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木屋我随便把袜子鞋一脱就睡了,实在太困了,正当梦里和小姑娘亲嘴的时候,姑娘头一下掉了下来,把我吓得一股尿意涌上来。

  山里没有厕所,我随便找了棵树就准备好好施肥,要说东北的天气真不是盖的,冻得我撒尿都断断续续的,我这儿刚解决完,正好看见胡艾出来了,我招呼道,“二乎,尿憋醒啦。”

  哪知胡艾压根儿没搭理我,径直朝林子走了去,我瞅着不对劲儿就慌忙跟上,看到这里就有看官问了,为啥我不直接上前叫,其实这是有说法的,撞了邪的人不能直接叫,要是强行唤醒的话,对被撞之人伤害很大,少说得躺个把月。

  走了不知多久,胡艾突然停下了,我躲在后边看的清楚,只见这小子突然后退几步,狠狠朝一棵树撞了去,这下要是撞上了铁打的脑袋也一命呜呼,我慌忙跳出来抱住他,“二乎!二乎!醒醒!”

  可此时胡艾力气大的吓人,冲劲儿丝毫不减,眼看就要撞上了,我腰眼一使劲儿,带他一块儿扑在草地上,不等我起身,脖子就被掐住了,胡艾提着我张嘴就咬,我本能的抬手箍住他的下巴,可也仅仅如此,我的脖子还在他手里,这样下去肯定撑不住。直到这时我才看清胡艾的脸,五官狰狞的扭曲在一起,嘴里淌着口水,不知道是不是晚上没刷牙,嘴里一股恶心味儿。

  情况紧急,我猛一咬舌尖,“噗”一口吐在他脸上,“啊”的一声,他惨叫着倒退几步趴在地上,在我四周来回游荡,不时发出低吼,我扭扭脖子,背靠大树,谨慎道,“二乎?二乎?是我啊,我是老刘。”胡艾却不理我,依然流着口水望着我,那眼神儿跟他大爷的看扒了衣服的小媳妇一样。

  舌尖传来的剧痛还在持续,树林里很冷,我只穿了短裤和背心,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我快速回忆以前老爷子讲的这方面故事,这时胡艾突然一个虎扑向我扑来,我慌忙躲到树后,忍着哆嗦手脚并用往树上爬,刚爬两下,脚腕一阵剧痛,只见胡艾脸色苍白,龇牙冲我笑了一下,猛一使劲儿摔的我全身骨头都快散架了。

  躺在地上,我一点劲儿都没了,看着这丫走过来,我也不躲了,人有时就是这么奇怪,本来极力反抗的东西,在发现怎么拼尽全力也无法抵挡的时候,反而就放下了,我闭上眼,想着此时如果有根烟就好了。

  “刘开?你怎么在这儿?那不是胡艾吗,你…啊!”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我调头看去,一下头就大了,王小双,这大半夜的她怎么来了,我费力喊道,“快,快跑!”

  可俨然已经来不及了,胡艾调头就向她冲过去,王小双吓的腿一软就倒在地上,我眼见如此心中大急,吼道,“孽障,你刘爷爷在这儿呢,往哪跑。”

  胡艾一停回头看我,竟然又他大爷的笑了,我都快被他笑毛楞了,“笑你大爷。”

  “刘开,胡艾他..他怎么了。”王小双声音发抖都快哭了。

  我心想还能怎么啊,中邪啊大姐,但嘴上安慰道,“没事,是梦游,这小子就这毛病,等会儿我缠住他,你先走。”

  也不知道她信没信,胡艾被我一骂好像怒了,吼了一声,声音跟猫叫一样,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白了一大半,两条手臂暴涨,把衣服都撑破了,边吼边向我冲来,一个头锤撞得我差点当场休克。

  “吗的,超..超级赛亚人。”我心中暗骂,却突然想起以前无聊时二叔教的一个阵法,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咬牙起来边躲边在地上找些树枝石头,咬破食指在左手掌心花了一道符,胡艾再扑上来,一记掌心符打出,顿时打出两三米,又扑上来又是一记。乘这功夫,我连连踏步,在地上摆出一个简易版的假阳阵,抽身跳出,一口舌尖血喷在树枝上,大吼一声插在地里,胡艾顿时停住了,转而攻击地上的假阳阵。

  我长出口气,身子有些发软,但假阳阵困不了多久,我赶忙去看王小双,还好只是惊吓,我搀起她道,“快走。”王小双任凭我拉着跑,要说我自己真挺后悔的,这次郊游我包里家伙事儿也有两件儿,可先前硬是装十三,才落得这么狼狈。

  跑着跑着,身后突然“破”的一声,听着像气球破了,假阳阵被破了!此时离我们营地已经不远,身后不时传来猫叫,而且越来越近,翻过两个土堆,到了木屋外,我对王小双说,“你们别墅在后面,你快回去,这边我处理。”

  可王小双不说话,只是紧紧抓着我胳膊不放,俩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猫叫声越来越近,我叹口气,罢了,告诉她别出声,然后拉她进了木屋,我在床边的背包翻出两张符和一枚铜钱,符是驱邪符,是之前二叔抓鬼剩下的,铜钱是乾隆年的,一般的邪物还管点用,拿完这些,我又穿好衣服,就和王小双躲在一边了。

  我问她怕不怕,却发现这妮子竟然脸红了,这才想起刚才换衣服的时候好像把她忘了,正有些尴尬,突然猫叫声没了,木屋外却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

  我眼睛一转,暗骂糊涂,不能让胡艾进来,不然屋里的这帮傻逼都得遭殃,拍拍王小双的肩膀示意她呆在这别动,见她点头后,我才悄悄出门,刚出去就看见胡艾正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进出,眼见如此,我便主动招呼他,胡艾一见是我,恶心的口水又流了出来,张大嘴朝我扑来,我忍着不适转身向外面跑。

  篝火的火堆早就灭了,我和胡艾相对而立,这小子见我手里有符,也不像之前那么猛了,“来啊,宝贝,到大爷这儿来。”

  我一边挑衅边想辙,胡艾呲着牙死死盯着我,终于按捺不住冲过来,我侧身躲开甩手在他背上贴了一张符,“嘭”,瞬间胡艾被弹出老远,眼看驱邪符这么厉害,我正得意,突然这小子嗷一嗓子,原本白了一半的头发又变黑了,胳膊也变细了,但指甲却变长了,牙齿更尖了,“又,又变身了...。”

  $最VK新?章I@节sy上)酷I匠☆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