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倩家在一个小区,环境很不错,我们到的时候是她妈开的门,进去坐了一会儿她爸也回来了,她爸看到我还挺奇怪,最后听孙倩一说缘由开始还挺拒绝,好在孙倩在旁边说情,最后才跟我聊了聊。

  “小伙子,倩倩说你会抓鬼?我看你年纪不大,应该好好学习才对啊,别弄那些迷信东西,那都是社会上骗人的把戏。”孙倩爸坐在沙发,口气跟我家老爷子差不多。

  不过我没在意,“孙叔,这个您放心,我的学习影响不了,您就说说那人现在大概什么情况吧,能不能成咱们再说。”

  孙倩和她妈也在旁边帮忙说话,说反正没坏处,试试又没关系,孙倩爸(以后简称孙叔)这才犹豫道,“唉,现在就是那人疯了,成天一到晚上就说自己是什么嘉庆年两榜进士,问啥都答不上来,天一亮又说有鬼要害他,医生说什么神志不清,属精神病,可这不扯淡一样嘛,前一天还好好的,第二天就这样,不是装是啥。”说完孙叔拿出烟想抽,孙倩立马从我兜里掏出打火机递过去。

  我继续问,“那现在那人有没有什么反常?除了精神上的。”

  “反常?能有啥反常,不就是流口水磨牙胡咧咧,精神病都这样,嘶,别真成了精神病吧。”孙叔皱着眉。

  我试探地问,“那有没有变的凶了,力气有没有变大。”

  孙叔奇怪的看着我,点头道,“是有些,前两天晚上发疯,我们三个同事都按不住,要不是后来人多说不定就有人受伤了。”

  我点点头没再说话,旁边孙倩她妈一听受伤,紧张的问东问西,孙倩问我怎么样,我说还不敢确定,要我亲眼见到才能肯定,见她恳求的看着我,我点点头说,“孙叔,要是方便的话,我可以和您一块去看看么?”

  “你去?那不行,这是我们警察的事,你们现在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孙叔摇摇头,也不管孙倩和她妈怎么劝。

  我算服了这人了,完全认死理儿,不转弯,不过现在我可没心思开玩笑,我直截了当道,“孙叔,您刚才说的那人,要我看根本不是精神病,而是撞鬼,精神病没有力气大凶悍这说,我现在没看到还不能确定,但时间肯定不能拖太久,不然搞不好那人命都保不住。”

  孙倩他们听我这么说,都直直的看着我,孙叔凑过来盯着我,我也这样看着他,过了五分钟,他突然道,“倩倩,去把爸爸的制服拿来,我和这位同学去趟所里。”

  “爸,你…”孙倩一愣,她妈立马拉了她一把。

  出门后,孙叔问,“小伙子,你真会抓鬼?”

  我耸耸肩,“除非您还有别的办法。”

  \酷i☆匠☆J网永1,久%免☆费a看。*小"说

  “呵呵…”

  到了派出所已经七点多了,人们好像已经下班了,空荡荡的,孙叔带我进了办公室,见有人在就问,“咋样,有进展么。”

  那人一咧嘴,“还那球样,一句像样话问不出来,害得我和小郭还得值班,哎对了孙队,你今天好不容易早下班,不回家陪嫂子来这儿干啥,舍不得哥几个啊。”

  “滚犊子。”孙叔笑骂一句,指了指我,“这是我闺女同学小刘,这是张伟。”

  “哟,小刘同学好。”那人笑着打个招呼,我也点头说张叔好,那人摆摆手,“叫啥张叔,叫张哥,我有那么老么,你以为我跟孙队一样啊。”

  “臭小子。”孙叔骂了一句,然后问,“小郭呢?”

  “他在下面看着呢。”

  “嗯,我去叫他,这是给你俩带的饭,吃吧。”说完孙叔就出门了。

  张伟边吃饭边问我,“小刘,说吧,孙队咋带你来啦,是不是拿下我们大队长的千金了。”

  我无语道,“哪跟哪啊张哥,我是听说你们遇上事儿了,才过来瞧瞧能不能帮上忙。”说着我就把来意说了一遍。

  张伟听完后,上下一打量我,“可以啊兄弟,看不出你年纪轻轻,还有这本事啊。”

  我笑笑还没来得及说话,孙叔就回来了,身后还带一人,大概三十来岁,叫郭晓军,加上他们还有四个都是一个刑事组的,孙叔是队长,孙叔又介绍了一番,说明情况后说道,“小刘这次来呢,就咱们仨知道,你俩都给我长点心啊。”

  其实我看的出来,他们都没对我报啥希望,不过我也不在乎这些,我主要是看孙倩的面子来的,之后我又问了他们一些案子方面的事,这才终于知道个大概。原来一个礼拜以前,有一个盗墓团伙在西安作案后,打算从东北这边偷偷出境,把被盗的文物偷卖到国外,但在路过宾县的时候被警方截获,并查获出一批被盗文物,可是由于当时天色太暗,犯罪分子又过于狡猾,最终只抓住一人,不过现在看来那一人还有疯的可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