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问他野魈精是什么,二叔说,“野魈精是以前东北野林子里的精怪,就是棺材缝里吃腐尸吸阴魂的畜生成精了,能耐不大不小,但特别凶,粘上就不撒,跟狼似得,六十年代以前就不多了,文革时候差不多灭尽了,不知道怎么会在那出现?”

  我不关心这玩意儿的历史,就想知道怎么除它,就问他办法,二叔说,“那东西邪性,估计还会找你那兄弟,掌心符你就别用了,那玩意儿你用不来,多用几次你自己就嗝屁了,嗯…我先前不是教过你破煞符么,这样…”我边听边点头,等挂断电话,叹口气,感叹自己是天生的劳碌命,以前开小店赚大钱,现在学习雷锋好榜样,我图啥啊!

  此时一帮同学们已经架起画板开工了,徐玲忙着指导,胖子和祥子他们这群‘饭桶’,自己不会画还联合起来调戏小姑娘,我真鄙视这帮没良心的,爷们儿在这儿发愁怎么救他们,他们反而潇洒的上天,不过埋怨归埋怨,活儿还是要干的。

  我选了个靠树的偏僻地儿架起画板,拿出铜钱用铅笔苗着画了六个,然后回忆着脑子里的破煞符,等了会儿才开始动笔,画符必须一气呵成不能泄气,符的强弱成败,都在画符之人的气有多强,我屏气凝神一口气画完一张符,只感觉眼冒金星,缓了好一会儿才继续开画。

  一天下来,画了五张符我就撑不住了,实在太耗神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啃了点速食,袋装的猪蹄鸡腿面包,我就吃了几口,其余都被胖子他们抢了去,中间王小双过来找我聊天,这妮子还一直跟我道谢,弄的我挺不好意思的,说起来其实应该我谢她,要不是她,我昨晚就真见马克思了,想到这儿,我边吃面包边问她,“对了,你咋那么晚还出来啊,不会你们女生别墅也没厕所吧。”

  我本意是开玩笑,她却神色黯然低头不语,我心里一咯噔,不会真没有吧,她开口道,“我..我昨晚心情不好,就出来走走。”

  “咋啦。”

  王小双看了我一眼,然后望着河面,“我爸妈离婚了。”

  哎呀,我真想抽自己两嘴巴,赶紧说了句对不起便不再多话,王小双摇摇头,依然望着河面,“没事,他们很早就不和了,如果不是因为我,可能…早就离了吧。”

  我听着她慢慢道来,中间没有插话,这种事情我虽不懂,但肯定不好受,她现在只需要一个听众,我听她说了很久,直到傍晚徐玲要收画作的时候才对我笑一笑,“抱歉啊,让你废了这么多时间听我倒‘垃圾’。”

  我挠挠头说,“没事,你把我当垃圾桶就行。”她呵呵一笑,不好意思地说了声谢谢就走了,看着她的背影,我突然有种想再和她聊十块钱的感觉,后来胡艾他们说,这叫思春。

  徐玲收了大家的画进行点评,女生们大都画了树林河水,还有一部分画自己的,等轮到点评我的时候,徐玲皱眉看了好一阵儿问是谁的,我颤颤巍巍举起手。

  徐玲摊开画纸问,“刘开同学你这幅画叫什么?”

  我一天下来都在画符,哪有时间画画啊,就王小双过去那会儿休息一下,等交画作的时候,零时把之前画多的一副铜钱画给交了,想了想,我咳嗽一声道,“…这是..康乾通宝之牛逼图。”众人听完哈哈大笑,徐玲笑骂了两句让我多用点心,也没再多说,我暗暗擦把汗,总算过关了,剩下就是晚上会会那个野魈精了。

  晚上十一点,大家都休息了,野外娱乐活动少,胖子杜明他们原本建议斗地主,可要是让他们玩,那我还要不要展开革命工作了,最后被我骂了几句就都睡了,我借着尿遁到外面摆了个假阳阵,等那家伙来肯定先攻击这里,到时我再出来解决它,这么想着我也就回去躺下了。

  最新B章节#2上、y酷F匠网=u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