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咽口唾沫,心里有点发虚,这小子到底被什么撞上了,还能升级战斗,又不是他娘的打怪,但想归想,绝对不能放任不管,那东西在胡艾身上半个小时了,再这么下去,胡艾这身子就算废了。

  想罢,我拿起符丢过去,但那东西貌似学精了,不和我硬碰,急忙跳开,我早知道会这样,刚才只是虚晃,现在就是要用那枚铜钱制他,早在林子我就觉着不对,一般的撞邪闹凶,顶多力气大些,分不清人,可这东西不一样,明显聪明多了。

  当然也没聪明到哪去,我见他闪开,顺势回旋一记掌心符下去,想先把他逼退,可这小子变身后能力强了不少,仅仅晃了晃,却一步未退,我来不及多想,刚准备把铜钱贴他脑门上,脖子却一紧,被他掐住了。

  我伸长胳膊够不着他,他却一只手把我掐住,要说身体难受,我心里更憋屈,这简直就是侮辱,胡艾此时面目扭曲,二次变身后脸上多了许多红斑,我强忍窒息,抬手去贴铜钱,却被他挥手打掉。

  因为脖子难受,用不了舌尖血,正当我焦急之际,胡艾凑过来张嘴就咬我,这时我突然看见王小双出现在他身后,正惊恐的看着我俩‘亲热’。我惊喜交加,艰难地说道,“地…上..铜钱。”

  王小双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也因为双手没力,一直用头顶着胡艾,防止他咬我,好在王小双还算靠谱,愣了一会儿终于反应过来,急忙捡起铜钱,胡艾此时越来越疯狂,我脖子也更加难受。

  “头…贴头上。”说完我就感觉自己快昏迷了,就在这时,胡艾突然一声长啸“桀”,身子一软就倒了下去,我也趴在地上捂着脖子艰难呼吸,好一会儿才缓过来,再看王小双已经昏了过去,此时周围也安静下来,我拿起那枚铜钱,上面黑了一半,暗叹道,“还是跑了。”

  这铜钱制邪的法子是青田门最基本的一种驱邪方法,因为铜钱阳气重,本身就有这方面功效,再经过蕴炼加持,不说对付厉害角色,半上不上的一般都没问题,我本身是风水师,虽然驱鬼方面一直马马虎虎,但这枚铜钱是老爷子给我,让我一直带在身边,今天还是第一次用上,至于出现这种半黑状况,就是说那邪物伤了元气,却也说明并没有彻底根除。

  看来明天有必要给二叔打个电话,想到这儿,我看着地上躺着的二人,又是一阵头疼,胡艾这家伙我把他背了回去,没个五六天是恢复不了了,可王小双我就犯愁了,我坐在燃熄的火堆边想了想,还是决定等她醒来不跟她说实话,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毕竟,有些事知道不如不知道。

  东北的天气很冷,尤其凌晨和晚上,跟南方冬天差不多,王小双打了个喷嚏,迷迷糊糊醒来,第一眼看见我还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才张大嘴准备叫,要不是我一直嘘,非把其他人招醒了不可。

  “我怎么在这儿?”王小双抱着胸口,有些惊慌。

  嗯?不会吧,难道失忆了?我试着问她,“你不记得了?”

  “我…记得..我出来走走,看到,胡艾好像要咬你,然后…然后….”

  :最新|章节2上Ac酷v匠网

  我一惊,这他娘还是记得啊,连忙打断她说,“你记错了。”

  “记错了?”王小双摸着脑袋。

  我重重的点点头,“记错了。”

  “那…”

  “哦,是这么回事…”接着我就编起了瞎话,说我出来方便,碰到胡艾梦游,结果她碰巧过来看见然后就晕了过去。

  王小双听完貌似还不信,说,“我记得,我好像拿什么东西打了他一下。”

  “哦就是个钢镚儿,我叫你打的,那是我老家偏方,对梦游的人有点用,没想到你晕过去了,呵呵,不好意思啊。”我继续忽悠。

  她点点头,看样子挺虚弱,我送她到别墅后,她冲我点点头,“谢谢你,刘开。”

  “没事,你快回去休息吧。”

  等我回到宿舍已经三点钟了,折腾这么长时间我是真累的不行,往床上一躺就睡着了,第二天胖子叫我起来,说老师组织画生,班里姑娘兴致都挺高,让我别拖集体后退。只是胡艾这小子病了,跟老师告了假,出门前我跟他聊了一会儿,问他这几天有没有遇到啥奇怪事,这家伙一开始说没有,最后犹豫道,“有个事儿,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奇怪。”我忙问他啥事,他说,“就昨天咱们出去找食材,不是路过个兔子洞么,最后走的时候我冲里面撒了泼尿,好像听到有蛇叫,之后就赶紧走了,除了这事儿也没别的了,咋啦?”

  我心说你们这帮祖宗哎,还咋啦,那洞根本不是兔子洞,昨天路过那里的时候,我看那风水就有问题,像个困阵,应该压着什么,还特意告诉他们别动,唉,事已至此也不能告诉他,我对他说,“没事,你休息吧。”就自己出去了。

  班主任徐玲带着同学们找了条河,说风景不错适合创作,也好看看这届大一的艺术底子,我夹着画板走在最后,给二叔打去电话,向他说了这边的的事和我的猜测,二叔听完不答反问,“大侄子,你猜我现在在哪?”

  “猜鸡毛。”我对这老家伙无语了。

  “滚犊子,咋对长辈这么没礼貌。”说完他又笑道,“还记得我先前给你看的那副画轴么?”

  我想了一会儿,想起他之前放在我那里的那副东北小村庄的画轴,不知道他提那个干嘛,就问他怎么了,二叔说,“嗯我找到点名堂,现在在天津。”

  我一愣,“天津,那跟我说的事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啊。”

  “那你啰嗦什么。”

  “我意思就是我现在外面帮不了你,你就靠自己吧。”

  “靠!你个老…”

  我骂骂咧咧诅咒这老家伙,见我动了真火,二叔说,“行了,你说的东西我大概知道了,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野魈精,按理说这东西几十年前就绝迹了,但剧你说的状况来看,确实是野魈精没错,不过…这就奇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