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结束

  突然,我脚步一停,瞅准机会一个反手,就将“镇”字符稳稳贴在一具行尸的后脑勺上,顺带用食指在其后颈上抹了一下,这么做是为了闭它的命门,顿时那具行尸犹如被定住一般不再动弹,我心中一喜,如法炮制,接连几次迂回偷袭,但却不再像一开始那么顺利,用了两三个小时才终于把这五具行尸制服,接着就感觉体力严重不支,往地上一坐就瘫着了。

  来不及歇息,我赶忙回头看了眼二叔和廖婆婆的战团,方才长出一口气,虽说双方的形象都不咋的,但还是能看出二叔占着上风,廖婆婆此刻全身明显多了好几处伤口,正冒出一股股黑水惨叫不断,反观二叔也不咋样,衣服被撕出好几个大口子,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脚上一只鞋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好在今晚天气不错月光很亮,对于我们这倒是个不错的条件,不过太亮了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现在,二叔看我这边已经结束战斗,扯着脖子开骂道:“臭小子,完事儿了还不过来帮忙。”

  “唉。”一看被发现,我暗叹声可惜,便也不好再装下去,径直走过去。

  待走到他身边,我看着对面不复先前勇猛的廖婆婆,问道:“差不多该解决了吧,一会儿还有事儿呢。”

  二叔嘴角不自然的一抽,说道:“当然,要不是等你的罗盘来收,我早把她处理了。”

  “嗯”我点头道。

  这次来之前,我们就考虑过对廖婆婆要怎么处理,因为听李大根和村里的村民讲过,廖婆婆生前为人不错,对大家也很照顾,而且很久以来都是一个人怪可怜的,死后虽然化作冤孽失去神智,但现在看来也是人为所致,所以想着还是决定用罗盘收取已作超度。

  说罢,二叔不再言语,那把嚣张的大砍刀“锵”一声插在身前,脸上突然横眉竖目,嘴吧大吸一口气,憋住不吐不吸,单手麻利的取出一张空白符,另一只手在眉间一划,顿时一道血流涌出,手沾眉间血,在符纸之上来回游走,片刻功夫手起符成,二叔才缓缓长长吐出浊气。

  这一切完成其实也就半分钟的功夫,做完这些二叔似乎有些疲惫,勉强抽起身前的大刀,看向廖婆婆,说道:“你怨念如体,害人不浅,我本该将你打的魂飞魄散,但念你生前也算与人为善,落得如今这般也是可怜人,送你场超度,当作缘分。”

  廖婆婆有些畏惧的看着二叔,站在不远处一个劲儿的“咯咯咯”叫唤,看那摸样估计是被打怕了,之前恐怖的长发像被霜打了一样耷拉着,其实要不是白天我们破了阵,又把后者的棺材放在烈日下暴晒半天,这个伪煞局的墓主怎么也不会如此不济,此时见到二叔嘀嘀咕咕还说要驯化她,估计是气急上火,竟然嗷儿的一声不顾身上的伤迎头冲了上来。

  “呸,冥顽不灵,去!”二叔吐了把口水骂道,接着把手中符纸一扔,本来轻若鸿毛的符纸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直直射向廖婆婆。

  似是知道这张符非同寻常,廖婆婆凌空飞起左右腾挪,但符纸却好像长了眼睛一样紧追不舍,片刻之后还是被其贴在身上,顿时廖婆婆掉落在地惨嚎连连,没过一会儿声音就微弱了许多,这片坟地的怨煞之气也随之消弭不少。

  眼见如此,我顾不上害怕赶紧拿出罗盘,走到廖婆婆身边来回行走确定位置,再用从二叔那里拿来的四张“丁解符”贴在寻好的四处方位,如此下来她便彻底不具备威胁了,只要再等到天亮鸡啼,便可送她去轮回了。

  做完这一切,二叔走到我跟前,掏出烟给我一根自己也点燃一根,看着眼前慢慢变淡的廖婆婆,叹道:“送她入轮回也算咱叔侄俩做了件好事,积点功德。”

  “嗯。”我点点头,不想多作评论,只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转身找了块还算干净的地方坐下,默默抽起了烟,二叔也过来坐在我旁边,没有说话,两人就这样抽着烟,沉默着。

  “喔喔喔”

