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录取通知书

  “两位兄弟,以后啥时候来这边一定要记得看俺们啊,你们是俺们石槐村的恩人,俺们啥时候都不能忘啊。”李大根抓着我和二叔的手重重的晃着。

  “一定,一定,如果还来这边的话,我们一定来看乡亲们,大根叔,这些日子我们几个多谢你的照顾了,这些,你拿着。”我从包里拿出五千块钱递给李大根,这段时间在石槐村都是他在照顾我们几个大老爷们,这些钱虽然不能改变什么,但也希望能让他改善一下生活。

  李大根见状,连推我的手,很是激动的说道:“小兄弟,你这是干啥呀,你们给俺们村做了那么大的好事儿,俺感激你们还来不及,咋还能收你们的钱咧,这俺要是拿了,以后还哪有脸哟,你快收起来,收起来。”

  二叔在一旁看罢一把把钱抓过放在李大根手里,说道:“大根兄弟,这些钱你只管拿着,也算是咱们几人的一个缘分,这些日子,你也知道我们是啥人,收着吧啊。”

  “这…可是…”李大根拿着钱有些不知所措。

  “哎呀,别可是了。”二叔拍了拍前者的肩膀以示安慰,继而转头看向胡小均说道:“小均啊,你哥的身子好好调养,就不会什么有大碍了,你以后也不用总担心了,怎么着,有没有兴趣什么时候去我那转转?”

  “可以吗?那太好了,一定一定,有时间,不,我一定会抽时间亲自去拜访您的。”胡小均原本还算严肃的脸,一听说二叔请他串门,一下子又暴露出了那股我怎么也想不明白的狂热劲儿。

  酷匠网k唯`一E;正s版》X,!其#他i{都是h盗(版

  疑惑的瞥了眼二叔,这老小子什么情况,莫不是对崇拜自己的小粉丝有什么爱好不成?我不禁有些坏坏的想着。

  告别了李大根和胡小均,我们一行三人终于踏上了前往杭州的火车,看着沿途一闪即逝的高楼大厦山河大川,我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仿佛石槐村的一切都是场梦,王一的父亲解脱了,在他身上的残魂也入了轮回,患病的村民也都康复在望,还有廖婆婆,对于她我始终都觉的她是一个可怜人,无论生前还是死后,都受尽苦难,好在临走之前,石槐村的村民在祠堂放了一块廖婆婆的牌位以作供奉,而至于石槐村的地依然要被政府拆迁,这就是以后的事了,王一已经承诺不再打那里的主意,相信这样也算结了一个善果。

  然而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有意识到,石槐村所经历的一切,就如同一块石头砸入了一汪清水,彻底打破了原我本平静的风水师的生活。

  回到杭州,王一给我和二叔一人开了一张五十万的支票,说是非常感谢我们的帮助,这趟行程中间经历的危险是他事先完全没想到的,这些就当做是补偿。

  而原本还在琢磨怎么跟王一敲竹杠的二叔,在接到五十万大洋的支票后,瞬间换上一副悲天悯人的表情道:“王先生的孝心让我十分佩服啊,令尊泉下有知也一定会瞑目的,嗯以后如果还有什么事,王先生记得一定来找我啊。”

  对二叔这老不正经,我也懒得理会了,上前对王一说道:“王先生,你也节哀顺变,你父亲已经入了轮回,希望你也不要再介怀。”

  “嗯,我懂得的,不过这次无论如何都谢谢两位大师帮我找回父亲,这是我的名片,以后两位要是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王一说完掏出两张名片递给我俩,继续道:“我就不送二位了,我想先回去把老爷子安葬了,好让他老人家早点入土为安。”

  我和二叔都理解的点点头,对已经过逝的人,我们或多或少都带着些敬重,俗话说人死为大,就是这个道理。别过王一,我和二叔也各自回了家,二叔临走前腆着脸对我说还是坐飞机好,然后就大摇大摆的坐上飞机回他那东北老娘们那去了,而我则回到自己的小店,继续过着我悠闲的小日子。

  一周后,我躺在三十多平方小店的躺椅上,听着收音机里播放的酒干倘卖无,原本应该悠闲的心情,却一点都悠闲不下来,只因为在一旁的茶几上放着一个拆开的信封和一张展开的A4信纸。

  哈尔滨美术学院录取通知书!

