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今天我们大一新生去野外进行郊游活动,目的是为了让大家彼此熟悉,领悟团队精神,大家一切行动都要听从几位老师指挥,都清楚了吗?”班主任徐玲站在大巴车门中间,拿着喇叭喊道。

  “清楚!”

  酷*匠bn网q?正版◎{首发、

  两辆大巴七十多人,三个小时路程,等汽车停下,徐玲拿着喇叭喊道,“相信大家已经看到了,在那边有四栋别墅和一处木屋,那就是我们的大本营,女生们人多住别墅,男生们就大度一些住木屋。”

  我们几个男生长叹一声皆摇头苦笑,我看向另外一班的男生,这一看不要紧,还真发现个熟人。

  “杜明?”

  “哎哟,这不小哥儿嘛,茫茫人海中,你我能再次相遇,真是缘分啊。”这人果然是杜明,我两同时大笑。

  “老刘,这哥们是…”胖子三人疑惑道。

  “这是杜明,是个黑车司机…”

  男生之间关系融洽的快,没一会儿就聊得不亦乐乎,走进木屋,几人正要摆弄行李,我一把把他们拦住,“这地方有些日子没人住了,我们刚来就这样,对主人家不礼貌。”

  胡艾笑道:“你丫还挺迷信啊。”

  胖子说,“老刘,是不是你老家有这种习俗啊,哈哈。”

  我随口说,“没错,我们老家说,长久不住人的房子,人要是突然住进去,轻则阳痿三年,重则半身不遂,搞不好命根子都容易整没了。”

  胡艾下意识夹了下腿,祥子轻咳一声,“老刘,那要咋弄啊。”

  我也不啰嗦,指挥几人找出五个盛水的器皿,灌一半水,又搜刮了十个硬币,五个放在门槛边一字排开,五个放在盛水的器皿里,再把这些器皿分别放在木屋的五个角落,最后几人呈扇子形对屋内五个放器皿的方位一一鞠躬,并念“打扰了,打扰了”,最后再把门槛的硬币收掉,才算完成,至于那些盛水的器皿,只能等到我们离开的时候才能撤掉。弄完这些,我们都有些累了,便躺下休息,没多久,就被外面的女生吵醒了,出门一看,好一片美轮美奂,天边的火烧云霞光万道,印在树林之中更有些唯美意蕴。

  这次来的男生只有十个,任务分配完毕,我们几个就带着使命出发了。可往往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我们在树林中足足走了一个多钟,除了乌鸦啥都没遇见,最后回去,几个大男生就掏了几颗鹌鹑蛋。

  ……

  等到晚上开餐,都没什么吃的,全是出发时带的熟食,饭后,老师们组织玩游戏,直到十一点都还不觉困,最后一商量,留下一位体育老师,其他老师和一部分同学就先回去休息了。

  这位留下来的体育老师叫赵丽,平时和大家相处不错,虽说是女的,但以前当过兵。赵老师在和一帮女生商量接下来的节目,商量半天,竟然决定要讲鬼故事,我一听,真不知现在这帮女生口味怎么这么重,再看胖子几人,一个个眼睛都在放光,要是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真有鬼,不知道还会不会这么兴奋,“这帮无知的傻逼啊,我心中无限鄙视你们。”我心中如是想,身子却靠了靠旁边专心听故事的王小双,不知道为什么,我挺喜欢这小姑娘身上的那股淡淡的水果味,很清新,也很自然。

  赵老师讲的故事是她当兵时的一段经历,说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刚上大一的赵丽也就是赵老师,接到部队通过她申请入伍的消息,很快她就休学前往了梦寐以求的人民解放军部队。

  五天的火车,她来到一片远离市区和城镇的地方,XZ军区某部队,这里三面环山,交通不便,平均海拔都在2400米左右,普通人稍微剧烈运动,就会出现高原反应,尤其现在还是冬天,自然环境更为恶劣。

  然而赵丽却硬生生坚持了下来,下发连队后,因为是大学生兵,赵丽的任务要比普通士兵繁重一些,每天除了坚持正常训练,还要完成上级交代的一些相关资料的学习,生活虽忙却也过的充实,和战友也相处的越加融洽,可直到有一天,战友们无聊聚在一起玩的一个游戏,却成了她一直挥之不去的噩梦。

  和往常一样,赵丽做完一天的任务准备回去休息,进门后看到其他战友还没睡,正商量玩什么游戏,看她进来后,一人笑说,“赵丽,回来了,来,我们刚好缺个人。”

  “玩什么”

  “笔仙,刚好差个人”几人一起把赵丽拉着坐下。

  赵丽看着桌子上的笔和纸,犹豫道,“我不会,还是别玩了吧,早点睡吧”

  “我们教你啊,咦,你不是害怕吧。”赵丽原本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拗不过,只能妥协。

  笔仙,一种由标准四人玩的灵异游戏,玩法也不复杂,在子夜的时候关灯,点上一只蜡烛,再利用纸笔来进行招灵,成功之后就可以向招来的笔仙提问题了,在某段时间笔仙游戏在高校之间倒很流行,再往后因为种种原因就被列为禁忌游戏了。

  关掉灯,点上蜡烛,微弱的火苗在此刻多出几分诡异,四人坐在桌前对视一眼,各自伸出一只手互相交叉,手背向内,手掌向外,把笔夹在中间立在纸上,齐声低念,“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花圈”。

  渐渐地,四人声音越来越低,眼睛都直直的盯着桌子中央的那只笔,空气在此刻也变得安静许多。

  “嘭嘭嘭!”突然一阵敲门声吓的四人齐声尖叫。

  “快睡觉,不许说话。”门外传来执勤纠察的声音。

  四人松口气,没敢再继续玩,乖乖回自己床铺休息去了,周围也安静了下来,午夜的时候,一阵“沙沙”声把赵丽吵醒了,她睡眠浅有点动静就睡不着,迷迷糊糊转过头,朝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下一秒,她的脑袋“翁”的一声,心脏也瞬间狂跳起来。

  只见黑暗中,她们玩笔仙的那张桌子前,一个披头散发耷拉着脑袋的人正背对着她坐在那里,而在桌子上正有一只笔,“沙沙沙”地在纸上画圈,一圈一圈,一圈一圈。

  赵丽使劲咬住被子,心里前所未有的恐惧,她尽量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然而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那人缓缓站了起来一动不动,突然,画圈的笔“啪”的一声掉在桌子上,与此同时,赵丽看到她一生中最恐怖的画面,那人的头慢慢的开始往后转,直到三百六十度转到背面,一张无比熟悉又可怕的脸映入赵丽的眼帘,紧接着那人猛地一下向她扑了过来。

  “啊!”

  赵丽一声尖叫,就昏了过去,醒来以后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待了三天,而和她同寝室的另外两个人也一样住了院,都说是惊吓过度,另外一人却死了,死的很诡异,像是被人活生生把脖子拧了一周一样。

  这次事件过后,赵丽就从部队上退伍了,之后又过了很多年,才算走出那段阴影。

  故事讲到这里,之前嚷嚷着听鬼故事的女生,早就抱成了一团,赵老师讲完故事似是心情有些低落,见状我赶紧说,“赵老师,天也不早了,要不大家回去休息吧。”

  “嗯,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都回去吧”说着,赵老师起身带着一帮女生,交代了几句之后就走了,隐约还能听到几人说着笔仙之类的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