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叔一拍脑门,“我就说有印象,千魂阵,就是千魂阵。”

  我拿把放大镜仔细看,旧布上错落的几个标记,有些是用来迷惑人的,只有四个隐藏的黑色弯曲线条,看似毫无章法,但仔细瞧就能发现在旧布背面有像用火烧过的痕迹将它们串联起来,不过一般就算有人发现,也很少知道代表什么,因为这看起来就像一块放在树枝上烤了一半的破布而已。

  至于千魂阵,则是过去降教中用邪术生灵捍卫墓葬的一种阵法,与一般的风水墓局不同,千魂阵主要在墓的里层,外围有机关阻碍,在主墓周围还有配墓,甚至有活物守墓,单纯破坏每个墓室都会面临整个墓局的威力。

  先不说这是不是藏宝图,单单上面标的地方就是用千魂阵来处理的,无论是直接挖还是破坏机关,都有很大危险性,而就算机关因为时间太久失去作用,但里面的千魂阵和守墓的活物,用手指头想都是极玄极煞之物,稍有不慎都是九死一生。

  “现在就剩不知道这地方到底在哪了。”二叔皱眉道,“是什么朝代的墓,是谁的,现在都不知道。”

  “确实不好说。”看到这千魂阵后,我先前燃起的一点发财之火被浇灭了一半,这东西就是我爷爷来了估计都觉够呛,“对了,你说这是你从香港那边弄来的,你去香港了?”

  “呵呵,前些日子去了趟,去旅游。”二叔笑道,“你还别说,人那边确实繁华,同行也多,就是地方小了点。”

  这我倒信,中国道教虽出自内地,但在香港却最为兴盛,我摸着这张旧布地图问他,“这东西你打算怎么办。”

  酷?…匠网l3首?~发1

  “再说吧,这玩意儿你先拿着,等有线索了再说。”

  我点点头,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等他走后我把旧布收起来,中午的时候去羊杂店吃了碗杂碎,饭馆老板娘现在跟我熟了,这两天总问老李头哪去了,看样子还挺关心,不过算算日子老家伙也确实走了有段时间了。

  下午我在店里看书,大约五六点的时候,昨天那两口子又来了,进来就忙道谢,说什么名不虚传立马见效之类的,硬要给我塞红包,我当然不会拒绝,人家这么诚恳,我要再推辞那就不厚道了,况且我昨晚确实没少费力,又啰嗦一会儿送走他们,我迫不及待打开红包,好家伙,得有五千多,要说我现在确实正为钱发愁,以前赚的钱八九成都给家了,上大学以来就一直用的点剩余,还勉强够,但交了女朋友之后就顶不住了,虽说每次出去,孙倩都体贴的不去贵的地方,但是男人大概都了解,女生越是这样说,那我们就越舍得花,没别的,就觉得心里舒坦,可一来二去也没多少银子了,再过几天就是孙倩的生日,我这儿正琢磨怎么赚外快,眼前这个红包简直就是救星。

  晚上我正准备睡觉,电话响了,是孙倩的号码,我接通后笑道,“怎么了?这么快就想我啦?”

  “咳,是我。”

  我艹,孙倩他爸,我赶紧正经道,“孙叔啊,我,我刚才看错号码了,还以为是我们宿舍那几个同学呢,呵呵。”

  “哦你们男同学还挺开放的嘛。”孙倩爸笑道。

  我真是要多尴尬就多尴尬,“孙叔有事么?”

  “恩也没什么,你上次帮完忙也没到叔叔家来过,过几天正好倩倩生日,你也过来,咱们一块儿吃个饭。”

  我还能说啥,慌忙应道,“孙叔放心,我肯定准时到。”这真是天助我也啊,想啥来啥。

  挂断电话,我一蹦多高,这时又来了条信息,是孙倩发的,问我有没有被吓住,开玩笑,我能告诉她实话吗,不对,我像是被吓住的人么,我果断回复她爷们心理素质刚刚的,让她等着生日那天见吧。

  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发去学校找胖子一块陪我买礼物,大四年纪实习,所有人不管有事没事都出去找事做,胡艾去了家广告公司,祥子不知道在哪认识些网络写手,也出去写小说了,就剩胖子一个人在宿舍,这倒不是他脑子多笨,而是这小子是我们几个里面家境最好的,之前三年一直没提,直到大四,我们几个问他怎么不去实习,结果这货说他家里面来人给他送了张银行卡,最后逼问之下才知道,这小子是典型的被家里长辈放逐到这种地方来体验生活的,开始他还怕我们怪他,但被我们逼着大吃大喝一顿之后又无所谓了。

  刚到宿舍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猥琐的笑声,我进门看到这小子正盯着本书看的龇牙咧嘴,刚好奇这家伙改邪归正了,上前一看,吗的,‘都市金瓶梅’!