  “一定是老头子搞的鬼。”我起身一把拿过信纸,另一只手捂着额头“咬牙切齿”的想着。

  然而顿了片刻后又无力的放下,我家老头子什么都好,为人仗义善良,对我也算不错,这个三十多平米的小店就是他帮我租的,可是只有一点,老头子传统观念太重,脾气还暴躁,他一直都觉得年轻人好好学习才是正业,虽说青田门的手艺不能丢,但还是得有个大学文凭才算作数,以前我不懂事的时候也据理力争过,高喊着坚决反对资产阶级,结果老头子一句“滚蛋,老子以前就是红卫兵头子”给彻底弄熄火了。

  看着眼前的录取通知书,我感觉自己脑仁儿生疼生疼的,本来高中毕业后,就和老头子商量过结业的问题,结果不用问,被臭骂了一通不说还被禁了足,想了一个星期才想到去搞个小店,实习自己打小学习的青田门手艺这一出,本以为折腾点人气也能赚钱,老头子应该就能放心了,可没想到还是难逃一劫。

  “九月二十五日…报到。”我有气无力的念叨着信纸上通知报到的时间,眼睛一闭,长叹道:“天亡我也!”

  时间依旧每天撕扯着墙上的日历,转眼就到了月底,往年的秋天都是一年中最舒适的季节,可是这也只是对南方而言,对于长江以北地处华夏最北方的东北来说,九月的秋天早已寒意凄凄,就如此刻的我就深有体会。

  “师傅,您知道哈尔滨美术学院怎么走吗?”

  “啥?不知道哎,没听说过。”

  “哦,谢谢啊。”

  挥手谢过眼前的第五辆出租车,我擤了把鼻涕继续缩着身子等待下辆车经过。早在几天前我就从杭州出发,坐了足足四天三夜的火车才到达哈尔滨,一路上难受不说,这还是我第一次对坐火车产生了厌恶,到站后赶紧下车,呼吸着外面的新鲜空气,然而哈尔滨的天气瞬间又让我体会了把被冻成狗的感觉,此刻地我只想早点去到学校,反正怎么样都比大清早在火车站被冻着强,可接连路过的出租车司机都说不知道哈尔滨美术学院这个地方,生气之余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继续干等下去。

  大约又过了十分钟,正当我吸着鼻涕发愣的时候,一辆破旧的桑塔纳在路过我身边的时候缓缓停了下来,车窗摇下,一个锅盖头国字脸的青年探出脑袋,嬉皮笑脸地问道:“兄弟,去哪啊?”

  黑车!我心里嘀咕一句,摆摆手没有搭理,青年见我不愿理他也不恼,继续笑着说道:“兄弟,咱哈尔滨没有我不熟的地儿,说说去哪呗,我算你便宜点,天儿这么冷也省的冻着,是不。”

  我原本正打算转身离开,一听他这话便又停了下来,眯着眼试探性地问道:“知道.哈尔滨美术学院怎么走么?”

  “哈尔滨美术学院?你是那旮瘩学生?”这下青年司机倒有些疑惑地上下打量着我。

  “嗯”我点头道。

  “欧了,兄弟上车吧,不是我吹,这片儿的司机除了我,没几个知道那学校的,上车吧。”青年一脸兴奋的说道。

  “什么意思?”我还是有些警惕,毕竟出门在外,以前也没坐过黑车。

  “放心吧,你一大小伙子我还能把你咋滴啊,那旮瘩位置比较偏没几人儿知道,我知道是因为我就是那儿的学生,哈哈哈,同学,咱俩可真有缘啊。”青年见我面露警惕也不在意,笑眯着眼睛说道。

  听他这么说我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还真这么巧,再看他的模样也不像骗子,我对自己的眼光还是有信心的,暗自一考虑便也不再犹豫就上了车,上车后,青年打声口哨笑着发动车子就出发了,青年很健谈,一路上地道的东北腔倒也说了不少乐子,就这么等车子开了有一个半小时左右,才终于在一个满是喷漆和小广告的铁门外停了下来。

  “到了。”青年说道。

  “唔,这,这儿?”我疲惫的看着车窗外的事物,本来还有些困倦的眼睛,下一秒一下子睁大了。

  “对啊,就这儿,那,那不是么。”青年说着用手指向一旁不远处的一块满是污渍的木牌。

  我顺着方向看去,仔细辨认了好一会儿才看清上面的字“哈尔滨美术学院”!呼,总算是找到了,和青年说的一样,这地方却是够偏的,我暗叹口气服了前后便推门下车了,几步走到学校门口的保安亭正要进去,就听到黑车司机叫道:“同学,我叫杜明,大一1217班的,有空记得来找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