。

封大茂仔细的端详着,紧绷的老脸露出了一丝微笑。“快了,快了!”说完话便从茶几柜里取出一个朱漆木镶金龙玉鹤百花齐放的锦盒,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锦盒,取出一片丝帛,上面密密麻麻写着类似甲骨文一样的文字。

封大茂一手拿着放大镜,仔细端详着。

……

叶云珊自从喝完那碗黑乎乎的十全补血汤,反倒觉得身体疲惫不堪,想起白头翁的话,便盘膝而坐,开始默默叨念着口诀,可是也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云珊念着念着,竟然坐着睡着了。

……

封琪驱车来到镇海大酒楼,依旧是那个标间,等着他的只有王俪俪一人。

“怎么回事?还有一个儿子是什么意思?”封琪异如往常,没有了沉稳淡定。

王俪俪刚见他的第一秒还很兴奋,这么有价值的情报让她心生对封琪的幻想,可是此时此刻,王俪俪愤怒的转过身去,直驱正题。

“我只说一遍,你听好了,你父亲除你以外,还有一个私生子,据可靠消息,他的年龄与你相差不大,而且,老爷子也在寻找那个儿子。”

王俪俪说完这些,便连一句道别都没有,拿起包就走了。

封琪瘫坐在椅子上,右手因紧握的拳头,青筋崩起。“绝不让你得逞!”

此时的封琪如同一只抢占领地的野兽。

其实,封大茂再把集团大权交给封琪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找寻儿子下落了。封大茂也是在整理妻子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日记本,最后写道“我依稀的记得儿子后肩膀上有块胎记,当时被大夫用手遮掩住,可是后来等我醒来,我却找不见那块胎记了。琪儿从小就乖巧孝顺,总是逗的我们开怀大笑,甚至每一年我的生日,这孩子都变着法的哄我开心。如果没有琪儿,我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度过这么漫长的岁月,老公每天忙碌集团的事,都一个多星期没有回来了,我的病已经开始恶化,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能否解开真假儿子之谜,如果琪儿真是我们的骨肉,那么知道我这个妈妈居然想过做亲子鉴定,他会不会恨我啊。”

可是妻子临终前,还是在封大茂面前说了封琪一大车的好话,为了圆妻子的心愿,封大茂这才将集团第一把交椅给了封琪。而自己一心钻研蓬莱传承的奥秘。

至于封琪,没了往日的戾气,他不明白他怎么还有一个兄弟,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马上就要召开股东大会了,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封大茂找到那个儿子,那他多年苦心经营的梦,还怎么可能安安稳稳的进行下去。若为他人做嫁衣,封琪宁愿斩草除根,他才不管那个阻挡他前行的人是谁那。

……

云珊睡得两腿发麻,这才醒了过来,精气神倒是恢复了些,可是她就开始纳闷了,不是说可以有助于她快速恢复么,怎的念几遍竟睡着了。接连几天的噩梦,唯有这次倒是睡得安稳香甜。

自从云珊被关进来,不见天日,更别提什么微信了网络了,连手机都被人没收了,除了胡思乱想,都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

正发呆无聊那,神秘人封大茂又带着面具穿着长衫,捧着盖着黑布的玫瑰花,急匆匆的进来了。

云珊见他本能的往后躲去,可是怎么躲也没用,他来势汹汹,看那架势,此次势必要耗尽她身体里最后一滴血。

与其这样被动,不如大大方方的,就是失血而死,云珊也要明白几个问题。于是站了起来,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伸出手来止住了封大茂的脚步,认真的说道“如果你还想让我喂养它,你就回答我几个问题吧,就算是让我献血,也要有个明白吧!”

封大茂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逗笑了,只要今天血玫瑰可以完全石化如玉,那么这个丫头就没有留下去的必要了,那么回答她一两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又何妨,便点头示意让她提问。

云珊也不客气,指着玫瑰便说道“血玫瑰为什么会吸我的血,没血就会枯萎?”

“那是你无意中和它建立了嗜血盟约。”

呵,这个老奸巨滑的大咖,回答的也太简练了。云珊正要问下一个问题的时候,封大茂开口说道“我只回答你两个问题,你刚才已经问了两个了。现在就开始給花上营养吧。”

“慢着,你那么大年纪了,怎么还那么赖那,就算我问了两个问题,你只回答了我一个不是吗?再说你之前可没有就让我问两个问题啊?”云珊气鼓鼓的反问着。

“好吧好吧,牙尖嘴利的丫头,老夫忙着呢,你快点问最后一个问题吧?”封大茂看她若有所思的样子,真真是着了急了,赶忙催促道“快点。超过三分钟,就别怪老夫无情了。”

什么玩应啊,这是无奸不商。云珊满肚子话一时间都不能问了,只好捡了一句重要的来问“我怎么从这里逃出去?”

“什么?这里是我的地盘,连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你居然想逃出去,是在羞辱老夫么?算了,问题问完了,赶紧拿血来。”话音还没落,就抓住云珊的胳膊,用匕首化了一刀,热血随即喷涌而出,玫瑰碰到了云珊的血液,散发着极强的红光,只是电光火石之间,云珊便再次晕倒在地。

玫瑰花吸收完血液,花叶便迅速枯萎,花蕊从里往外开始石化如玉。封大茂激动得捧着花盆的手都剧烈颤抖着。

最后一秒,血玫瑰化玉成功,洁白如暇的花型玉,散发着玫瑰的香气,金黄色的光晕一闪一闪的。

封大茂激动的热泪盈眶,这块花玉可是开启花之界的钥匙,只有进入花之界,才有可能寻到蓬莱的传承。

封大茂伸出一只手想要拾起花盆里的花玉,却被突如其来的一道强光击中,整个身体被弹出了好几米,重重的撞在墙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等封大茂呲牙咧嘴靠在墙根口吐鲜血的时候,花玉和叶云珊已经随着那束强光,消失在花之界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