  许久,一声鸡鸣从石槐村的方向传来,再回头看去,廖婆婆早已经消失不见,只留下地上我贴着的四张“丁解符”,一阵微风拂过,符也化作飞灰消散在这片无主的坟地之中。

  清晨太阳刚出地平线,李大根就带着一大帮村民来到后山,在听到厉鬼已除,石槐村以后都能过上太平日子的时候,这帮村民高兴的都大叫起来,有的甚至高兴哭了,不过这些我们都能理解。

  我叫过李大根,说道:“大根叔,这儿有五具尸体,也是苦命人,叫乡亲们帮忙火化了吧。”

  “啊?哦好好好,没问题,哎呀,俺真的不知道该说啥好了,你们两位师傅可真是俺们石槐村的恩人啊。”李大根先是满口答应下来,然后抓着我的手止不住的激动,这句话瞬间像是点燃了引线,那些还在互相开心说话的村民,顿时全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说些感谢的话。

  二叔尽管脸皮再厚,也经不住一下被这么多人当活神仙供,干咳几声,朗声道:“大家不用那么客气,我们修道之人,遇上这种厉鬼作祟的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这些都是应该的应该的。”不过话虽这么说,可我怎么听都觉得他把自己捧的更高了,村民们的热情一波接一波,最后还是我叫李大根以先办正事为由才“压制”住。

  上午时分,石槐村后山的无名坟堆边上火光冲天,五具行尸的尸体一一火化,装入五个骨灰坛中,其中四个依然葬在无名坟群中,另外一个却是被王一带走了,对于这件事,我和二叔都没有发表意见。当天下午,二叔和我在李大根家中,再一次过阴请鬼,请出了王一身上的那道残魂,那道残魂刚一现形就忙冲我和二叔作揖行礼以示感谢,在被二叔告知已入土为安之后便投胎去了,而因为鬼气灌体,王一又光荣的昏睡了过去,我们也只好再待一夜,不过好在我们本来就打算帮村里几个丢了魂的人招完魂再走。

  当晚,二叔带上家伙事儿去帮几家丢魂的人招魂去了,而我则留下来照看王一,说是照看其实是怕他有闪失,用二叔的原话讲,“谁知道这小子是不是想赖账,装死,要是他真翘辫子了,咱这趟不是白幸苦了。”

  此刻王一正在抱着他爹的骨灰坛睡觉,没错,这骨灰就是他父亲的,也就是之前我们刚打开廖婆婆棺材里的那具男尸之后变成了行尸,其实一开始我和二叔就有了猜测,王一也在那个时候知道了些什么,毕竟血浓于水,亲人间的那种血脉相承是最微妙的,虽然最后重逢的结局不能令人感到圆满,但总归是团聚了,想来他父亲九泉之下也会安息。

  深夜很晚二叔才风尘仆仆地回来,唠叨了几句之后就直接躺下睡了,我睡眠浅,被吵醒之后起身掉个头准备继续睡,刚要躺下,眼睛迷迷糊糊的看见在李大根的家门外边,似乎有个老太太冲着我们屋内连连作揖,等我揉揉眼睛再去看时,却又什么都没有,暗怪自己眼花之后便不再理会,一头摔在床上睡了过去,这一觉我们睡的特别香也特别沉,可能是连番熬夜的缘故,我们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李大根把饭菜都准备好了才醒来。

  “唔,大根叔,这么早啊。”我掀开盖在身上的布袄,起身看着正轻手轻脚忙碌的李大根说道,说完又看向还在睡觉的二叔和王一顿时有些无语,这二人睡觉哪里是睡觉,简直就是在比谁打的呼噜更响,这家伙亏我昨晚还能睡着,看来是真累了。

  李大根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笑道:“不早啦,都中午了,俺看你们睡的香,就没叫你们。”

  我点头笑了笑,这两天大家确实有些劳累,直到昨天才终于把事情解决完,所以这一觉都睡的都很踏实,又过了半个小时,二叔和王一也都醒了,几人寒暄之后在李大根家随意吃点饭,就收拾东西上路了。

  石槐村村口,此时几乎所有这里的村民都赶来送我们,只不过来这里已经一周时间,我们也不能再耽搁下去,毕竟二叔还得回他婆娘那去报道,王一公司也离不开他,我也有自己的事,回谢了村民们一番盛情之后,我便告诉李大根叫他们回去别送了,到最后剩下李大根和胡小均两人,死活坚持要再多送送我们。

  酷K匠D网Ag正IT版:s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