  我气得牙痒痒,这孙子竟然堕落到这种地步了,靠看这种书过日子,这还得了,我一把抢过书骂道,“他大爷的,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你还是个人么。”我边拍书边骂,“他大爷的竟然堕落到这种地步,说,哪来的!”

  胖子被我一唬,愣道,“校门口拐弯地摊上买的,十块钱。”

  “我问你什么时候买的。”

  “前天。”

  顿时我拍着胸口伤心道,“你个废物,两天,两天都没看完,你对得起我们宿舍的荣誉吗,好了,现在我正式宣布,这本书我没收了。”

  胖子终于反应过来,跳下床跟我打闹在一块儿,五分钟后,我俩默默的坐在床边,捧着‘都市金瓶梅’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一直看到快中午肚子饿,我才想起我来的目的,赶忙拉着胖子就走,胖子本来不愿意,但一听孙倩他爸给我打电话的事,立马眉毛一竖,“这不行,不能让我兄弟丢了面子。”

  说到逛街,我除了中央大街,别的地儿还真不熟,胖子跟我一样,平时也不怎么爱溜达,我兜里揣着五千块钱,给他的任务就是给我出主意,这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给女生准备生日礼物,真挺紧张的,一路下来眼花缭乱,都不知道买什么好,一直到下午三四点都没选好,不过我俩已经累的不行了。

  买了点吃的先坐路边吃上了,胖子边吃边抱怨,“我说老刘,不能啊,兄弟舍下革命食量来陪你,你就给兄弟吃这,你不厚道啊。”

  “吃不吃,不吃拉倒,我这还不够呢。”我伸手就去拿他的。

  胖子赶紧躲开,“我去,你丫的不仗义,舍得给自个儿媳妇儿花钱,对兄弟这么抠,你个重色亲友的畜生。”

  “滚犊子,让你来是领导对你的关怀,你自己说,你派上啥用场了,你个废物,见到女的就挪不开眼,养你浪费爷们儿粮食。”

  “靠。”胖子嘀嘀咕咕不说话了。

  此时的中央大街人特别多,尤其现在是夏天,就我们坐这一会儿,来来回回各种美丽白嫩的大白腿晃来晃去,连我自己都不想动了,我提醒自己,再看最后一个,最后一个,再看一个就不看了,胖子早就顾不上吃了,我俩就这么跟半辈子没见过女人的猥琐大叔似得坐在路边,时不时扔个钢镚假装捡起来,体会那匆匆一眼的奥妙。

  “来了,来了,又来了。”胖子提醒我。

  我麻利儿的一个硬币出去,喊一声“我的硬币啊”然后就跟着追,钢镚正好落在一双美腿下面,我心里嘿嘿笑着过去捡,接着我嘴一咧慢慢抬起来,可这次印入我眼睛的不只有美腿,还有一个人脸,长的很清秀,看着挺眼熟,我干笑道,“不好意思啊,我捡个硬币。”

  那女生却笑了,“呵呵,不是吧刘开,你不记得我了?”

  嗯?不会吧,熟人?我问道,“额,那个,美女,我们在哪见过么?”

  女生好像有些失望,胖子走过来问我是谁,我还没说话,女生道,“我是王小双啊。”

  王小双?我恍然大悟,原来是她,大一那次郊游之后就没见过了,想不到竟然在这儿碰上,我拍拍脑袋,“呵呵,原来是你啊,我就说挺眼熟的。”

  “是啊,大一那年我就转学了。”王小双笑道。

  胖子见我俩聊得挺嗨,一直踢我脚后跟,我无奈道,“哦,给你介绍一下,这是…”

  “你好,我叫王帅,大家都叫我帅哥,可能这和长相有关,当然,你也可以叫我帅帅。”我还没说完,胖子倒先伸手介绍起自己来了,不过他这自我介绍,听得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尼玛掉价了。

  王小双一愣,捂着嘴呵呵笑了,看着我道,“刘开,你朋友真幽默。”

  我干笑不已,胖子见王小双说他幽默,傻笑道,“幽默只是我的一个优点,我还有很多没开发的强项。”

  我真的后悔带这小子出来了,满嘴火车跑不完,赶紧把他拉一边,我岔开话题问王小双,“对了,你转学转去哪了,也不说联系联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