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酷/》匠D网f正hJ版首、发

  大学的时间过的很快,很多人说初中是看看守所,高中是劳改犯,大学是刑满释放后的春天,这话真没错,就好比我现在,大一刚结束就谈了女朋友,她叫梦叶,长得挺不错,而且我很认真,每天早中晚饭都殷勤的很,说话都不敢喘粗气,到这里一年我都快忘了自己以前的职业了,成天醉深梦死在一片青春的气息当中。

  过年的时候我去二叔家看他,这老小子也不知这一年在忙什么,比以前黑了一圈,我问他也不说,回山西老家后家里人知道我在大学不错也挺安慰,在家里呆了半个月我就在不住了,农村偏僻没信号,我过年给梦叶打电话趴房顶都不一定有信号,春运的火车票天天没有,因为我本身对坐飞机恐惧,最后还是选择了大巴。

  从老家到哈尔滨的大巴只有一趟,过完十五我就出发了,我妈大包小包的给我塞,生怕我委屈,最后我爸说,“你就别替他操心了,这小子能照料自己。”

  “你一边去,我儿子我心疼。”

  看他二人拌嘴,我其实挺开心的,不过我爸说的没错,前两年我自己赚的钱虽然大部分给家里了,但自己也有一些,我跟我妈好说歹说一大通才算完,最后背了个包就出发了。

  大巴车要走两天才能到,我是第一次坐这么远距离的大巴,冬天很冷,车里虽然开了空调,但也是开开停停,我缩在棉衣里在中间一排靠窗户,不知开了多久天黑了,我迷迷糊糊感觉车停了,好像是集体上厕所。

  可等了很久都没见开车,我起身问咋回事,有人说司机下去方便还没回来,出于本能我心里一突,穿好棉衣后下车后,此时外面黑漆漆的,叫了两声也没人应答,打开手电发现大巴正停在一条小油路上,往下走几米就是庄稼地,我正准备多叫几人帮忙,突然听见一声很奇怪的声音,像是什么东西在敲打,声音很小。

  我心中疑惑就一路循着声音找去,本能觉得司机可能就在发出声音的地方,要说我当时真没考虑后果,只是想先找到人再说,下了庄稼地,走了两分钟我突然看见有光从前面土丘另一边发出,慌忙上去看,顿时我就呆住了。

  只见我们开车的司机,坐在一口大锅跟前,神情疯癫的用一根骨头在锅里翻炒什么,锅的下面点着火发出的光是绿的,我趴在土丘露个头,过了会儿司机嘴里发出老妇人的声音,骂道,“魏老三,我再问你一遍,你说是不说,不说老身把你这把骨头全敲碎。”

  我正震惊于司机的话,突然从锅里挣扎爬出一颗骷髅头,上下颚一张一合,“我真不知道,陆姑娘,你就饶了我吧,我老头子都死了,就放了我吧。”

  “不知道?那你就没用了。”

  “司机”冷冷一笑,不知从旁边抓了把什么东西丢进火里,顿时火焰更旺,她阴笑两声,翻炒的更勤快,锅中的骨头来回翻滚挣扎激烈,可却跳不出来,片刻之后就化作一道黑灰彻底消失。

  我躲在后面吓得没敢啃声,不是我不想,而是他大爷的不敢,这明显是司机着道被附身了,可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东西,难道是鬼打鬼?此时那司机原地转了一圈,不知道嘀咕了句什么,突然身子一软就倒了,我等了一会儿见没动静,扶起他好不容易把他弄醒,好在他身体没事,意识也清醒,看样子一点都不像被鬼附身,就这样我一路带着疑问到了学校。

  新学期开始,本来我还心事重重,可没两天又撒欢了,爱情的滋润下,一切忧愁烦恼都跟烟云一样消失无踪,虽然梦叶本身对人挺冷漠,从在一开始就没让我碰过一次手,但我就是迷得不行。

  这天下午我正准备去找她就接到她电话,说是去同学家过生日,让我不用接了,这还是她第一次主动给我电话,把我激动够呛,连说没事没事,挂断电话我就回宿舍画符去了,自从那次郊游以后,我平时最常练习的项目就是画符,现在我是真觉得光懂风水是完全不够的,一旦遇上真刀真枪干仗的时候,还得靠真本事,而且我青田门除了风水了得,道术也有一些,虽然不及茅山术那么强,但也是老祖宗的传承,不能丢。

  我这正画着符,胖子突然跑进来气喘吁吁的说,“老刘,走,快。”

  “干啥?”

  “哎呀,别说了,快走,你媳妇被人抢走了。”胖子说完拉着我就跑,我都没反应过来,等下了楼才急忙拽住他,“你说什么?”

  “哎呀没时间说了,赶紧的。”

  我心里一颤,跟着他跑出校门,祥子和胡艾在一辆出租车跟前招手,“快点,快。”

  上了车,胡艾说了句去中央大街,车子就出发了,速度很快,我的心跳也在此时跳的特别快,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等到了地方还没下车,祥子突然说,“在那儿!”

  我掉头看去,只见一家餐厅门口,一对男女在互相道别,女生拉着男生,两人互相拥吻,过了一会儿女生才目送男人上车离开,而此刻我却目光呆滞,心里有种快要窒息的痛苦。

  “梦..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