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躲在树后面,等黑影靠近才看清那东西长什么样,只见一个鼠头人身的东西,拖着条尾巴,全身长满黑毛,个头有婴儿那么大,这是只幼年鬼蛭,这种东西越成年个头越小。

  小东西走到离引魂香三米的地方停下,看着放在阵中的鸡血犹豫不前,但我丝毫不担心它不上钩,这就跟在狗的面前放了一坨屎,它肯定会忍不住上前舔一舔,果然,等了一会儿又向周围警惕的瞅了瞅,终于还是没忍住进入阵中,刚一进去红光一闪几张符纸瞬间贴在那家伙身上。

  鬼蛭顿时紧张的想要逃跑,但进了我的锁魂阵想再跑哪那么简单,我跳出来手持匕首直接砍去,这匕首是先前老李头的那把,走时让我给强行留下的,这也是我帮他看店的条件之一,那玩意儿一看见我,马上面露凶相,我一匕首下去,它身上顿时一道伤口,它嗷一声尖叫,我暗道麻烦,照这么叫下去非把人引过来不可。

  想罢,我改用符去攻击,锁魂阵用不了多久就会失效,最好乘这段时间收了它,这么想着,我身上的符不要钱的招呼,可这东西皮厚,换成符效果明显没那么好,只能让鬼蛭更怨毒的盯着我,却没受太大伤害。

  十分钟后,锁魂阵红光一退,鬼蛭随即脱离束缚马上向我扑来,我急忙后撤匕首挡在胸前,可那家伙却突然拐弯向小区楼跑去。

  不好,这家伙想回孕妇肚子里,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了,狠狠把匕首飞出去,同时快步去追,匕首扔在它前面,把它吓了一跳,我赶紧追上又扔出几道符,同时一脚踢在那小东西身上,要说我现在真不是以前能比的,几次撞邪经历我发现,还是得有硬功夫才行。

  鬼蛭猛不防被我踹了一脚,调过头嘶吼着冲来,我连忙捡起匕首上前缠斗,估计是知道我不可能让它回去,这家伙又向外面窜去,我慌忙跟上,想着这次决不能让它跑了,不然下次就不知道要祸祸谁了,翻过绿化带,那家伙一个跳跃跳过墙就出去了,我心里着急也连忙跟上,的亏这小区的墙不高,我也可以翻过去,可翻过之后我就傻了。

  只见那小家伙竟然被一个人用网给抓住了,此时还在网里挣扎,那人系好口子,拍拍自己身上的衣服,嘴里嘀咕道,“吗的,老子的高档西服啊,还没找人显摆呢。”

  我挥挥手问道,“那个,请问….”话刚说一半,我又傻了,那人也傻了,我俩同时骂了一句,“我艹。”

  “二叔?”看清对方后,我问道,“你咋来了?”

  “我还想问你呢,你咋也在这儿?”

  没错,来人正是我二叔葛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会在这儿出现,自从我上大学后,平时见他一面都难,我问道,“你不是在外地么。”

  “刚回来,过两天还得走,正好我有事找你。”二叔抽出烟递给我,自己点着一根。

  我接过烟放兜里,“啥事?”

  “完了再说,先把着玩意儿弄了。”说着手指一掐诀,一道暗黄色的光冒出,这种光只有开过眼的人才能看见,他手指一挥,那道光刺入鬼蛭体内,顿时鬼蛭萎靡不堪,接着二叔掏出一个小瓶,从里面倒出一些液体,那小鬼蛭惨叫几声后就化作一团灰烟消失了。

  “这就完了?”我惊讶道。

  二叔奇怪的看了我一眼,“那不然呢?我还得给它超度不成,你以为我是你啊。”

  我无语了,我那么费劲弄了半天,到他这儿分分钟处理干净,这难道就是专业和业余的区别,这差距也太他大爷的大了吧。

  处理完鬼蛭,我本来打算打车带他去宝来馆坐坐,结果这家伙说他暂时还有事,跟我要了地址说明天去找我,然后在我鄙视当中自己开车走了,等他走了我才反应过来,我没车坐啊,这大晚上的哪有什么出租车啊。

  不提我的抱怨,最后我还是找到辆车回去,这一夜我睡的无比郁闷,想想自己遇鬼降妖不是头一次了,原以为怎么着也有点进步,不说多厉害,起码能在二叔那老家伙面前不丢脸了,可直到他轻易灭了鬼蛭之后,我的信心又被打击了,难道我真的只能当个看风水的么。

  第二天一早二叔就来了,和我当初一样,老家伙刚进宝来馆就被里面的古董看花了眼,一会儿叹气,一会儿惊讶,就差流口水了,最后才恋恋不舍的对我说,“真是可惜啊。”

  “可惜什么?”

  “可惜这么好的宝贝不是我的啊。”二叔满脸的痛心。

  我懒得搭理这老不正经,问他,“说吧,找我什么事,你丫没事也想不到我。”

  二叔干咳两声,“看你说的,咱叔侄说那些不见外了么,那啥,这次是让你看看这个。”说着,二叔先把门关上锁好,接着从怀里拿出一张残破的旧布,上面弯弯扭扭像是地图,还有一些模糊的篆字标记。

  我见他这么神秘,也有些好奇,接过旧布摊开放在柜台仔细看了看,“这是…”

  ◇^酷“匠Q网Q首D4发es

  “藏宝图!”

  “藏宝图?”我惊讶道。

  “嗯,这是我一朋友在香港拍卖行弄到的,要不是我的关系,他不会轻易给人的。”二叔老神在在的仰着头,这老家伙就是好面子,要我估计这东西八成是人家不知道是啥,被他连蒙带骗拐来的。

  没有拆穿他,我仔细看着破布问道,“先说你看出什么了?”

  二叔指着旧布上的一个区域,“你觉得这里像不像什么。”

  顺着他指的地方我看了看,犹豫道,“是好像在哪见过。”

  “对吧,我也觉得像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这才拿回来找你看看,你是看风水的行家,应该能看出来。”

  我看着那块区域,脑中努力回忆,这地方确实特别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到过,想着想着突然我眼睛一瞥,看见旧布边上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有一个很小的标记,瞬间我脱口道,“千魂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二十九画说:

不好意思各位,小画最近每天都忙到晚上11点,没什么时间保持更新,在这里向大家道个歉,明天会恢复正常更新,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